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九十八章 张扬的自信

发布时间:2021-11-26 08:06:56

夜非辰尚在去思考魏安然的变化。他侧着头上下打量着魏安然,但是身形略微所长,她身上的变化却也不是因为这个,倒像是什么无形的东西所致。但是但是救叶秉竹紧要,听了魏安然的吩咐,他匆忙出门时交待人去做。魏安然一股脑说着,并不怕她的贵师兄会做将近,因为眼神他侧着头打量着魏安然,虽然身形略有所长,她身上的变化却不是因为这个,倒像是什么无形的东西所致。。

>>>《神医嫡女飒爆了》章节目录<<<

《第九十八章 张扬的自信》精选

夜非辰尚在思考魏安然的变化。

他侧着头打量着魏安然,虽然身形略有所长,她身上的变化却不是因为这个,倒像是什么无形的东西所致。

不过还是救叶秉竹要紧,听了魏安然的吩咐,他匆忙出门交代人去做。

魏安然一股脑说完,并不担心她的便宜师兄会做不到,所以眼神都没赏给他。

她的注意力还是放在叶秉竹身上。

“那个,叶什么什么,提前说好,施针是要脱衣服的,不是我要占你便宜。”

叶秉竹一脸警惕,看她的眼神多了丝警惕。

“别看了,就是全脱,不过看在师兄的面子上,可以给你留条底裤。”

叶秉竹听了这话,拖着虚弱的病体,也要紧紧捏住领口,一脸被轻薄的模样。

“诶!你……这可不能乱来啊,我还没娶媳妇呢。”

魏安然翻个白眼,“你一个大男人怕什么,况且还是即将死掉的男人。”

叶秉竹被她一点也不好听的话气得差点直接见阎王,觉得自己何必调戏这个一根筋的丫头,头一歪,眼不见为净。

魏安然看他还捏着衣领,又一脸怨妇样,环视一圈也找不到能替他脱衣服的,再看看沙漏,认命地走上前。

叶秉竹早就听竹虚叨叨得耳朵起茧了,对魏安然此人,了解的不说八十也有五十,知道她不忌讳这个,躺在那儿装死任她脱。

魏安然刚解开他的外衫,夜非辰就进来了。

见状,她退到床尾,眼神示意他帮忙。

夜非辰走到床边,气定神闲地站在那儿,就这么看着叶秉竹。

叶秉竹试图挣扎未果,自己脱掉了衣衫。

之后,玄若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房间内,手里拿着一套银针。

魏安然拿着银针走向叶秉竹,眼神一凌,所有的穴位就像标记在他皮肤上一般。

夜非辰看着眼前的场景,晃了神,以为自己还在那个昏暗潦草的小屋里。

叶秉竹躺在那儿,看着魏安然手起针落,果断干脆的行针,心里大为震撼。

虽然一直听竹虚吹他徒儿的针法,他是半信半疑的,但如今一看,这哪里只是“极好”,就是太医院的那群都不一定比得上她。

一炷香的功夫,叶秉竹就被扎了个透彻,跟只刺猬一样。

魏安然直起身,却突然觉得天旋地转,手指抵住太阳穴,才惊觉自己出了这么多汗。

她腿软得站不住,正想伸手扶墙,被人扳着肩膀按到椅子上。

她闭目休息了一会,睁看眼,见夜非辰皱着眉头看她,才发觉是他给自己搬了椅子,又扶自己坐下。

魏安然苍白的脸上浮起一抹笑,“多谢师兄。”

夜非辰给了她一块帕子,然后转过头去看着床上的叶秉竹,没再看她。

魏安然拿着帕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毒暂且封住了,还要行针六次,按方子药浴九天,他这毒才能解。”

夜非辰看着她的表情,玩味的笑了。

原来,她身上的变化,出在这里——那份张扬可靠的自信。

“魏安然?”

“怎么了?”魏安然转头看他,以为他还有什么要问。

夜非辰那张刀刻般英俊面庞突然靠近,在贴近的前一秒错开头,在她耳边说:“今晚辛苦你了,针我会给他取的,明天老时间见。”

语毕,魏安然觉得后背一酸,软了身子,被夜非辰搂住。

昏迷前的那刻,她心中狂骂,“夜非辰,你他妈的还是人吗,恩将仇报,翻脸无情,又趁机点我穴!”

——

不是人的夜非辰把魏安然交给玄若,一阵风吹过,二人的身影就消失在夜色中。

玄初从黑暗中走出来,跪在夜非辰面前,“爷,刺客都抓到了,只是,全都死了。”

“嗯?”

玄初低着头汇报,“是咬舌自尽。”

“噢?竟然是死士,倒是大手笔。”夜非辰看着黑暗中的一处虚空,声音渐冷,“可查到是何人指使?”

玄初垂下头,“暂时还没查到。”

“元呈,你别为难他了,敢这么做的还能那么快露出破绽?”中了毒还被扎成刺猬的叶秉竹喊道。

夜非辰抿着嘴,眼神肃杀。

这才第几日,他们就忍不住要动手了,死士又怎么会隐藏在玲珑阁里……

他们有什么关系呢?

夜非辰冷冷地问:“扬州府那群窝囊废呢?”

玄初觉得应该是说张道台他们,恭敬地回答:“还在院外候着呢,如今扬州城全面搜查,折子这会应该快到山东了。”

夜非辰皱着眉,走进房间,“你进来。”

玄初跟进房间,关上了门。

“她呢?”夜非辰这话问得突然,只是三人心知肚明。

“她很安全。”

叶秉竹看着夜非辰有些落寞的眼神,忍不住出声安慰。

“元呈,你不用太担心,回鹘汗国的公主早就死了,如今活着的,只有那位飞龙山主人。这飞龙山远在塞北边疆之外,在扬州城这江南之地看到的,许是错觉。”

夜非辰叹息一声,虽然叶秉竹说得有那么几分道理,但是……

“我如何不担心,如今,托依寒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叶秉竹为他不要命的话咳了半晌,五脏六腑都要咳出来了。

唯一的亲人?

朝堂上坐着的,还有那一位位皇子皇孙,难道都嗝屁了?

夜非辰皱着眉头思考良久,对玄初吩咐道:“玄初,替我给她传个话,让她把玲珑阁的人保出来。”

“元呈,你是打算……”叶秉竹听了他的话一惊。

夜非辰看了他一眼,“对,既然他敢买通玲珑阁埋伏死士,就说明这种地方最易下手,那我们何不利用起来,来往恩客,大大小小的信息一套便知,也不惹人注目。若是把玲珑阁开到全国上下,所有的消息都能被我们一网打尽。”

叶秉竹灵光一闪,“确实,哪个男人不爱往风流堆里钻,几位美人一哄,再搞点美酒一灌,保准连账本都拱手送进来。”

“这倒是个赚钱的好法子。”夜非辰勾勾唇角。

一直忍耐不是他的本性,嗜血才是他的本能,蛰伏不过是权宜之计,既然心意已决,那他就得准备万全,一击必胜。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