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一百零一章 定王殿下

发布时间:2021-11-26 08:06:58

定王殿下?魏安然猛然抬起头,眼中的惊讶遮盖忍不住。楚老太爷皱着眉看他,“我怎么从来没有据说过这位定王殿下,但是消息信息有误?”楚三爷摇了摇头,作出解释说:“会信息有误,吴海公公就这般称谓他的。据说是今岁才出宫开府,有了称号,而如今约摸十六七岁的年纪。”十六七岁?楚老太爷皱着眉看他,“我怎么从未听说过这位定王殿下,可是消息有误?”。

>>>《神医嫡女飒爆了》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一章 定王殿下》精选

定王殿下?

魏安然猛地抬头,眼中的震惊遮掩不住。

楚老太爷皱着眉看他,“我怎么从未听说过这位定王殿下,可是消息有误?”

楚三爷摇摇头,解释说:“不会有误,吴海公公就这般称呼他的。听说是今岁才出宫开府,有了称号,如今约莫十五六岁的年纪。”

十五六岁?

魏安然想起那张充满少年气的脸,却有那般张狂的气场,看来她的便宜师兄,就是这位定王殿下了。

她的便宜师兄也太会隐藏了,中毒失明,每日呆在乡间昏暗房间……

纵是魏安然觉得他身份不凡,也想不到他是皇帝之子。

不过,能让殿下那么信任,她师傅竹虚的身份,恐怕也不凡。

不过这两个没良心的,害她担心那么久,生怕他们离开后又遭遇什么不测,毕竟看师兄那个毒,想要他们命的人恐怕不少。

毒?

魏安然如同被当头一棒。

对啊,师兄是王爷,又有谁敢给王爷下毒呢?

只是没等她考虑出来,一边的楚老夫人又开口问:“定王殿下,是哪位娘娘所生呢?”

“这……孩儿也没打探出来,听张大人说,那位是遗落在外的皇子,去年才回宫的。”

倒是一段皇家风流话。

如今朝堂上这位年轻时四处留情,上京城中心那座宫墙里莺莺燕燕,繁花似锦,也拦不住那位爷出宫给自己寻野花的心,每每出巡一次,总会带回几位遗落在外的娘娘皇子。

“不过,咱们扬州城近来没有变动,定王殿下此次是为何事?”楚家大爷忍不住问出心中疑惑。

楚三爷摇头,“这一晚能陪我们说话的只有吴公公,但像他那般人物,无论怎么问,也是问不出来的。”

“管他这些做什么,你已是京官,王爷来扬州查什么也查不到你头上。”

楚老夫人坐得端庄,心里很是自豪。

半晌,她又想起一事,问:“你说他们是遇刺,可抓到刺客了?”

楚三爷欲言又止,看着下首的四位姑娘,“你们先回房休息,皓钧,皓瑾留下。”

魏安然随着姐妹一起福身,转身出了东鹤居。

她只觉得心里闷闷的,师兄他,只是平民女子所出,流落在外的皇子……

其他皇子在宫里锦衣玉食,受人尊崇时,他只能在乡野小屋里,忍受毒发和黑暗的折磨……

不对!

他也不像长在乡野啊!

还有他身边武功高强的护卫,哪有平民之子有这种侍卫的。

“三妹妹……”

魏安然回过神,就见楚安洁站在她面前,摆着手冲她喊。

“啊,二姐,有什么事吗?”

“明日可不许不去家学,薛先生问过好几次了。”

魏安然恍惚了一下。

上辈子,她为了能和姐妹一起去上学,费尽了心思,讨好这个拉拢那个,还是被楚安萱设计赶出了家学。

这辈子,她不想去浪费时间学那堆无用东西,竟然还被先生惦念,这运气真是不可言说。

魏安然淡淡的笑了一下,“多谢姐姐提醒,我明天一定去。”

楚安洁往锦怡苑去了,魏安然顺着小路,往觅尘轩慢慢踱回去。

楚三爷为什么欲言又止,把她们支开后,又会说些什么呢?

还没等她走回觅尘轩,杨嬷嬷就把探听到的话都告诉她了。

那楚三爷在厅里说:虽然抓到了刺客,可都自尽了,打探不出消息。如今整个扬州城都被搜查,要老老实实待在家里,不要去外面乱跑。

他还说:定王殿下虽然没受伤,但不保证这刺客是冲着世子爷来的。总之,此事非同小可。若是景昭公或陛下发怒,全扬州城的官老爷都做不成,他这个刚接了旨的扬州知府,也躲不过。

魏安然听了这话,背后浮出一层冷汗。

上辈子,虽然没出过府,但朝野间的巨大波动总能听到些风声。

上辈子,定王殿下、世子爷遇刺一事,发生在徐州,而非扬州城内。

不过,是为何遇刺,在哪儿遇刺,谁是主谋,有无破案……这种细节她一概不知。

只是听说,三年后,在她死前一个月,定王意图谋反,被斩杀于上京城中。

师兄他,会再经历这种事情吗?

这样一想,魏安然慌乱的捏紧袖子。

——

月凉如水。

别苑繁华依旧。

这次玄若没有再点她的穴,魏安然落了地,还有一些恍惚。

进了房间才发现,房间里只有叶秉竹一人,别说常年隐身的玄初,就是夜非辰也不见了踪影。

“别看了,只有小爷我一个人,他们都去忙了。”叶秉竹许是被昨夜魏安然出人意料的动作唬住了,今天只穿了件中衣,衣带也没系,懒懒地倚靠在床上。

“谁看了,手给我。”魏安然嘴硬,站在床边,一副大义凌然的样子。

“做什么?”

“号脉!”

魏安然强硬地拉过叶秉竹的手腕,轻搭在他腕上,双目轻阖,倒像是那么回事。

叶秉竹微微惊讶,却没说话。

见魏安然睁开眼,才一脸好奇的问:“怎么样?”

“我师父没告诉你吗,我只是学了个样子,号的并不准。”魏安然理直气壮,顺带扫了他一眼。

虽然这位世子爷看起来不学无术又风流,不过这藏在衣衫下的肌肉纹理倒是十分明显,虽贵为世子,却是个功夫不错的练家子。

魏安然这般说,叶秉竹也不恼,反而眼前一亮。

怪不得竹虚老爱把他在那个小破村子里收的女徒弟挂在嘴边,原来这二人是臭味相投……哦不,惺惺相惜。

倒是有趣。

这魏安然理直气壮地说自己号不准的模样实在是有趣,叶秉竹起了逗弄心思。

“即使不准,以魏郎中的功力,怕也能号出些东西,怎么样,魏郎中,可有诊出不同寻常的东西?”

魏安然老神在在的品了品,幽幽的说,“确实有点不同寻常的东西。我看世子这脉象,往来流利,应该是滑脉。”

“叶世子,恭喜啊。”

这下轮到叶秉竹笑不出来了,“……多久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