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九十六章 都是废物

发布时间:2021-11-26 08:06:56

连官职最低的提刑按察使成乾都来了。几位大人凑在一块儿,老半天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没办法让人先去封了如玉阁。阁中家仆、歌女等等全部打进大牢,挨个儿讯问,希望能能可以得到信息。接着又亲笔写写了奏折,快马加鞭送进京城。这么大的事,他们可不敢瞒着,要是怪责下去,在几位大人凑在一块儿,半天也想不出什么办法,只能让人先去封了玲珑阁。。

>>>《神医嫡女飒爆了》章节目录<<<

《第九十六章 都是废物》精选

连官职最高的提刑按察使成乾都来了。

几位大人凑在一块儿,半天也想不出什么办法,只能让人先去封了玲珑阁。

阁中小厮、歌女等等全部打入大牢,挨个审讯,希望能得到信息。

然后又亲笔写了奏折,快马加鞭送到京城。

这么大的事,他们可不敢瞒着,万一怪罪下来,在场的一个也跑不了。

还不如早点告知皇帝,也好加派人手破案,顺便争取减轻处罚。

张道台统调全城府衙官兵,把别苑围了个水泄不通,别说有刺客了,就是只蚊子也不许飞进去。

然后他换上朝服,带着一干人等,一起去别苑请罪。

刚走到内院,就听见瓷器碎裂的声音,一声还不算完,等张道台迈进院门,又一件价值不菲地瓷器碎在脚边。

吴海跪在院中,哆哆嗦嗦地挨骂,周围全是碎瓷片。

张道台也不再往前走,避开碎瓷片,寻了个干净地方,跪了下去。

厅前,夜非辰一身黑衣,双目通红,冲着外面跪了一地的人吼:“跪在那儿有什么用,能给叶世子解毒不成,还不滚出去找神医。我警告你们,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们项上人头,一个也别想保住!”

张道台听了这话,如当头棒喝。

他说什么?

叶世子?

是景昭公府那个风流债漫天下的叶秉竹?

完了!

张道台两眼一黑,怎么这小祖宗也跟来了,花天酒地还不算完,竟然被人刺杀中毒了。

这景昭公府可不是善茬,别说天高皇帝远,摊在他手上,自己能不能保命都是问题。

不对,该担心地又何止是自己的性命,还有这府上全家上下的命啊。

成乾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悄声提醒他:“张大人,快去请扬州城里的郎中啊。”

张道台这才回了神,“赶紧……赶紧去请!”

——

不多时,扬州城里所有的郎中都被请来别苑。

这群布衣郎中哪里见过这阵仗,号脉时吓得手都哆嗦。

“大人,这个毒似曾相识,待老夫查过典籍,再来给您答复。”

“官爷啊,我学艺不精,只看小疾,解不了毒,但是我会给女子接生。”

“这……老夫只能号出中毒,解毒一事,您另请高明吧。”

……

请来的郎中一个个被赶了出来,张道台脸色蜡黄,心里暗骂:这偌大的扬州城,找不到一个能解毒的郎中,都是废物!

他看了眼身后跪的一众官员,卸了力气。

算了,死就死吧,还有这么多陪葬的呢。

——

扬州城的官老爷们跪在深秋的青石板上,觅尘轩内却热气蒸腾。

此刻,魏安然正被杨嬷嬷逼着泡澡。

她这不是普通的洗澡水,而是杨嬷嬷查了医书,研制出的药浴。

因为杨嬷嬷觉得魏安然长得黑了点,没有闺中小姐那种白嫩娇弱的肌肤。

究其原因,不是生来如此,而是这魏安然,实在是太喜欢晒太阳和散步了。

别家的小姐,整日在房里绣花,从不在院子里乱跑,与她截然相反。

杨嬷嬷为此担忧了许久,直到翻查出这个方子,当即熬了一大锅洗澡水,把魏安然摁了进去。

“其他家的小姐,哪有向您这般粗糙,不爱打扮的?人家都是好生将养着,那皮肤,吹弹可破。”

魏安然举起手,来回翻看。

这纤纤素手,虽然称不上皓腕玉指,但也纤柔娇软,跟她以前的手比起来可嫩多了。她觉得很不错啊,还需要泡澡吗?

魏安然只敢在心里想想,她可不敢拿出来说,毕竟杨嬷嬷在院里的地位不比自己低,连娘都没逃过她的“魔爪”。

想起一心躲在小佛堂的娘都被她按到药浴桶里,魏安然对杨嬷嬷的敬意又高了几分。

这杨嬷嬷,到底是多想把她和娘变成闺中娇女啊!

“小姐,紫玉轩那儿来信儿,楚三爷急匆匆出府了。”

魏安然疑惑地望着她,“发生什么事了?”

杨嬷嬷也是满脸困惑,“传信人好像也不是很清楚。”

“刘氏呢,她没动静?”

“说是在安安静静的替三爷更衣呢。”

“应该是官府的事。”

杨嬷嬷沉思半晌,捂着胸口,语气中充满担忧。

“老奴最近总觉得心神不宁,听那传旨太监说,陛下是因为梦见皇后娘娘才寻找魏家后人的,可这无缘无故的,怎么就梦见了呢?”

魏安然愣住了,她活了两世,竟然没有想到这个。

她的姑母去世期间,也未曾听过皇帝有梦见过她,偏生这个时候忽然梦见了,又下令要找魏家后人,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也许是姑母看着魏家人留在世上受苦,去找他了罢。”

杨嬷嬷掉下泪来,她悄悄拿帕子拭了,说:“皇后娘娘是个极好的人,只是命苦,那么早就仙去了,都没来得及诞下龙种。若是有,我们魏家也不会亡的这么快。”

魏皇后薨的时候,魏安然尚在她母亲肚子里,等她有记忆,母亲就疯了,更没人同她讲那辈人的往事。

如今她只能从杨嬷嬷的只言片语中拼凑那时的辉煌了。

杨嬷嬷一脸怀念道:“先皇后在世时,宠冠后宫,又居正统之位,风光无限啊。”

魏安然眼中没什么波动,她觉得,这种追忆没有意义。

往日富贵都已经随风而去了,还怀念它做什么。

魏安然算着时辰差不多了,说:“杨嬷嬷,扶我起来。”

“瑞云、碧月,给小姐更衣。”

一片寂然。

“这两个丫头到哪儿偷懒去了?小姐稍后,老奴出去看看。”

杨嬷嬷边骂边往外走。

只是,怎么还是这么安静?

魏安然警惕的听着外面的声响,竟然只有风声。

她喊了声:“嬷嬷……”

只有树枝被风吹地敲击窗棱的声音。

魏安然觉得大事不好,强压住心中恐慌,急忙爬出药浴桶,给自己擦干穿上衣服。

刚系上中衣,就觉得身后有人盯着,还没等她回头,就觉得被人点了穴,然后脖颈一酸,晕了过去。

那人搂住她,脚尖轻点几下,在深夜的扬州城上方飞出去。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