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八十六章 魏家的人

发布时间:2021-11-26 08:06:51

楚老夫人领着楚家女眷进了屋,就见成家立业夫人韩氏坐在上首。明眸善睐,朱唇皓齿,眉眼如画,顾盼生姿。端庄大方得体大方,精致典雅大气。虽已年过三十,却似桃李年华,更有更年轻女子也没的雍容华贵之姿。因成家立业的官职和她娘家的身份,她也没下堂去迎接,只笑着说:“多谢你老夫人赏光明眸善睐,朱唇皓齿,眉眼如画,顾盼生姿。。

>>>《神医嫡女飒爆了》章节目录<<<

《第八十六章 魏家的人》精选

楚老夫人领着楚家女眷进了屋,就见成家夫人韩氏坐在上首。

明眸善睐,朱唇皓齿,眉眼如画,顾盼生姿。

端庄得体,典雅大气。

虽已年过三十,却似桃李年华,更有年轻女子没有的华贵之姿。

因成家的官职和她娘家的身份,她没有下堂迎接,只笑着说:“多谢老夫人赏脸,快上座。”

“夫人见外了,这是老身的大儿媳秦氏,这几个是府上的丫头们。”

秦氏携四女上前行礼。

韩氏一一打量过四人,然后目光停在魏安然身上,多看了眼。

其他几人锦衣华服,唯独她,一身素杉,未施粉黛,头上也只轻轻挽了个简单的发髻。

一根白玉簪子更衬得她肤若凝脂,倒是个难得一见的标志人儿,这独特的气质,不像楚家,更似京城魏家。

若问上京哪户人家最为标致,那必然是魏家。

且不说魏家女儿才情容貌数一数二,就是那男儿,也是个个玉树临风,文情斐然。

从先祖魏明哲起,魏家家风就在上京城中传遍了,家国大义之类都是老生常谈,这忠贞不渝更是让无数名门贵女倾心。

上任家主更是年逾三十膝下无子,这才纳妾,如此传为佳话,更让各家小姐倾心不已。

名气最大的魏家女,当属先魏皇后。

魏皇后九岁那年,有幸面见先帝,得他赏赐,要她跟着宫里嬷嬷学规矩,其待遇为低阶女官。后来见她才情、样貌都甚为出众,便让她进了四皇子府,成了陛下的通房。

虽说先帝对她很是赏识器重,不过在四皇子府上却备受冷落,位份更是逾十年未涨。

先帝实在不忍心她这种境遇,下了道诏书,这才坐上了四皇子侧妃之位。

后四皇子即位,为当今皇帝。

过了一年,魏氏加持凤冠,掌凤印,自此母仪天下。

韩氏那年随母亲、姐姐们进宫参加宫宴,曾悄悄抬头看过上位的皇后娘娘。

就这一眼,那抹绝色倩影就一直深深印在脑海,恍若仙人之姿。

就是如今这位魏家女同艳绝全城的那位相较,也是差了些的。

韩氏笑着说:“早就听说楚家女儿当真好颜色,如今一瞧,与那传言一模一样,叫人好生羡慕,秋霜,把我备好的礼送给几位姐儿。”

言毕,就有四位丫鬟端了珠钗上来,走到四人面前。

有三份款式相似的梅纹镂空银簪,魏安然面前那份,却是一支点翠凤形金步摇。

各府贵女一眼就看出这几份的不同,看魏安然的目光里带了些意味深长。

魏安然感受到四面八方的探究眼神,不由得嗤笑一声。

上辈子,她也一眼就看出她面前那件簪子的独特,并且沾沾自喜,以为韩夫人是看重她,觉得她独一无二,才对她如此厚爱。

当然,她只忐忑了片刻,就被这种喜悦冲昏了头脑,开心地收下了这份礼物。

全然不考虑这份礼物会给她带来什么后果。

韩夫人如此举动,不是在偏爱她,而是在害她!

魏安然沉默片刻,冲着上位的韩夫人福了福身,说:“安然谢夫人抬爱,只是这礼物太为贵重,我受不得。先前那事夫人也已经赏过了,再接这赏赐就显得小辈不懂事了。”

韩夫人听了她的话,心底不住的惊讶,这丫头,果然聪颖。

这几句话,看似托辞,实则包含两层深意。

一来是当着楚家长辈和姐姐们的面,却得最好的赏赐,对她是一种灾祸。

二来把她赏赐的目的说成再道谢,捧了她,又婉拒。既不失了自己的礼数,还成全了她重情重义的形象。

这丫头,倒是很有打算。

韩夫人心中称赞,笑着说:“出嫁前,我与你母亲在京城见过几次,这是我与你旧时就有的缘分,收下吧。”

魏安然盈盈一拜,说:“即是如此,这礼物小辈便收下了,多谢夫人。”

众人绷着的脸这才放松下来。

原来人家还与韩夫人有这层关系,都来自京城又都远嫁到扬州城,念及早先的情分,礼物贵重些也是常理。

韩夫人看着魏安然笑得和善,问:“你娘近来可好些了?”

“劳夫人挂念,我母亲一切安好。”

“平日也不要老呆在府中,得了空,让她来府上转转,先前一块儿在京城,如今好不容易聚在扬州,是缘分啊。”

魏安然笑着应下:“是,夫人。晚辈回去就告知母亲。”

此番对话结束,韩夫人装出来的和蔼消磨了几分。

她送出那根昂贵的金步摇,并不是因为那劳什子关系,只是想借机考量这魏家丫头的品行如何。

早就听说她自幼长在庄子上,穷乡僻壤的地方出来,眼界窄得很,给她一点贵重的开开眼。如果笑得花枝乱颤的话,就说明找到了她的弱处,可以拿捏,往后再有什么贪图的,些许利诱就可以乖乖上钩了。

谁能想到,她竟然如此淡定,非但没有受宠若惊,反倒有心思权衡利弊,一番回答毫无破绽。

但是这样……她就要再重新想法子了。

不多时,又听见许多女眷的笑闹声进了院子,韩氏听见人通报,又坐直了身子,恢复端庄做派。

魏安然见状,垂下眼睛,闷不做声地去了院子里。

这房间内莺莺燕燕,脂粉味熏得她要喘不过气来,溜出去还能呼吸新鲜空气。

瑞云一看,立刻跟上自己家小姐的脚步。

来之前她可是被杨嬷嬷千叮咛万嘱咐,务必紧跟在魏安然身边,不能让她落了单。

“三妹妹?”

魏安然听见熟悉的声音,回头一看,原来楚家的两位姐姐也都站在院子里,便朝她们笑了笑。

楚家两位小姐走到她面前,楚安曼开口问:“三妹出来做什么?”

“厅里人多嘈杂,脂粉味也浓,熏得我头晕,这才溜出来寻个清净。大姐姐,这个你收好。”

魏安然拿出那根金步摇,塞到楚安曼手里。

楚安曼不明所以,直到看清手里的东西,步摇上的金珠在阳光下熠熠闪光。

她惊慌失措地看着手里的步摇,问:“三妹!你这是什么意思?”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