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九十九章 蒙汗药

发布时间:2021-11-26 08:06:58

但是,这疆外悬崖峭壁的飞龙山主人,居然是如玉阁的阁主,怕是谁也猜将近的。“替我换衣,扬州府的大人们怕是等急了。”“元呈!”叶秉竹急切地地叫住他。夜非辰顺手在桌上拿了个茶杯,云淡风轻地吹了口气,指尖轻抬,茶杯碎成几片,落在地上,已发出轻脆声响。““替我更衣,扬州府的大人们怕是等急了。”。

>>>《神医嫡女飒爆了》章节目录<<<

《第九十九章 蒙汗药》精选

不过,这疆外悬崖峭壁的飞龙山主人,竟然是玲珑阁的阁主,怕是谁也猜不到的。

“替我更衣,扬州府的大人们怕是等急了。”

“元呈!”叶秉竹急切地叫住他。

夜非辰随手在桌上拿了个茶杯,云淡风轻地吹了口气,指尖轻点,茶杯碎成几片,落在地上,发出清脆声响。

“不用担心我,景昭公世子在扬州城里遭人毒手,那帮废物若是找不到凶手,我不革他们的职就是大发慈悲了。”

“我已经给景昭公府送了书信,你这般境遇,景昭公不去殿前哭一场,怕是解不了他老人家的痛。”

叶秉竹被他说得一愣一愣的,等回过神来,夜非辰的黑色袍子都消失在夜色中了。

他看着地上的碎瓷片,一脸怀疑的说:“玄初,你家主子是怎么知道我想说什么的,难不成他还真练出了读心术?”

玄初站在那儿一动不动,恍若未闻,腹诽,因为世子您的脑子,实在有点……

——

虽然快到初冬,今日却是难得的好天气。

魏安然一觉睡到辰时五刻,睁开眼时还未清醒。

她模模糊糊看了眼窗外,已经日头高升,但自己像是一宿没睡一样,腰酸背痛,头还晕,索性又埋进被子里闭上眼。

过了会,瑞云端着热水进来,也是一脸倦意。今天早上,院子里安静得很,所有人都起迟了,她还觉得这觉睡得憋屈,明明是偷了会懒,怎么还这么累。

瑞云放下铜盆,揉揉肩膀,嘟囔着,“怎么睡不醒呢?”

魏安然听了这话,掀开眼皮看了眼。

玄若这人手上没个准头,估计是下多了。

“小姐,醒了吗?”

魏安然一想,半夜还要去便宜师兄那给人施针,继续闭上眼睛,喃喃,“外面乱成一团,又没我什么事,让我再睡会。”

“好的。”

瑞云转身要走,又想起什么,退回床边。

“小姐,你今天不吃早膳了?”

“三夫人起了吗,可吃早饭了?”

瑞云点点头,“不过夫人也刚起,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大家都起晚了,连厨娘都起晚了,这会刚做好呢。”

魏安然欲哭无泪,这针还要再施六日,蒙汗药喝多了也是要人命的啊!

杨嬷嬷拿着衣服绕进暖阁,把它们收好,又走到魏安然床边,低声说。

“小姐,昨晚三爷出门后,再没回来,老太爷、老夫人和刘姨娘都聚在东鹤居等消息。”

魏安然想到昨晚那位世子,就这么巧,他中毒受伤,楚三爷一夜未归……

许就是为这件事。

不过这无缘无故,景昭公府的世子爷怎么会来扬州城?

又是被何人下的毒?

他的便宜师兄,又是何身份,才能与世子爷称兄道弟,甚至让自己去给他解毒呢?

杨嬷嬷等了半天,自家小姐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看得她干着急。

“我的小姐啊,你怎么跟个没事人一样?”

“我?他不回就不回呗,跟我有什么关系?嬷嬷就别操心了,操心老的快。”

“怎么就没有关系呢,他是你亲生父亲,又是咱楚府的当家人,他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咱们全府上下都活不了,更别说咱小小的觅尘轩了。”

魏安然眼中的笑意淡了。

这世间对女人的不公平就在这句话里。

只许男人求取功名,女人跟在他身后,捡那点剩下的油水。若男人良心些,与糟糠之妻一起享福,即使这样,也免不了纳妾喝花酒,女人还要操持家务,甚至洗衣做饭。

像楚三爷这般没良心的,都到了宠妾灭妻的地步了,甚至对她母女二人起了杀心,在杨嬷嬷的眼里,还是她们母女的仰仗。

我呸!他算什么仰仗!

魏安然不发一言,沉默了好一会,才幽幽坐起,“给我更衣,我去东鹤居问问。”

杨嬷嬷喜笑颜开,“来人,替小姐梳洗更衣。”

——

等魏安然不情不愿地走到东鹤居,楚家人已经聚的差不多了。

楚老太爷和楚家大爷刚走,去前院书房商议去了。

刘氏这一晚心里惶惶不安,脸色苍白,眼底乌青,纵是早起梳妆一番,也掩盖不住一脸憔悴疲惫。

楚老夫人这几日被三日期限的嫁妆单子搞得心烦,夜夜难眠,身子也熬坏了,如今听说老三一夜未归,更是一下子少了一口气,坐也坐不起来了。

她歪在贵妃榻上,头上勒着抹额,嘴里哎呦哎呦的嘟囔。

秦氏没有那般憔悴,还是往日端庄富贵的主母样子,只是这眼神里,也带上了焦虑。

他们楚家的铺子都归大房管,这收益是与主家平分的,楚老三若真出了什么事,他们家也逃不了,收益不好暂且不论,就是她那双儿女的婆家都难找了。

这刀子割到心头,秦氏的话也带了几分关切。

“老夫人,再多派几个小厮出去打听打听吧。”

楚老夫人点点头。

秦氏赶忙吩咐楚管家:“快点派人去。”

刘氏站在一边哭哭啼啼,“老夫人,妾身觉得是因为嫁妆一事,三爷落到了吴公公手里,我们才打探不到的。”

这话一说出口,众人齐齐望向老神在在的魏安然,其中有几道目光更是恨意十足。

魏安然顺着那股恨意抬眼看去,“吴公公在宣旨的时候都没处理他,怎么会在昨晚出手?这不合理吧。”

“什么合不合理,要不是你这个倒霉催的节外生枝,我们楚家就能安安稳稳的等着进京了,呸,真是晦气!”

楚安萱再也忍不住火气,也不管什么小姐修养,破口大骂。

魏安然扯出一抹冷笑,走到他面前,抬手就是一巴掌。

楚安萱难以置信地捂住脸,瞪着魏安然,咬牙切齿地说:“你这个贱人,竟然敢打我!”

“呵,楚安萱,你给我听好了,平日忍你也不是怕你,只是觉得跟庶女一般见识太跌份,如今嫡姐就教教你,楚三爷升官是看在我娘的面子上,楚家以后的荣华富贵也都看在觅尘轩的面子上。你再如此口出狂言,我不保证下回还能让你张开嘴。”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