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超凡崛起 白虎 妻子 奴隶 流年 我真不是火系训练家
我和干妈的秘密小川 时间 俱乐部 网游 漫威 抗日 军阀
首页 > 资讯

第21章 你来干什么?

发布时间:2021-07-22 18:41:09

“你来干什么?”江源后面的话还没进出口,就被裴然的质问声被打断。“我而已来看一看你。”江源一点点逐步逼近,但是在幽暗里,也能听见他喘息声的呼吸声。“看我,我有什么很好看的?”“我只是来看看你。”江源一点点逼近,虽然在黑暗里,也能听到他粗重的呼吸声。。

>>>《前妻驾到:总裁心慌慌》章节目录<<<

《第21章 你来干什么?》精选

“你来干什么?”江源后面的话还没出口,就被裴然的质问声打断。

“我只是来看看你。”江源一点点逼近,虽然在黑暗里,也能听到他粗重的呼吸声。

“看我,我有什么好看的?”被江源如此近距离的靠近,耳边传来的热度让裴然很不舒服,奈何他们所在的位置太过狭小,根本动弹不得。

“小然一直都很好看。”江源整张脸凑到裴然眼前,呼吸中带着些许酒气,桃花眼里闪烁着几许魅惑和探寻,逼的裴然不得不直视她。

该死,这男人要不要长得这么好看,偏偏还凑得这么近,可千万不要对她做什么过分的事情,要是再被白景知道她今天见了江源,两人缓和的关系也就到头了!

裴然有些不知所措捂着扑通直跳的心口,娇俏的小脸上堆满绯红的颜色,这时只见江源嘴角忽然勾起一抹笑容。

裴然瞬间就愣在了原地,竟然忘记了自己此刻所面临的处境,尘封的记忆被打开,此时她满脑子都是江源的勾唇一笑。

不过她很快回过神来,正打算要骂两句江源,从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阵高跟鞋踩踏地面的声音,手上的束缚消失,江源就这么在黑暗里消失了。

就这么完了,还陷在刚才紧张的气氛里,忽然间没了束缚,这一切怎么看怎么不真实,不过管他呢,反正江源已经走了。

裴然的心思其实很单纯,想不通的事情她一般就选择不去想,虽然有些没心没肺,但也不失为一种独特的生活方式。

等裴然再回到包间的时候,整个聚会已经接近尾声了,裴然之前就喝了不少酒,这会已经有些犯迷糊了,可因为中途离开,一回去又被大家接连灌了几杯,本来白景要替她挡酒,可因为要开车的缘故,拧不过裴然只好作罢。

不知不觉间,时间过得飞快,聚会在大家的吵闹声中,愉快的结束了,林芷韵酒量好,倒也没喝醉,只是裴然醉的不省人事,被白景直接抱了出去。

林芷韵和赵玉同住城北,两人开车回去,倒省了白景去送她。

温哥华就在城南,距离白家也就十分钟的车程,车子很快停在了楼下,专门负责泊车的佣人接过白景手中的钥匙之后,白景抱起睡着的裴然,踢开门上了二楼,同样用踢的方式开门,将裴然放在床上,小心的替她盖上被子,正要转身之际,裴然伸手抱住了她。

“源,别走,答应我别离开我好不好……”悲切的挽留,却让此刻的白景格外恼火,他怎么都没想到,裴然在喝醉酒之后,第一个想到的人居然是江源,这幅哭泣的模样,在白景看来格外刺眼。

恰在这个时候,裴然竟然迷迷糊糊的循着白景的唇亲了上来,小手伸进白景衬衫的衣领里,似乎她还有些不满足,整个人直接靠了上来,白景原本是弯腰的姿势,这么一来直接被裴然给拽到了床上。

该死,难不成你就这么及不可待?白景在心底咒骂,怒火在心中燃烧,他三两下除了自己身上的衣服,又扯掉了裴然身上的衣服。

裴然身上一凉,本能的循着热源而去,接触到白景滚烫的皮肤,迷迷糊糊的直接抱了上去,身子不断扭动,在白景身上蹭来蹭去,像只求宠的猫咪一般。

白景就算自制力再强,也抵不住怀中的软玉温香,脑海里还回荡着裴然喊得那个源字,想要她的想法直冲脑门,他整个人直接冲裴然压了上去。

黑暗中房间,看不清彼此的脸庞,裴然恍惚间忽然感觉到一股刺痛,整个人在颤栗中被痛醒,就看到月光下白景那张模糊的脸上带着恨意,每一下的冲刺都带着说不清的霸道。

“白景,你混蛋。”一个巴掌清脆的响起,眼泪滑落,湿了枕头,可白景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图。

裴然的一巴掌彻底激怒了他,白景动的越发用力,唇印上来,强硬的用舌头撬开裴然的牙齿,灵活的在她口中肆虐放纵,让裴然想要狠狠地咬他一口,却根本找不到机会。

随着最后一次的冲击,什么东西一泻而下,白景整个人严丝合缝的压在裴然身上,粗重的喘息声传进耳朵里,裴然想要把头侧过去,却被白景牢牢的禁锢。

就听耳边传来一个邪魅的声音:“女人,记住了,你是我白景的人,今天是,今生今世,永生永世都会是我的人,要是下次再让我听到从你口中喊出某个男人的名字,我保证会让他死无全尸。”

身上的重量忽然一轻,就见白景起身快速的进了浴室,哗哗的水声从浴室传来,没一会就见他裹着白色的睡袍走了出来,啪的一下按亮房间的开关,原本漆黑一片的屋子,被照的亮如白昼,床上狼藉一片,一片暗红在白色的床单上很是刺目。

裴然像个失了灵魂的布娃娃,除了满脸泪痕,眼中更是一片死灰,一些秽物沾在她未着寸缕的皮肤上,裴然也不去理会。

这一刻白景忽然觉得自己过分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原来裴然竟是第一次,想到自己刚才的粗鲁,白景直接给了自己一记耳光。

走到床前,小心的用睡饱将裴然包住,带她进了浴室,温热的水洗涤着裴然娇嫩的肌肤,可她却坐在浴缸里一动不动,此刻心中的痛楚,早已大过身体上的伤害。

“我恨你,永远。”五个字,裴然像是用了毕生的力气,随后整个人彻底昏了过去。

她恨我,裴然恨我,她只爱那个伤了她心的江源是吧?

“总有一天,我一定会让你爱上我,彻彻底底的爱上,从此心里只能容得下我一个人”这句话白景是对着昏迷中的裴然说的,与其说是说给裴然听,还不如说是说给他自己听更正确一点。

白景一夜无眠,早晨天刚亮他就早早的起了床,不等裴然醒来,就直接去了公司,白景想起,他似乎还欠了裴然一个蜜月之旅,既然已经做了无法挽回的事情,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通过别的事情,将伤害降到最低。

殊不知,在白景他们离开的时候,温哥华隔壁的一家酒店三层房间的一扇窗户上,一双深邃的双眸将刚才的一切,全都看在眼里,很好,这一切好像变得有趣了呢?

不过居然就这样让裴然走了,多少让江源有些不舍,不过生气之后,他却开始好奇起来,穆廷皓到底做了什么,居然让裴然舍下他,并且在跟他分手没多久就直接嫁了过去,这一切事情的发展过程都有些太出乎他的预料了。

看着绝尘而去的汽车,裴然低头对他身边的一个男子耳语一番,只见男子连连点头,然后恭敬的退了下去。

裴然艰难的睁开眼睛,身上穿着一件粉色的睡衣,浑身上下格外酸疼昨晚的事情忽然涌入脑海里,裴然下意识的艰难起身,一把掀开了被子,银灰色的床单,不是昨天那条白色的,很明显是被人换过的。

这个想法刚在脑海里萌生,一转头就看到不远处堆在地上的脏床单,裴然顾不得身上的疼痛,跌跌撞撞的下床,将床单拿起来,一通翻找,很快一抹褪不掉的红色映入眼中。

裴然好希望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可是身上的酸疼,还有床单上血迹,这一切都在跟她说明着一件事,昨晚发生的一切都不是幻觉,原来她真的失身于白景了。

狠狠的将手中的床单扔了出去,床单砸在墙上缓缓落下,那抹血色好巧不巧的又再次露了出来。

门外响起几声敲门的声音,裴然不想理会,可听说话的语气,不用猜就知道外面的人是苏卓雅。

裴然有些疑惑,苏卓雅不是会苏家了,白泽南也去了外地出差,按理说她时候不应该回来的,看来又是冲着白景来的。

白景,又是白景,怎么什么事情都离不了这个混蛋?

“小然,你没事吧?你别吓嫂子,你快开门啊?”苏卓雅敲了半天门,可裴然根本没有开门的意思,她一早起来就没见到白景,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她自然第一时间将裴然的事情打电话给白景了。

接到苏卓雅的电话,本来白景挂掉了,可苏卓雅锲而不舍,一个接一个电话,打个不停,最后白景受不了,打了裴然的电话没人接,这才接了苏卓雅的电话。

一听说裴然把自己锁在房间不出来,白景一下子急了,生怕裴然一个想不开做什么傻事,连正在准备的会议也不开了,抓了外套,急匆匆的开车赶回了家。

见到白景出现,苏卓雅一脸欣喜的凑了上去,可还没等她开口,白景就直接忽略了她的存在,一个劲的敲起了门。

屋内的裴然,被这震耳欲聋的敲门声惊到,她知道自己现在不想开门也不行了,慌忙将床单塞到床下面,她走过去一把拉卡门。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