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九十四章 放他一马

发布时间:2021-11-26 08:06:55

瑞云和碧月对望几眼,小姐可真很聪明。魏安然也不是没看见她们眼中的崇拜,却但是会觉得可笑可悲可叹。都说最狠毒的女人人心,实际上都比但是男人心狠手辣。要也不是楚老太爷暗地里暗地里的袒护,楚老夫人就敢打魏氏的嫁妆吗?要也不是楚三爷的肆意妄为,刘氏会偷拿宫里封赏的首饰吗?是可伶,魏安然不是没看到她们眼中的崇拜,却还是觉得可悲可叹。。

>>>《神医嫡女飒爆了》章节目录<<<

《第九十四章 放他一马》精选

瑞云和碧月对视一眼,小姐可真聪明。

魏安然不是没看到她们眼中的崇拜,却还是觉得可悲可叹。

都说最毒妇人心,其实都比不过男人心狠。

要不是楚老太爷明里暗里的袒护,楚老夫人就敢打魏氏的嫁妆吗?

要不是楚三爷的纵容,刘氏会偷拿宫里赏赐的首饰吗?

也是可怜,真出了事,男人会毫不犹豫地把罪责推到女人身上。

往日的温情,你的满心期许,都化成一缕烟,无影无踪。

世上最狠心的,还是男人。

魏安然摇摇头,继续研究她的医书。

瑞云和碧月看着安安静静的小姐,一袭白衣,未施粉黛,却气质不凡,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只是那双黑眸,盛满了思绪,却让人看不透。

“见过二小姐。”

这声问好打破了房内的寂静。

魏安然收起自己的书,吩咐道:“瑞云,去给二姐打帘子;碧月,去小厨房端那盘银耳绿豆糕来。”

二人福身,各自忙活去了。

楚安洁进了门,魏安然脆生生喊了声“二姐姐”,就邀她坐下。

碧月端来那盘糕点,退出房去,魏安然摆手让她关上了门。

楚安洁这才切入主题,轻声细语地同她说。

“妹妹,姐姐拿你当知心的,今日来也是想问问妹妹的态度。”

魏安然挑了挑眉,似乎猜到了她此行的目的。

“姐姐想问什么?”

“妹妹,你也是楚家人,就为了嫁妆一事,闹得阖府上下不安宁,往后低头不见抬头见,妹妹能不能放他们一马?”

见魏安然疑惑,她接着说。

“咱们女儿家,能仰仗夫家多少,不还是靠娘家撑腰吗,别闹得太僵,日后还能说得上话,嫁人后婆家也不敢欺负你。”

魏安然听明白了,是来劝她放过楚家人,不要讨要嫁妆了。

楚安洁因为自己出身不好,在楚家忍气吞声才活得下来,从没见过魏安然这般不要命的凶狠法,担心地不得了。

魏安然安抚地笑笑,“安然谢过姐姐。二姐在府上,过得也很是艰难吧。”

“这都是命,我没大姐那么好的福气。”

楚安洁心里发苦,庶不如嫡,她破不了这个规矩,只能忍着。

虽然吃穿用度没有亏待,但有些东西她就是不配,连主母的好,也像是赏的,终归不是亲生。

魏安然半晌没说话,“二姐姐的婚姻大事捏在大伯母手里,她喜欢二姐姐这样温顺,日后也会给你找个好人家。只是这种法子,在我身上却走不通,我稍显软弱,只能换来姨娘的欺辱,更没法护娘的周全。”

楚安洁心里一惊,手足无措地坐在那儿。

魏安然自嘲地笑笑,“府里的流言我都知道,个个等着瞧觅尘轩的好戏,忍能让他们闭嘴吗?不能,甚至会给我们带来灾祸,所以我不能忍。”

“可你有没有想过后果?”

“忍就没有恶果了吗?”

楚安洁被她问的哑口无言。

“反正都要自食恶果,我自然是挑最合算的那个。”

不过是成为楚家的仇人,可她早就是了,魏安然笑道。

“既然已经担着这个名头,那拿回我娘的嫁妆,不是毫发无损吗?”

知道自己要回楚家的那一晚,她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要么,坦坦荡荡地活着走出楚家。

要么,拉着楚家人一起下地狱。

“我没有二姐这样的心境,只想着拿到娘的嫁妆,让她开心,我就心满意足。”

魏安然扯扯嘴角,笑得苍白,“我顾不上什么未来,谁知道会死在哪刻。我只能顾到眼前,当下能让娘笑,我就死而无憾了。姐姐,毕竟我还是魏家人。”

“然儿……”

——

林氏院内。

“……她就是这么跟女儿说的。”

楚安洁给林姨娘舀了碗汤,放到她面前,“姨娘,她有她的打算,要不就随她去吧。”

林姨娘捧着碗,还没送到嘴边,又放了下去。

“这孩子,还是年纪太小,忍一时,哪能就要了她的命了?她不愿忍,第一个要她命的,就是紫玉轩那位。如今这一闹,阖府上下哪个不想要她的命?”

楚安洁沉默片刻,说:“姨娘也不要太过担忧。三妹妹的境地与我们不同,或许这是她最好的解决办法了。”

庶女偏房,忍一时或许就能换个好去处;

但觅尘轩从一开始就是众矢之的,无论怎么做,都免不了被人算计。

“什么最好的办法,你们就是太年轻,太想当然!”

林氏埋怨地看着楚安洁,“一个小孩子家家,一个疯娘,这金银珠宝填满屋子又能如何?她们娘俩能守住?”

楚安洁噤了声。

“反正都是让人抢了去,还给自己树了敌,不是傻的吗?”

林氏越想越绝望,“她们指望着什么,是吴大人,还是皇帝陛下?等魏家被人忘了个干净,她还能活吗?”

楚安洁颤着声音,问:“难道咱们楚家,就没给她们留一条活路吗?”

林氏眼皮颤抖,想了想,无言以对。

——

觅尘轩里,杨嬷嬷满脸愁容,坐在那儿唉声叹气。

这会子是爽快了,日后又该怎么办呢?

“嬷嬷,不要七想八想了,遇到事儿再解决,提前考虑只能费脑子。”

杨嬷嬷想,哪里不需要提前做打算,她活了大半辈子,知道钱不是个好东西,最能引来祸端。

“小姐,您别怪老奴多嘴,这嫁妆实在是贵重,放在觅尘轩里怕是会引灾祸。”

魏安然轻笑,“杨嬷嬷,这些东西我也不稀罕,就是随手洒在大街上也比捏在楚家人手里让我痛快。”

杨嬷嬷站在那儿想了一会,没再言语。

自打三夫人和小姐回府,她就知道,这楚家不会给她们好脸色。

这些天她看得清楚,没人拿觅尘轩当正经主子,不过她们觅尘轩的主子也没拿楚家当回事。

算了,想这些都没用,就像小姐说的,遇到事儿解决事儿,其他的就不要担心了。

最起码,按楚家人的胆子,起码这两年是不敢有动作。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