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超凡崛起 白虎 妻子 奴隶 流年 我真不是火系训练家
我和干妈的秘密小川 时间 俱乐部 网游 漫威 抗日 军阀
首页 > 资讯

第7章 特殊的病人

发布时间:2021-07-22 18:40:58

这一次,裴然是真的怒了,“你现在的搞这些算什么?你别忘了我们是有协议的,你会觉得你这样胡搅胡搅有意思么?”之后故意地给她下不来台,给江源下不来台,扔她的手链她都忍了,而如今竟然“女人,不要说得我好像是针对你的感情一样,对你,我真心没‘性’趣,也不想管你和什么阿猫阿狗混在一起,所以,现在不是我想怎么样,而是你这样对着客户大喊大叫,到底想怎么样呢?”白景眼神微微眯起,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微笑,浑身都散发着危险的信息。。

>>>《前妻驾到:总裁心慌慌》章节目录<<<

《第7章 特殊的病人》精选

这一次,裴然是真的怒了,“你现在搞这些算什么?你别忘了我们是有协议的,你觉得你这样胡搅蛮缠有意思么?”

之前故意给她难堪,给江源难堪,扔她的手链她都忍了,如今居然找了一条狗,让她给看病,这样赤裸裸的羞辱。

“女人,不要说得我好像是针对你的感情一样,对你,我真心没‘性’趣,也不想管你和什么阿猫阿狗混在一起,所以,现在不是我想怎么样,而是你这样对着客户大喊大叫,到底想怎么样呢?”白景眼神微微眯起,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微笑,浑身都散发着危险的信息。

他怎么会因为这个女人和那个江源在一起,而故意找茬呢!他根本就看不上这个蠢女人,所有的一切,不过是不希望这个女人给白家抹黑而已。

正当二人僵持不下的时候,江源这才从房间内出来,温声说道:“我已经给‘吴永康’仔细的检查过了,它只是有些轻微的上火,最近几日注意一下饮食就可以了。”

“江源,你……”裴然的脸色复杂。

她没有想到,因为她,白景如此侮辱的行为,江源竟真的会给一只狗去看病。

“狗也是一条生病,我们身为医生,为它治疗,也是应该的。”江源安慰道。

阳光俊朗的脸上,没有一丝不耐,微弯的眼睛清澈见底,真诚的温暖,一如当年,让裴然有片刻的晃神。

“既然已经看完病了,就赶紧走吧!至于你们诊所的服务态度,我会认真进行追究的。”白景恶狠狠的打断二人那微妙的气氛。

心中好似有一团火,在不停的燃烧,让他有些分不清究竟是讨厌裴然还是讨厌江源,或者说是讨厌两人那暧昧不清的眼神。

“卑鄙小人……”裴然还想继续同白景争论,却再次被江源拉住。

“期待白先生的投诉和建议。”从始至终,江源都维持着一张笑脸,温和的仿佛没有半点脾气。

刚刚,他似乎听到了裴然说道协议,对于协议的内容,他很是好奇

最终裴然还是被江源拉着离开了。

回到诊所,江源不过才刚刚离开,那些找茬的女人们,就忍不住找上门来。

本就在白景那受了一肚子气的裴然,这一次却没有同她们客气。“我是江院长的助理,没有义务给你们买咖啡。”对于护士长的要求,裴然毫不客气的冷声拒绝。

“你的职位上只写了助理,可不是院长助理,别以为自己是院长招过来的,就与众不同,这里所有的助理都是从买咖啡开始学起的。”护士长不甘示弱的反击。

“就是,别以为自己跟着江院长出诊了一次,就真当自己是特殊助理了。”一旁的客服主任也附和道。

“是谁规定了助理必须给别人买咖啡的,我身为院长怎么不知道诊所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条规定。”江源不知何时突然推门而入。

“江学长,看来你这管理有漏洞。”裴然冷声应道。

“有漏洞,解决就好了,你们两个明天就离职吧!我这里容不下你们这样自作主张的员工。”江源严声说道,是少有的威严。

随后,不顾二人的认错道歉,江源直接让财务给两人结算了工资,即刻辞退,赶出了诊所,并紧接着让人事重新进行了人事调整,这一次裴然挂的是院长特别助理的胸牌。

“其实,你没必要为了我,这么大动干戈的。”冷静下来的裴然,面对江源的维护,却是有些不知如何是好起来。

“无规矩不成方圆,现在诊所才刚刚起步,有些人难免会不服从管理,严格说,我也不是为了维护你,不过是找借口,杀鸡儆猴罢了。”江源笑着给了裴然一个合理的解释。

不管是怎么样的借口,他必须让这里的人清楚,裴然是他护着的,是特殊的,不可逾越的。

“那就好。”裴然如释重负。

她不希望江源还堆她抱有什么感情,毕竟,再多的感情,她都无法给予回应。

晚上。

“我警告过你,离那个男人远一点。”白景态度恶劣。

“你没有权利干涉我。”裴然怒目相对。

“我是你的合法丈夫,自然有权利要求你离别的男人远一点,或者你不愿意,可以马上选择离婚。”白景可恶的脸在裴然的面前放大。

“我们有协议!”裴然咬牙迎上白景可恶的脸。

咫尺的距离,裴然却不能退。

裴氏集团现在还没有完全脱离困境,若是突然同白家闹翻,裴氏集团必将倒闭,她的父亲也将背负上一大笔的债务,再无翻身之地。

无论她多不喜欢这个父亲,却也不希望真的看到他落魄下去。

“规则是由强者制订的,否则你也不会嫁给我了,不是吗?”白景轻佻的抚上裴然的脸颊,感受着指尖下的细腻。

现在的他突然有些后悔,当初干嘛要制订那个所谓的协议呢!

明明就是他的女人,自然是他想这么样就怎么样?只要白家还在,只要他白景还是金融阎王,这个女人还敢不听他的,给他找麻烦吗?

不过是多了一个妻子的身份而已,和那些小明星,小嫩模们又有什么区别吗?为了利益,自然是什么都可以出卖的。

“白二少这样是后悔了吗?还是说你已经沉迷在我的美色之下,开始不择手段了呢?如是如此,我也无力反抗。”裴然微昂起头,闭上双眼,一副决然的模样。

她一定会离开这个家,离开这个男人,裴然在心中暗暗发誓。

本以为白景会做些什么,或者说些什么,可是等了半天,四周却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疑惑的睁开眼,白景竟是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刹那间裴然跌坐在地毯上,浑身发抖,其实她并没有想象中那般坚强。

那日之后,裴然和白景仿佛又回到了刚结婚那会儿,冷冷淡淡的一回到房间,就仿佛是两个陌生人一般,各自忙各自的。

只是隔三岔五的,裴然却还是会接到“吴永康”的预约,不得不上门看诊,面对白景的诸多要求和各种挑刺,一次一次被挑战怒火的底线。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