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八十一章 齐靖侯

发布时间:2021-11-26 08:06:50

楚老夫人听见这话,气血上涌,再也没有站不稳,晃动几下,直挺挺的倒一直这样。“老夫人。老夫人——”众人又慌了,一时间惊叫声乍起,手忙脚乱的把人抬到里间榻上,又是扇风又是掐人中,乱的不可开交。里间闹一哄,厅里却宁静下去,成文晗是此时醒的,万二还没松绑“老夫人。老夫人——”。

>>>《神医嫡女飒爆了》章节目录<<<

《第八十一章 齐靖侯》精选

楚老夫人听到这话,气血上涌,再也站不稳,摇晃几下,直挺挺的倒下去。

“老夫人。老夫人——”

众人又慌了,一时间惊呼声乍起,手忙脚乱的把人抬到里间榻上,又是扇风又是掐人中,乱的不可开交。

里间闹哄哄,厅里却安静下来,成文晗就是此时醒的,万二还没放开他,胸口有些憋闷。

待看清现在的状况,他又要晕过去了,怎么这么恶心……

万二知道他醒了,忙换手搀扶着他,想要说话,又被恶心的摒住了呼吸。

成文晗看着赤裸着身子的自己,身上眼前都是污秽,连那件宝蓝色云锦外袍都沾满了吐出来的东西。

一阵绝望,又直直躺了下去。

万二慌张的扶住他,大喊:“快来人啊!郎中,我家少爷又晕了!”

——

魏安然拖着沉重的身子慢慢挪回了觅尘轩。

刚进院,听说了东鹤居那场混乱的杨嬷嬷就迎了上来。

“小姐,洗澡水已经给您准备好了,去泡个澡罢。”

魏安然有气无力地吩咐:“帮我把这件衣服扔了,越远越好,别让我再看见它。”

杨嬷嬷苦口婆心地劝她:“我的小姐啊,你快去泡个澡,这些就别操心了啊。那屋里可真够脏的。”

魏安然脱下衣服扔在地下,长腿一伸,迈进浴桶里。

温热的水散发出氤氲雾气,水中还加了杨嬷嬷特质的香料,散发着让人安心的馨香。

魏安然只露了半个脑袋在外面,小脸被热气蒸得粉嫩嫩的,人这才放松下来,胳膊随意地拨弄着水面上的花瓣。

玩了一会,她仰着头,看着屋顶发呆。

成文晗,提刑按察使成乾的嫡子,生母韩氏。

开国之初,太祖封设三公,七侯。

朝代更迭,朝廷中也是暗流涌动,时至今日,只剩两公,四侯。

这两公是:景昭公、平元公。

四侯则为:齐靖侯、齐阳侯、齐武侯、齐明侯。

这个韩氏,就是齐靖侯府的嫡三小姐,她自幼面容出众,颇受齐靖侯夫妇的宠爱。

当年成乾殿试一甲第三名,赐一甲进士及第,得了探花的称号。齐靖侯当场就相中了成乾,托了媒人为自家女儿谈下这门亲事。

成乾最初在翰林院任职,是个颇为清贫的职位,齐靖侯心疼女儿,便陪送了很多嫁妆,远在她两位姐姐之上。

后来皇帝看在齐靖侯的面子上,许了成乾正三品提刑按察使的职位,他们一家便来了扬州。

成乾这升迁速度在官场中少有,因为全仰仗岳丈,才能从清贫小官坐到一方大官的跃迁,对韩氏更是宠爱尊敬。

所以,成府内宅,韩氏有绝对的话语权。

虽说韩氏不拦着成乾纳妾,内宅人也不少,却只有成文晗一个孩子,几个妾室只能独守空闺,更别说诞下子嗣。

成乾几乎只在正房歇息,与韩氏也是相敬如宾,两情缱绻,对成文晗这个独子也是极尽宠爱。

楚家费尽心思拉拢成家,不只是为了成乾这正三品的提刑按察使,更是为了韩氏背后的齐靖侯府。

这齐靖侯,乃四侯中最受尊敬爱戴的侯爷,他在朝中的地位,不可撼动。

上辈子为了成家这棵高枝,秦氏和刘氏甚至撕破颜面,装都不装,势必要拿到。

她想给娘在楚家搏个地位,争个脸面,便也痴心妄想地加进这场战争中。

如今回想起来,简直愚蠢的可笑。

成家这种门楣,是楚家可以肖想的吗?

不对!

魏安然脑中冒出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

她记得,成楚两家交好,是成家先示好的。

可是为什么呢?

楚三爷只不过是从四品知府,家族里也没有再大的官了,虽说在扬州府颇有盛名,但成乾可是江宁出身,又做过几年京官的人,怎么能看得上楚家?

那翰林院也多的是才子,楚皓钧的水平估计也入不了他的眼。

所以成家为什么要向楚家示好呢?

还没等她想明白,就听见杨嬷嬷叩门,“小姐,老奴想问您一件事。”

“进来吧。”

杨嬷嬷绕过屏风走到她面前,手里拿着一本医书,伸到她面前:“这是小姐的?”

魏安然看了一眼,点点头。

“小姐懂医,还会用针?”

魏安然便把在南漳村如何拜师学习看诊的事都同她详细说了。

杨嬷嬷听完,眉头紧皱:“小姐先前在东鹤居不该那般贸然出手的,如今当着楚家人的面施针,还好是救回来了。只是往后咱们觅尘轩怕是难有安生日子,楚家人那般趋炎附势,定会来烦扰小姐。”

魏安然撇撇嘴,毫不在意。

“嬷嬷,若是你在场,能眼睁睁看着他死在你面前吗?我师傅曾叮嘱我,医者仁心,不能见死不救。再说,我不过是跟着乡野游医学了几天,楚家这般‘金枝玉叶’,也不会那么大胆,来找我给她们治病。或许他们认为一切只是我运气好,白捡了成家的恩情,还要诋毁我呢。”

杨嬷嬷没想到她想得这么透彻,听到她的推断,觉得以楚家人的性子,可能真的这么想。

“嬷嬷不用担心,他们要是来找我看诊,我先同他们说好,自己只会乡野村夫教的活死人的法子,再有不怕死的尽管找我治病。”

魏安然笑得灿烂,“估计一个个吓得屁滚尿流,再也不敢踏进觅尘轩。”

杨嬷嬷皱紧的眉头还没有展开,又想到一个地方,更愁了。

她拿起一旁的水瓢,一边服侍魏安然洗澡,一边苦口婆心地劝她。

“小姐,你的身份是楚府嫡三小姐,理应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在房里绣绣花,和丫鬟们去园子里嬉闹的,怎么能给人诊断治病呢?更何况小姐尚未出阁,更不可抛头露面,与男子有肌肤接触。”

魏安然眼睫轻颤,轻声说:“嬷嬷以为我学这医术是为何呢?当时在南漳村,我连自己都养活不了自己,又何谈照顾母亲。遇到愿意教我的师傅,学会了给人看诊,日后也能吃饱饭。虽然进了这楚家,成了三小姐,可我不会一直呆在这里,我要出去再活几年,到时候,就要靠这手艺吃饭呢。”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