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八十八章 宣旨

发布时间:2021-11-26 08:06:52

等楚老夫人她们都下了轿,这才赶忙会合往外院正厅走。此时的正厅,堂内已摆开香案,楚三爷换了朝服,正襟双膝跪下,率楚府的主子们跪在下首。而此时此刻,接旨的太监,正站在香案前,捧着圣旨。魏安然进屋时偷偷的抬眼看,这一看不紧要,今生的变化让她不解万分。上此时的正厅,堂内已摆好香案,楚三爷换了朝服,正襟双膝下跪,率楚府的主子们跪在下首。。

>>>《神医嫡女飒爆了》章节目录<<<

《第八十八章 宣旨》精选

等楚老夫人她们都下了轿,这才急忙汇合往外院正厅走。

此时的正厅,堂内已摆好香案,楚三爷换了朝服,正襟双膝下跪,率楚府的主子们跪在下首。

而此刻,宣旨的太监,正站在香案前,捧着圣旨。

魏安然进门时偷偷抬眼看,这一看不要紧,今世的变化让她疑惑万分。

上辈子来宣旨的太监并非这位,如今这日子也不对,不该是今天,还有半个多月的时间才是。

如今再想这些也没有用了。

圣旨都送到家门口了,再纠结时间的问题又有何用呢,还是先接旨要紧。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闻进忠正,宣德明恩,守节乘谊,以安社稷,朕甚嘉之。兹任命通政使司副使。钦此!”

魏安然听完圣旨,愣在那儿,一脸的难以置信。

这难道是她的幻觉,楚三爷升了通政使司副使?

不对啊?

上辈子的旨意不是这样的。

皇上不是知道楚家对魏氏做过的恶,怎么不仅不惩处,还成了京官呢?

宣完旨,众人高声谢恩,唯独魏安然没有动作。

那宣旨太监吴海见还没领旨,就有人一副神游天外的模样,尖着嗓子阴阳怪气的问:“那位不谢恩的,是觉得陛下这道赏赐不合你心意吗?”

楚家人吓得打了个哆嗦,偷偷回头一看,就见魏安然直直的跪在那儿,愣着神的目视前方,顿时如雷劈了一般。

这……这丫头是在做什么?

都这种时候了还这么大逆不道,是想拉着楚家一瞧去陪葬吗?!

楚三爷强装镇定,拿出游走于朝堂中的毕生所学,一脸谄媚地说:“您莫怪,这丫头愚笨,没什么见识,自然是没见过天家威仪,是我没教好,惹大人不快。您就看在卑职的面子上,饶了她。安然,愣着做什么,快谢恩!”

吴海一听这话,看向魏安然的眼里又多了些打量,笑眯眯地问:“小姐在府上排第几啊?”

楚三爷便知他想问什么,忙说:“是卑职发妻魏氏所生,府上排第三。”

吴海眼睛一亮,直勾勾地看着魏安然。

她竟然就是皇上要找的人!

吴海这一细看,便发现她和已逝先皇后的长相有些相似,不过没有先皇后那般温柔,眉眼间多了份坚毅冷冽。

“无妨,无妨,既然三小姐没见过这般场面,那老奴便教你,照着楚大人这般,叩谢皇恩。”

魏安然这才像魂魄归位一样回过神来,重新谢了一遍恩。

吴海宣完旨,楚三爷抬手接了旨,便起身去请吴海。

“吴公公长途跋涉,怕是累了,就请移步……”

“不急,不急。”

吴海伸手止住了楚三爷的邀请,冷声拒绝。又朝魏安然看了一眼,说:“小姐,到我面前来。”

楚家人刚起身,就听见这番话,一个个腿软的又要跪下去。

他们的猜测不错,圣上突然传旨,肯定是因为魏氏母女俩,楚三爷突然得了赏赐,怕也是由于找到了魏家后人。

魏安然听话的过去,乖巧的跪在他面前:“见过吴公公。”

吴海笑得耐人寻味,话一出,众人提了一口气:“圣上十分记挂你们魏家后人,你,可曾受过委屈?”

魏安然鼻子一酸,眼角含泪,就这样看着吴海,一言不发。

吴海能从内宫走到如今替皇帝宣达旨意,宣的还是魏家后人的旨,这身份更不容小觑。人精似的一眼就知道发生了何事,顿时冷了脸,打量着楚府众人。

那眼神,跟冰窖的寒风差不了多少,楚府众人一看,立马就跪下了,瑟瑟缩缩地跪在那儿,一言不发。

祖宗保佑,她可别乱说话,不然他们一个都别想活!

“那日陛下起床就说,他昨晚梦见了先魏皇后,问老奴,魏家可还有人?”

魏安然的泪再也忍不住,大颗大颗地落下,心脏被人用力攥着一般。

如今这世上,跟京城魏家有关联的除了她和她娘,全都死了个干干净净,当初下旨灭门的,不就是这位假惺惺的上位者吗?

如今他却问了句“魏家可还有人?”

真是笑话,她活这两世,从没见过如此假意作态之人。

“然儿,愣着做什么,还不拜谢?”楚三爷看她毫无动作,咬着牙催她。

魏安然压下心中忿恨,低头拜谢,“生母魏氏,痴傻十载,故女儿魏安然代魏氏谢陛下关怀。”

吴海低头打量着眼前人。

他服侍帝王,看过了无数赏赐,也看过无数惩处。

先帝在时,魏家何等的风光恣意,高官厚禄不说,就是王子王孙见到那魏明哲,也得尊敬的喊一声“魏先生”。

先帝驾崩,如今这位即位,明面上封了魏氏做皇后,实际上,这魏家是日渐式微,不似先前繁华。

再往后,魏皇后薨了,魏家成了朝廷弃子,再也没人攀附了。

吴海看着魏安然,问:“圣上用情至深,如今升了楚大人的官职,不知道三小姐可想求个什么恩典?”

魏安然泪眼婆娑地抬头看他,“我……我真的可以说吗?”

吴海哂笑,心想果然如楚三爷所说,这丫头乡野出身,什么都不懂,“三小姐请说。”

魏安然握紧拳头,抬眼坚毅地说:“我只希望他们能把我娘的东西还给我。”

听到这话,吴海登时变了脸色,眼神如鹰隼般看着楚家众人,最后落到楚三爷身上。

楚三爷被这一出吓得趴在地上瑟瑟发抖,哆哆嗦嗦地说:“冤枉啊,请大人明察。”

魏安然从怀里掏出那份伪造的嫁妆礼单,“大人,这便是祖母给我的我娘的嫁妆礼单,请您过目。”

吴海只翻开看了一页,就皱了眉头,转念一想,眼神又冷冽三分,看着底下伏着的众人,冷笑出声。

呵!

这楚家人可真不是东西,伪造也不知道伪造得像一些。

魏家当年那般风光,出嫁女儿的嫁妆怎么尽是些不值钱的玩意儿?

他都知道,当年魏氏出嫁,连魏皇后都赏了不少宫里的玩意。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