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超凡崛起 白虎 妻子 奴隶 流年 我真不是火系训练家
我和干妈的秘密小川 时间 俱乐部 网游 漫威 抗日 军阀
首页 > 资讯

第29章 路见不平

发布时间:2021-07-22 14:37:47

还没等柳心眉一次出手,几道淡蓝的身影儿飞起一脚,就把那个家仆踹出了几米开外。这一下极重,那个人老半天才爬了出来。脸上火辣辣的,不而已挨了耳光的地方疼,整张脸都口出狂言着疼这一下极重,那个人半天才爬了起来。脸上火辣辣的,不只是挨了耳光的地方疼,整张脸都叫嚣着疼。他用手一抹,就沾染了几许鲜红的血迹。。

>>>《皇家蛮妃太嚣张》章节目录<<<

《第29章 路见不平》精选

还没等柳心眉出手,一道淡蓝的身影儿飞起一脚,就把那个家丁踹出了几米开外。

这一下极重,那个人半天才爬了起来。脸上火辣辣的,不只是挨了耳光的地方疼,整张脸都叫嚣着疼。他用手一抹,就沾染了几许鲜红的血迹。

“哪个不长眼的......”一句话没骂完,忽然就牢牢的闭上了嘴巴,满脸惊恐的望着面前的男人。

这男人一身淡蓝色的锦衣,宽宽的肩膀,细腰奓背,浓黑的眉毛此刻微微蹙在一起,灿若星辰的眼睛射出威严的光芒,正冷冷的注视着他。

“你说谁是不长眼的?”语气跟神情一样的冰冷,高高在上的气势让人无处遁形。

“是小的瞎了狗眼,冲撞了王爷的大驾。王爷恕罪,王爷饶命啊!”那人哭丧着脸儿,一个劲儿的哀告。

“四皇叔?”超凡惊喜的叫了一声,立刻欢快的跑了过来,张开小手儿就向他扑去。

六月的风瞬间就吹化了坚固的冰层,慕容逸宁满面笑容的弯下身子,把那小小的、软软的身体就抱在了手上。

超凡毫不认生的就伸出了手臂,吊在他的脖子上,开心的对着他笑。

那家丁脸都绿了,这孩子竟然跟成王千岁有关系?

“你是哪个府里的下人?叫你的主子前来回话。”慕容逸宁冷着脸。

“是,是。”那人急忙分开人群,去找连泽浩了。

连泽浩一直远远的看着,这家丁是他跟前最得意的人,叫连七儿。经他手可给自己弄来好几个绝色美女,今天看见他嬉皮笑脸的往前凑,就知道这小子准是又要替自己效力了。

虽然看见里面拉拉扯扯的,连泽浩却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区区两个女人,连七儿肯定对付得了,他就等着坐享其成好了。等看见一个男人出来搅了他的好事的时候,连少爷的心情就不好了,刚想吩咐其他的人去看看,连七儿就捂着肿起老高的腮帮子过来了。

“少爷,不好了,出门没看黄历,碰上硬茬了。”连七儿哼哼唧唧的说。

“有多硬?有本少爷硬吗?”连泽浩挺了挺腰杆,目空一切的问。不提他爹,那安王爷与他可是实打实的亲戚。

“是成王千岁,他叫您前去回话。”连七儿退出了几步,怕的是饱经荼毒的脸被打得连他爹都认不出来。

“成王?这关他什么事?仨鼻子眼儿,多出这口闲气儿!”连泽浩不明白,这位王爷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管闲事了。

他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这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只要他说两句好话,想必他不会太难为自己的。不就是两个民女吗?还值得翻了脸?

眼睛一溜儿,他心里暗叫:“可惜,可惜。”这小娘子长得可真带劲儿,他府里那些个姬妾捆在一块儿,都没有她一个人耐看。

满肚子的邪火,却不能发作,他勉强的拱手作揖:“在下连泽浩见过成王千岁。”

“连泽浩,你可知罪?”慕容逸宁沉下脸儿来。

“王爷息怒,都是在下管教无方,回头一定狠狠的教训这个奴才。”连泽浩把责任都推给了连七儿。

“本王自然不会跟一个奴才计较,但是你也难逃管教不严的罪责。这是天子脚下,是有王法的地方,岂容你们目无法纪,仗势欺人?不仅是你,就是连大人也有教子不严的罪过。”慕容逸宁严厉的训斥。

“王爷,不过是两个不相干的人,何必坏了咱们的和气?”他跟成王也算得上拐弯的亲戚吧?想来他不过是在人前做个样子。

“不相干的人?你好大的狗胆,竟敢当街调戏皇室宗亲,这可是灭族的大罪。”慕容逸宁冷冷一笑,真不知道连大学士是怎么教导儿子的。

“皇室宗亲?在哪里啊?”连泽浩四下里张望。

“王妃嫂嫂,您还好吧?”慕容逸宁回头问候,那和煦的笑容如同春风拂过,令人心头一暖。

柳心眉头一回觉得这身份还有些用处,她微微一笑:“多谢成王千岁援手,只是这贼子是万万不能轻饶了他的,我的丫鬟都被吓坏了。”

“四皇叔,那个人刚刚还凶我。”超凡不失时机的告状。

“这......”连泽浩愣了,他还真不知道这两个人竟然跟皇家还有牵连。

“敢问成王千岁,这位是?”唉,这美艳无双的人儿,是没了他的份儿了。

“我皇兄安王的正室王妃,这孩子就是我西楚目前唯一的皇孙。”慕容逸宁的声音不大,却不亚于一个炸雷响在耳边,连府的人,包括连大少爷都呆若木鸡了。

安王府的人?不是说王妃体弱,世子多病,都不轻易见人的吗?而且他姐姐透露的可靠消息,就是这柳王妃不过是被安王爷玩够了丢弃一旁的女人。姐姐一定是瞎说,这么美丽的女人,是个男人都会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那慕容逸飞难道是无情无欲的金刚?

“呦,原来是安王妃,恕在下眼拙,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之处,还望海涵。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啊!”连泽浩总算还没蠢到家,跟柳心眉套着近乎。

“我跟你不是一家人,我姓柳。”柳心眉很不给面子。

连泽浩干笑了几声,掩饰着自己的尴尬。重新又挤出笑容说:“我姐姐也是安王的王妃,你也算我的姐姐了。”

“连少爷错了,你姐姐是侧妃,她叫我一声姐姐已经是抬举她了,你这个弟弟,我是万万不能认的。”柳心眉界限分明的说。

连泽浩牙关一咬,眼睛也瞪了起来:“那么王妃想如何呢?”

还以为自己真怕了她啊?不就是连七儿说了几句过分的话吗?能有多大的罪过?

“我不想如何。连大人如今威风的很,连安王都不放在眼里,我这个王妃遭人侮辱,也只好自认倒霉了。”柳心眉敛眉低首,一副逆来顺受的模样。

慕容逸宁嘴角一抽,这几句话着实厉害,很多不在场的人都牵扯进来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