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一百章 三万两

发布时间:2021-11-26 08:06:58

“你!祖母……我没办法活了啊!”楚安萱扑到楚老夫人榻前,哭的梨花带雨,快活可伶。刘氏望着宝贝女儿脸上发肿的巴掌印,藏在袖中的手攥紧了,忍着着怒火,恶狠狠地盯着魏安然。魏安然,你别想从我手上逃出去!刘氏见老夫人一脸心痛,也拿帕子捂着脸,带着哭腔。刘氏看着宝贝女儿脸上红肿的巴掌印,藏在袖中的手攥紧了,强忍着怒火,恶狠狠地盯着魏安然。。

>>>《神医嫡女飒爆了》章节目录<<<

《第一百章 三万两》精选

“你!祖母……我没法活了啊!”

楚安萱扑到楚老夫人榻前,哭的梨花带雨,好不可怜。

刘氏看着宝贝女儿脸上红肿的巴掌印,藏在袖中的手攥紧了,强忍着怒火,恶狠狠地盯着魏安然。

魏安然,你休想从我手上活命!

刘氏见老夫人一脸心疼,也拿帕子捂着脸,带着哭腔。

“三小姐,萱儿年纪小,说话冲了些,教育教育就好了,女儿家爱美,你又何必打她的脸呢,万一打坏了,以后这姻缘可怎么办?”

魏安然见刘氏母女在堂前哭得心烦,也跪到楚老夫人面前。

“奶奶,然儿方才动手,实在不是我本意。只是吴公公尚未离开扬州府,四妹妹那话若是传到他老人家耳朵里,您觉得他会放过咱们楚家吗?若奶奶也觉得然儿为了楚家安危教育四妹妹不妥,还请您赐教。”

话说的漂亮,可这妇人家内宅里的话又怎么会钻到吴公公耳朵里?她就是存了心给人找不痛快。

楚老夫人冷哼一声,闭着眼挥了挥手,让魏安然赶紧从她眼前滚,多看一眼就觉得少活一年。

再说小孩子家家的打闹只看了心烦,她现在还牵挂着她小儿子的安危呢。

楚安萱抬眼见老夫人放过了魏安然,握紧了拳头,也不哭了,恶狠狠地瞪着魏安然,像是要喝掉她的血。

此刻,楚管家气喘吁吁地进了屋。

“老夫人,丰井回来了。”

丰井是楚三爷的随从,楚老夫人听了,忙让人喊进来。

“快,快说。”

丰井进了门,都没来得及行礼,就被老夫人抬手免了,要他赶紧说。

“回老夫人,昨天夜里景昭公府世子在玲珑阁遭袭,受伤中毒,如今还未解毒,张道台带着全扬州城的老爷们守在世子所在的别苑里,让小的回来拿银子的。”

“什么?拿多少?”楚老夫人觉得自己那口气要上不来了,怎么又要拿钱。

“三万两。”

这三个字如惊雷一般劈到楚老夫人心头,她哆哆嗦嗦地指着丰井,“老……老太爷呢?”

“老太爷和大爷去庄子上了,说务必请老夫人拿钱。”

“这……这不是要我的命吗,我们哪还有这么多钱啊!”

楚老夫人眼睛一翻,差点晕过去。

“老夫人,这银子不只是孝敬世子爷的,这可是咱老爷的赎金啊,所有大人们都回去拿钱了,生怕晚一步,这头上的乌纱帽和项上的人头一起落地啊!”

楚老夫人硬撑着那口气,却再也说不出话来。

就算是个内宅妇人,她也知道这景昭公府有多大来头。

先祖开国后,册封大功臣三人,如今一位去世,朝中最威望的就属这二位了。

如果那景昭公府的世子出了什么事,别说这扬州城的大小官员官职不保,性命堪忧,就是连诛几代,他们也不敢有一句怨言。

一想这阖府上下的性命都系在银子上,楚老夫人纵是再舍不得,也得拿出来。

“我拿一万两,剩下的,你们两房各掏一万两罢,给你们一柱香的时间,拿完就快些回来,好去换老三。”

楚老夫人平日里端着一副明事理的大族长辈,从没失了仪态,更别说这般气急败坏。

秦氏自然分得清轻重,忙带着人回去筹钱。

刘姨娘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一屁股坐下,那魏安然不是老挖苦她是妾室吗,哪有让妾室拿钱的道理,她才不当冤大头呢。

这三房的钱,就让魏氏拿吧!

魏安然挂着笑意走到她面前,“刘姨娘,虽然我娘是三夫人,可我们刚回府,例钱都没拿多少呢,若嫁妆还在倒好说,只是这……父亲平日与姨娘亲近,他的钱也都在姨娘手里吧,这个时候还不拿出来,姨娘是忘了父亲待你的好了吗?”

“你!”刘姨娘指着魏安然,恨不得撕烂她那张笑眯眯的脸。

她眼神一转,泪眼朦胧地看向楚老夫人。

“还不快去!”楚老夫人没吃她这套,厉声呵斥。

她为了救儿子,为了保住儿子的官位和楚家众人性命,别说刘氏这个外甥女的钱,就是娘家的家底她都要挖来填上这三万两的窟窿。

刘氏再忍不住眼泪,甩甩手帕,扭头出了东鹤居。

楚安萱忙跟上她的脚步离开。

楚老夫人恶狠狠地瞪了魏安然一眼,要不是她非要拿回嫁妆,府上会拿不出三万两银子吗。

她一拍桌子,翠雯忙伸手扶她起来,缓缓走进暖阁。

这空旷的前厅,就只剩下魏安然一个人。

她也不着急走,而是泰然自若的坐在椅子上,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指尖轻点在扶手上。

楚家发家早,如今又官商相护,怕是没少赚。

只是这几日……

先是凑娘的嫁妆,今天又是三万两白银……

听丰井说老太爷去庄子上了,这么看来,楚家库房里的现银,恐怕所剩无几了。

之前拿着她母亲的嫁妆挥霍,这往后的日子,怕是不会那么安逸了。

——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三万两白银就被丰井带走了。

夕阳西下,楚三爷被丰井搀扶着,哆哆嗦嗦地进了府门,然后就去东鹤居请安。

府上众人自丰井把钱拿走后,就一直待在东鹤居没走,各个伸长了脖子等着楚三爷回来。

楚老夫人派出去打探的小厮跑回来说:“老夫人,夫人们,三爷回府了,正往东鹤居来呢。”

听到这话,众人再也坐不住了,一个个盯着院门,刘氏更是直接往外走,打算迎一迎。

楚三爷被人扶着踉跄的进来站定,看着房间内满满的人,还晃了晃神。

也不知道该从哪开始说了。

秦氏察觉到他的犹豫,摆摆手,让四位小姐下去。

“无妨,都坐那儿听听吧。你们也不小了,以后少不了这种时候,都该想着点,学着点,能为楚家分忧的为楚家分忧,能为夫家分忧的为夫家分忧。”

“是。”

四人福身应了,又坐回原位。

楚三爷被刘氏搀扶着坐下,先啜了口茶,说:“昨晚在玲珑阁被刺的,除了吴公公,叶世子,还有定王殿下。”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