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八十四章 请帖

发布时间:2021-11-26 08:06:50

“想来也巧,年的她母亲生了场怪病,留下的病根怎么也去不掉,老奴多少懂些药理,便帮她调养了两个月,病根除了,这人情也便欠下了。紫玉轩那边的人也找好了,而已还不能够确保她为咱们尽心尽力,还得等些时日,待那契机到了,老奴就及时告知小姐。”魏安然对杨老嬷嬷的能力自魏安然对杨嬷嬷的能力自然十分信任,点了点头正要说话,就听见瑞云在门外急匆匆地大声喊说:“小姐,翠雯姐姐来了。”。

>>>《神医嫡女飒爆了》章节目录<<<

《第八十四章 请帖》精选

“说来也巧,年前她母亲生了场怪病,留下病根怎么也去不掉,老奴多少懂些药理,便帮她调理了半年,病根除了,这人情也便欠下了。紫玉轩那边的人也找好了,只是还不能保证她为咱们尽心,还得等些时日,待那契机到了,老奴就告知小姐。”

魏安然对杨嬷嬷的能力自然十分信任,点了点头正要说话,就听见瑞云在门外急匆匆地大声喊说:“小姐,翠雯姐姐来了。”

魏安然收住话头,问她:“这么晚了,何事?”

“是奉了老夫人的命,来给小姐送几匹蜀锦。”

魏安然心下一惊,丢下手里的东西就往外走。

刚迈出门,就见翠雯带着几个捧着布匹的丫鬟进了觅尘轩。

“三小姐,这是段夫人托咱们老夫人带回来的蜀锦,说务必送到三小姐手里,多谢小姐今日的救命之恩呢。”

魏安然呆站在那儿,半晌说不出话来。

真是失策,早知道还要收成家的东西,她就老老实实看着成文晗死了得了。

翠雯又捧出来个东西,递到她面前,说:“这是段夫人亲自为您写的请帖,五日后,成府举行菊宴,请您去赏花呢。”

魏安然不情不愿地接过请帖,翻看着问:“是请了府上所有小姐,还是只有我一个人去?”

翠雯笑着说:“咱们楚府的女眷都去,只是只有三小姐一个人有请帖。三小姐,段夫人对您可是极为看重呢。”

魏安然皮笑肉不笑的把请帖递给杨嬷嬷,心中嗤笑:这段夫人看中的恐怕不是她楚府三小姐,而是她背后的魏家吧。

——

待翠雯他们离开,魏安然还是站在门前,眼中有浓浓的悲伤,正沉思着什么。

上辈子,也是这个时候,也是如此月明星稀的夜晚,一直深居简出的娘把她喊去床前。

“然儿,不要去参加成家的菊宴。”

“母亲,为什么?”

魏淑柳轻扫了她一眼,冷声说:“齐靖侯府教出来的女儿都心机颇深,你去这趟,怕是被人啃得骨头渣子都不剩,离他们家人远一些。”

“可是母亲,我什么都没有,他们能从我身上拿走什么?”

上辈子的她,确实是一无所有,魏氏被从角门抬进来,身份本就尴尬,她也不伦不类,不是嫡女也不算庶女,楚府上下没有一个人真心待她,只剩个时而疯癫时而清醒的亲娘。

楚家虽说没有虐待自己,却也算不上看重,更别说身上有什么值得人算计的地方了。

直到最后,她才明白过来,作为一个楚家三小姐,她确实一无所有,但她背后支离破碎的魏家,还有利用价值。

魏安然收了思绪,往还亮着暖黄灯光的小佛堂走去。

她叹了口气,轻声敲了敲门,说:“母亲,成家给我送了赏菊宴的请帖。”

门内诵经的声音戛然而止,“齐靖侯府教出来的女儿都心机颇深,你去这趟,怕是被人啃得骨头渣子都不剩,离他们家人远一些。”

一模一样的话,再听到,让魏安然鼻子一酸,红了眼眶。

她竭力忍住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语气坚定地说:“母亲,我想去看看。我有分寸,您别担心。”

房内寂静许久,一个淡淡声音传来,“多加小心。”

诵经的声音又出现了。

魏安然点点头,嘴角扯出一抹笑意,转身离开了。

——

魏安然征得魏氏同意时,那边,楚三爷踏进了紫玉轩。

刘氏歪在美人榻上,别说是起身迎接了,都不正眼瞧他。

她一副委屈至极的样子,拿着帕子轻拭眼角的泪水。

楚三爷心里有愧,坐到她身边,搂住她就凑头上去,打算往脸上亲。

他有心去哄,刘姨娘便气消了大半,拿手虚虚遮了几下,就随他去了,嘴上却还不饶人,委屈的说:“三爷还来我这紫玉轩作甚?”

“可人儿,爷不来紫玉轩看你,还能去哪儿?”

“谢姨娘那边定是比我紫玉轩好,才让爷流连忘返,爷还是去找她吧。”

楚三爷听出刘姨娘呷醋,顿时受用的不得了,伸手摸索着她柔软的腰肢,笑着说:“那个就是块木头,哪有娇娇儿这般轻严软语的让人舒服呢,那日不过是怕你气恼的睡不好,才去她房里避避。”

听了这话,刘姨娘剩的那点气也全消了,“咱俩先说会子话,你不要再逗弄我了。”

见她这样说,楚三爷想起来来的目的,起身搂着她坐到桌前,拿起沏好的茶喝了一口,这才说。

“你去觅尘轩可打探出什么了,三丫头那几下,是真的懂医术?”

刘姨娘想起魏安然拐着弯骂她的事,脸耷拉下来,没好气地说:“妾身愚笨,没打听出来。三爷可以派人去那南漳村打听一番,不就知道了?”

楚三爷听到“南漳村”三个字,脸色铁青,一想到那晚魏氏伏在那男人身前鬼哭狼嚎,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不要脸皮的娼妇!

他赶出去的女人竟敢再嫁,还和别的男人共赴云雨,贱人!

刘姨娘看着男人变了脸色,心里冷笑。她就是故意提起南漳村,让楚三爷想起魏氏做过的那档子事,然后时时牢记,是他的正妻给他戴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

“这三小姐怎么样咱们先不管。三爷也见过成家少爷了,对他的姻亲,爷有什么打算?”

楚三爷对这个枕边人在暗示什么一清二楚。

“我们做打算有什么用,一来要看成家的意思,二来有老夫人拍板。再说,萱儿府上排行第四,上面还有三位姐姐,总要姐姐定下,才能轮得到她。”

刘姨娘听着这番话,便知道他是不想为女儿做打算的了,又不好发作出来,只能失望的叹了口气。

“咱们萱儿也不是高攀不起成家,只是你想想,若我们与成家搞好了关系,到时候再拿银子疏通疏通,我这从四品也能再往上爬。等升到什么一品二品的官职,成家这种的,还配不上咱们萱儿呢。”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