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九十七章 再见面

发布时间:2021-11-26 08:06:56

黑衣人动手不重,半盏茶功夫,魏安然悠悠转醒。她也没惊慌,只会觉得这种发出邀请方式真的太废脖子,她迷迷糊糊地想,以后得找个会功夫的丫鬟才行。月凉如水。没过多久,黑衣人带着魏安然跃入一处华美的宅院。但是这院子而已府邸的一隅,却有奇石流水,水榭楼台,虽她没有慌乱,只觉得这种邀请方式实在太废脖子,她迷迷糊糊地想,以后得找个会功夫的丫鬟才行。。

>>>《神医嫡女飒爆了》章节目录<<<

《第九十七章 再见面》精选

黑衣人下手不重,半盏茶功夫,魏安然悠悠转醒。

她没有慌乱,只觉得这种邀请方式实在太废脖子,她迷迷糊糊地想,以后得找个会功夫的丫鬟才行。

月凉如水。

没过多久,黑衣人带着魏安然跃进一处华丽的宅院。

虽然这院子只是宅邸的一隅,却有奇石流水,水榭楼台,虽是深秋,却不显半点萧瑟之意。

院内灯火通明,她只见一男子,一袭黑衣长身而立,站在玉兰树下,有些落寞。

仿佛感觉到有人看他,男子负手转身,虽然未笑,但眼神温柔。

魏安然愣住了,抿着唇看他。

难以置信,她感觉周身的气血都活了过来,一齐往心口涌动。

她心跳的很快,快到要从嗓子里蹦出来了。

皎白的月光洒在他的脸上,笼罩上一层轻纱一般,更显得他俊美非凡,气宇轩昂。

魏安然只觉得他的眼神,是那样炙热,坚毅,像是划破夜空的闪电,照在她心间。

“魏安然,好久不见啊。”

好久不见个屁!

魏安然在心中把他骂了个狗血淋头,只是怎么不出声啊?

她知道了是那点穴的把戏,只好死死地瞪住他,企图用眼神杀死对方。

夜非辰见她这样觉得有趣,又看了会儿,见魏安然要冲上来揍他了,才慢悠悠地走到她身前,给她解了穴。

“好久不见个屁啊!我他妈要被你吓死了,哪有这么请人的。我正泡着澡呢,刚穿好衣服就被人闯进来扛走了,还点我哑穴!要换别家姑娘,早就吓晕过去了,你这粗手粗脚的侍卫也得给人家负责你知道吗!”

玄若悻悻往黑暗处又挪了一步,一脸惊慌地看着口出狂言的魏安然,心想:魏小姐你可饶了我吧,我怎么敢冒犯你,我是清白的!

夜非辰只觉得她现在的模样有趣,甚至不自觉勾了嘴角。

“笑屁啊笑,你有什么资格跟我笑,当初一句话也不说,拍拍屁股就走。请人还是这种德行,哪回不是找人扛着我飞过来的!”

魏安然往前一步,自己感觉极有气势的说:“下次我不会再来了!”

夜非辰扶额,这姑娘人不见长,脾气却暴躁了不少,都快赶上竹虚那家伙了。

要不是全扬州城都找不到一个会解毒的郎中,他是不会出此下策把人掳到这里的。

“随我进来。”

“真是笑话,我凭什么听你指使,要我来就来,要我走就走。以前喊你师兄还真拿自己当长辈了,不过是称号而已,我才……”

身上一暖。

魏安然止住声音,她身上被人披上一件帔风,还带着淡淡的温度。

她抬起头,直直地闯进师兄眼底。

夜非辰略显慌张,进了房间。

魏安然着了魔一样,跟在他身后进了屋。

刚踏进房内,她伸手捏住了帔风两侧,低头看了眼,眼神讳莫如深。

虽然她只在楚家住了月余,但这豪奢华丽的院落,绝非楚家可比,还有身上这件金线钩织的帔风,也绝非常人可佩。

她的便宜师兄,到底是什么身份呢?

他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魏安然跟着夜非辰进了卧房,他抬手一指,“魏安然,帮他解毒。”

这房内明亮非常,魏安然终于看清了他刀刻般俊美的容颜。

他好像又帅气了些。

魏安然的视线没过多停留,她走到床边,凑上前去。

这一瞧,差点把她吓一跳,躺在床上的人,分明像个已死之人。

他眼眶深陷,面容惨白,又隐约透露出青黑色,连那隐藏在衣领下的脖颈,都陷下去,骨头凸显。

魏安然腹诽这人怎么有点似曾相识?

直到她看到衣角上那抹苍翠纹样,才想起来,在药庐看到的一闪而过的那个身影。

就是他,把师傅喊出去出诊,后来又和师兄悄声离开。

魏安然想起这些,抬起头,直视着夜非辰,没有说话。

夜非辰被她盯得一阵心慌,只得坦白:“他是我至亲好友。”

“嗯,所以你们是什么来头?”魏安然勾勾唇角,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大有威胁之意。

夜非辰向下看了一眼。

魏安然见状,觉得他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便自觉语气太过咄咄逼人,没再逼问,自己就把实话说出来了。

“他中的是奚毒,此时只在周身流转,未侵入气血。只是再多呆三个时辰,他就没救了。”

夜非辰皱起眉头,再抬首,一脸轻松地看着她。

“想不到你师傅不在身边,你这医术倒是见长。这么快就能判断出来他中了什么毒。”

“师兄,你还是少说几句维持形象吧,这么多话不适合你。”

夜非辰揉了揉眉头,凑近她,问:“这个毒好解吗?”

“和你中的七煞比起来,简直太简单了。”

魏安然想了想,收回施针的手。

她挑眉看着夜非辰,说:“师兄,他是何身份我就不过问了,但我想知道,你是何身份?”

“嘿,我还不配你过问是吗?魏安然,你是瞧不起小爷我吗?”

一副死人样子的叶秉竹突然开口,除了声音虚弱些,流畅度和语气倒还像个风流公子。

魏安然这辈子见过的男人,除了一起生活的家里人,就只有师傅和师兄了,剩下的都没什么交集。

这位是第一个一见面就说这种风流话的,对她来说不只是突然的声响,还有这种轻浮的语气,把她吓愣了。

叶秉竹听他二人就为个身份吵了一路,只能“诈尸”出来解释。

“我叫叶秉竹,景昭公府世子,同你师傅和师兄都是旧友。他嘛,我不能说,你可以自己打探。不过你先快给我解毒,我怕死。”

魏安然觉得稍微有点尴尬,打着哈哈解释说:“我这不是怕自己救了什么不该救的人,是会造业障的。”

叶秉竹听完这句,气得差点没直接死翘翘,这丫头是想说,怕救了我倒大霉吗?

魏安然没敢耽搁,把几盏灯挪到床边,吩咐夜非辰。

“师兄,你去帮我找副银针,赶紧送来;我写一个方子,让人去抓药,然后分两份,一份煎服,一份药浴。”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