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九十五章 玲珑阁

发布时间:2021-11-26 08:06:55

魏安然放下自己医书,往院里走去。秋景萧瑟,枝头挂了清霜,夜风已有近了冬意。居然了过了这么久。魏安然闭上眼睛,这一步棋,她真的有把握好吗?也没。她也不明白走出来这一步,耐心的等待她的是生是死。可她不想死。魏安然呼出口气,这些东西价值不斐,单凭觅尘轩这些人秋景萧瑟,枝头挂了清霜,夜风已有了冬意。。

>>>《神医嫡女飒爆了》章节目录<<<

《第九十五章 玲珑阁》精选

魏安然放下医书,往院里走去。

秋景萧瑟,枝头挂了清霜,夜风已有了冬意。

竟然已经过了这么久。

魏安然闭上眼睛,这一步棋,她真的有把握吗?

没有。

她也不知道走出这一步,等待她的是生是死。

可她不想死。

魏安然呼出一口气,这些东西价值不菲,单凭觅尘轩这些人,是护不住的,她又该怎么做呢?

——

如纱薄雾,氤氲在瘦西湖上。

不远处的玲珑阁一派灯火通明,春色无边。

几个身穿薄纱的女子,纤手皓腕拨弄琴弦,其间玲珑曲线若隐若现,引人遐想。

肌肤胜雪,酥胸半露,对着几位恩客大方的展露曼妙身姿。

吴海端着酒杯忘了饮,直勾勾地盯着美人的胸口,恨不得把眼睛换成双手,抚遍她全身。

他咽了口水。

真真是美娇娘啊,摸一把一定爽翻了。

这趟真没白来,多亏叶世子也跟来了,不然他哪敢有这个胆子,又哪有这种好福气。

叶秉竹喝着酒,看着吴海那副色欲熏心的模样,心里嘲笑他。

啧啧,当公公真是不幸。

不说有后没后,单这女人的滋味,也体会不到。

只能看看摸摸,太可惜了,看给吴公公憋得,眼都直了。

叶秉竹不羁地歪在椅子上,摇着扇子,眼神随意地往门外看去,随从在门外对他点了点头。

叶秉竹收起扇子,戳了戳夜非辰。

夜非辰像是没感觉到一样,一脸享受地沉浸在眼前美人的软语中。

叶秉竹气得发冠都要歪了,这人是不是没有审美,这批歌女根本算不上绝色,怎么他就这么享受。

一曲终了,夜非辰才收回目光,赏给叶秉竹一个白眼。

“半点风雅都不懂。”

老鸨领着五位颜值更胜堂内歌女的美人进来。

“打扰各位爷的雅兴了,这是我们玲珑阁最漂亮的几位,请各位爷过目。”

吴海笑得一脸肥肉挤在一起,眼睛发直,还记得身边有两位主子,傻笑着说:“嘿嘿,二位爷先来。”

夜非辰扫了一眼,摆手让最前面那个过来。

那位美人款款走到他身边,被他一把拉到腿上坐下。

叶秉竹扇子点点,挑了一黄一蓝两位女子。

笑着说:“吴总管,你艳福不浅啊。”

吴海一看,两位爷给他剩了三个大美人,心想今天可是赚到了,起身往前一走,就被莺莺燕燕环绕住。

软玉在怀,更是把持不住,随便选了间客房,砰一声把门关上了。

夜非辰进了房间,原本紧贴他的女子松开了手,冲他福了福身,退了出去。

夜非辰撩开层层纱帘,越靠近,越觉得心如擂鼓。

走到房间深处,他停下了脚步,“托依寒,是我。”

语毕,一位身形高挑的白衣女子从屏风后面走出来。

她高鼻深目,唇红齿白,不似中原人长相,兼具男子的气魄与女子的艳丽。

“夜非辰,你果然还活着。”

夜非辰简直要掉下泪来,他迎上去,抱住托依寒,“表姐。”

托依寒年长夜非辰九岁,眉眼间略见沧桑,她轻拍着他的背,眼眶微湿。

“辰儿,如今这回鹘汗国,只剩咱们姐弟两个了。”

夜非辰注视着她,像是有很多话要说。

“托依寒,那日我看见……你是如何逃出来的?”

托依寒轻哼一声,“不要忘了,我除了回鹘王族的身份外,还是飞龙山的主人。”

那日她回飞龙山处理事务,为了不露破绽,便让与她身形相似的丫鬟替她坐镇公主帐中。

只是谁能想到,竟阴差阳错让她躲过一劫。

“辰儿,你又是如何躲过去的?”

夜非辰眼中闪过一抹狠厉,拳头捏的死紧。

还没说话,就听见堂内传来慌乱的呼叫声。

他忙推开托依寒,二人从对方眼中看到诧异,托依寒立马转身离开,只留下淡淡异香。

夜非辰撩开碍事的纱帘冲出门外,刚开门,就看见叶秉竹慌张冲过来,嘴里还喊着:“来人,来人啊!”

接着,四方的门窗被人强行冲破,进来十几个训练有素的黑衣人,朝他们二人亮出剑,作势要刺过来。

玄初、玄若瞬间出现在二人面前,对上这队不速之客。

直到外面刀光剑影出现,吴海才提着裤子慌慌张张地推开门,一看两个主子被刺客围攻,登时吓得要晕过去了。

夜非辰看见吴海出来了,看他那幅胆小的样子,嘴角勾了勾,嘴上喊着:“吴公公救我。”

一边用力地扯着吴海的衣领,拿他当挡箭牌。

玲珑阁的二楼打得火热时,一群官兵打着火把将它围了起来,那群刺客见状,不多做纠缠,抽身而去。

玄若、玄初还想追上去,夜非辰把吓尿的吴海扔到一边,往叶秉竹那边奔去。

玄若、玄初一看,瞬间六神无主。

叶秉竹按着胳膊,他的袖子被剑划开,赫然露出青黑的伤口。

他面色苍白,嘴唇发紫,是中毒之兆。

夜非辰怒火中烧,指着烂泥一滩的吴海,厉声质问:“吴公公,这就是你招待我和世子的宴席?你是想杀了我两个吗?”

吴海看到这场景吓得魂都散了,他忙膝行到夜非辰脚下,砰砰磕头求饶:“十七爷,十七爷冤枉啊,不是老奴要害您和世子,冤枉啊!”

“喊冤?你去父皇面前喊吧!”

吴海跌坐在地,被抽了魂一样,软趴趴地歪在墙根底下。

谁不知道这位今岁才得了皇上允许开府,在皇子中排十七,赐号定王。

定王此行是陛下钦点,来扬州出巡监察官吏贪腐一事,有要务在身,又是陛下的儿子,自己哪敢对他下手,他真的太冤了!

——

定王在扬州玲珑阁被刺客围攻这件事,在整个江南地区掀起轩然大波。

江苏淮阳海道台的张大人一听这事,也不顾光着膀子,吩咐下人把全扬州城的当官的都喊出来。

他急急忙忙地穿衣往外走,还被台阶绊了一下。

楚三爷刚高升成京官,按理这事不归他管,但是这下任知府还没到,官印还是知府,也只能打着哈欠前去议事。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