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九十二章 江南美娇娘

发布时间:2021-11-26 08:06:54

“哼!”叶秉竹听了楚家所做指使,哂笑一声,把扇子一收,说:“楚家府邸并不大,胆子不小,魏家的嫁妆礼单都敢做假。”吴海也会觉得楚家也真下作,轻蔑去装,直接道:“但是老奴看他们楚家众人,没一个不端正的,连那楚怀进是个软骨头。”“你说奇不很奇怪,魏家世吴海也觉得楚家着实下作,不屑去装,直接道:“不过老奴看他们楚家众人,没一个端正的,连那楚怀进也是个软骨头。”。

>>>《神医嫡女飒爆了》章节目录<<<

《第九十二章 江南美娇娘》精选

“哼!”叶秉竹听了楚家所做所为,嗤笑一声,把扇子一收,说:“楚家府邸不大,胆子不小,魏家的嫁妆礼单都敢作假。”

吴海也觉得楚家着实下作,不屑去装,直接道:“不过老奴看他们楚家众人,没一个端正的,连那楚怀进也是个软骨头。”

“你说奇不奇怪,魏家世代在上京城中,以当时的地位,提亲的人不得踏破门槛,这魏大人为什么给她女儿找了这样一门亲事,远就不说了,就是这姑爷也着实不是个东西,何必呢?”

叶秉竹背着手,一脸疑惑的问。

蹊跷,实在是太蹊跷了。

夜非辰略过他,看着吴海,问:“最后可有解决魏姑娘的问题?”

“十七爷放心。”吴海笑眯眯地说。

“临走前楚怀进拉着奴才的大腿保证,三日后必定如数奉还。只要这宣旨队伍不走,他楚家就是再恨,也得乖乖照做。”

夜非辰淡淡地嗯一声,又转过头去,看着湖面。

吴海拱着手说:“爷,若无其他事,奴才就先走了。”

“今日辛苦公公了,早些歇着吧。”

“是。”

“慢着!”

叶秉竹喊了一声,大摇大摆地走到吴海身边,低下头问:“吴总管,我和十七都到扬州了,想见识见识江南的美娇娘,不知吴总管能不能给个机会?”

吴海一听,慌了神,臊得低下头。

这叶世子方才十七岁,就已有多年打着游历的旗号,四处留情。

每到一处,不是搂着女人潇洒快活,就是结伴美酒美食,好不快意。

景昭公为此头疼不已。

若只是普通游玩便也罢了,哪里知道这世子爷还处处留情,处处留种,时常会有抱着孩子的妇人趴在门前,自称是叶世子在外面的情债。

坊间传闻,这景昭公一早就当了祖父,府上已有几个孩子,甚至都会走路了。

刚安生没几天,听说十七爷要来扬州,在家要死要活得非要跟来。

老国公不许,还偷偷溜出来。

问他来做什么,世子爷扇子一开,摇头晃脑地说:“江南美人儿的腰最软了,我怕十七不识货,帮他把把关。”

吴海想起来这话,老脸一红。

只是这世子爷没有诏令,办不办宴,得问过十七爷才行。

吴海眼巴巴地等夜非辰发话。

夜非辰轻笑一声,“世子爷既然这么说了,我也想见识见识这扬州女与醉仙楼的美人儿哪个更漂亮。”

吴海得了命令,恭敬地说:“老奴这就去办。”

夜非辰点点头,转身不再看他。

直到吴海的身影消失在假山后,叶秉竹才摇着扇子走到夜非辰身边。

“这吴公公,不容小觑。”

夜非辰给他一个愿闻其详的表情。

叶秉竹摇摇扇子,“他在宫外有自己的宅邸,还养了三个夫人,厉害吧?”

夜非辰翻个白眼,打算转身。

宫里当差的月银有限,像吴海这种,在皇上身边当差的才有钱在宫外开邸。

“别别别,你听我说,他虽然常伴陛下身边,却是皇后安插的眼线,你说他要跟皇后混了多久,才能有这么多银子开邸养老婆?”

夜非辰勾勾唇角。

“叶秉竹,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突然冒出这句,叶秉竹吓得扇子都要拿不稳了,“别突然转移话题,吓我一跳。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今晚……要见你。”

叶秉竹走到夜非辰跟前,边说边在手心划了一个字。

夜非辰眉头微动。

他抬头看着园内精巧的景致,无处不优雅,无处不诗意。

只是这份精巧,与西北的黄沙和广袤的原野比起来,不值一提。

他神态自若,只有握紧栏杆的手,暴露出他内心的震惊。

——

魏安然一顿饭吃得津津有味,甚至饭后还在院子里散了步。

天气凉爽,她看了会医书,又觉得无聊,就带上瑞云、碧月,出了觅尘轩。

这倒不像她往日懒散的风格。

不过,今日可是有大事发生,不同于安静的觅尘轩,府上有两处可是热闹非凡的。

她携着两个丫鬟,往东鹤居去。

去做什么?

谁不知道楚老夫人要还魏氏嫁妆,此时正在清点库房,凑嫁妆呢。

魏安然款款迈进东鹤居,就见楚府半数奴仆都在忙活着。

清点这个,打扫那个,好不热闹。

楚老夫人歪在前厅门前的美人榻上,满脸心疼地看着丫鬟们把库房里的东西摆在面前。

一看到魏安然踏进她院里,恶狠狠地瞪着她,从榻上坐起来。

刘氏正站在她身旁,看着楚老夫人这么痛快的搬出私吞的嫁妆,心中不忿,捏紧了手上的镯子。

她不想把东西还给那个贱人。

魏安然走到她们面前时,楚老夫人换上一副和蔼模样。

“然儿怎么这时候来了,这院子里乱得很,连个端茶倒水的丫鬟都没有,快回去吧。”

魏安然满眼孝顺地说:“听说奶奶身上不痛快,来给您请安。”

请安?看不见你我才安!

楚老夫人硬挤出一抹微笑,“还是我们然儿懂事。”

魏安然福了福身,抬头看着刘氏。

“呀,姨娘发髻上这个金镶宝珠玉鱼篮挑心,像是先魏皇后赏给我娘的嫁妆,腕上这个蓝水飘花翠镯,看着也不像扬州的款式,应该也是吧。”

魏安然语气惊讶,眼神却冷漠至极。

刘氏敢怒不敢言,在心里把她骂了一万遍。

但想起吴公公还没走,只好乖乖的把东西摘了下来。

“哈哈,”刘氏干笑两声,“我说这款式新颖,原来是三夫人从京里带来的。三小姐就原谅我这个不识货的妇人吧。”

一边说,一边把这两样送到魏安然面前。

魏安然颠颠这两件珍宝,一脸轻松地说:“你都还了,我还能怪罪姨娘不是?这嫁妆礼单上的东西只要能如数奉还,我就不追究你偷盗皇室赏赐一事,毕竟总有人眼瞎不识货,姨娘说对不对?”

就算被气到吐血,也不敢说半句不是,刘氏咬着牙,扯出个尴尬的笑,点了点头。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