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七十四章 去女学

发布时间:2021-11-26 08:06:46

魏安然心中明白了他在府中的地位,笑着问:“这大大清早的,是怎样的急事,需麻烦楚管家来我们小院里?”楚管家一脸堆笑,施礼说:“老太爷、老夫人盼咐了,给觅尘轩的三夫人单独的支个小厨房,给夫人养养身子,连烧饭婆子都安排好好了,一切用度从府上账房出。”魏魏安然没想到昨晚应付楚三爷的话竟这么有效,阴差阳错竟把这事办好了。。

>>>《神医嫡女飒爆了》章节目录<<<

《第七十四章 去女学》精选

魏安然心中明白他在府中的地位,笑着问:“这大清早的,是怎样的急事,需要麻烦楚管家来我们小院里?”

楚管家满脸堆笑,躬身说:“老太爷、老夫人吩咐了,给觅尘轩的三夫人单独支个小厨房,给夫人养养身子,连煮饭婆子都安排好了,一切用度从府上账房出。”

魏安然没想到昨晚应付楚三爷的话竟这么有效,阴差阳错竟把这事办好了。

魏安然心中痛快,面上却是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说:“觅尘轩得老太爷、老夫人如此垂爱,是我和娘的福气。只是听闻府上从未有过院里自己支厨房一事,如果让其他夫人小姐们知道了,心里对老太爷他们有怨气的话,就是我的不是了。”

楚管家笑道:“小姐不必担心,老太爷老夫人是我们楚府当家的,府上无人敢背后妄言老太爷、老夫人的决定,更别说怨他们了。”

“那便好,待会我就去东鹤居给老太爷老夫人亲自道谢。”

一番对话,二人面上不动声色,楚管家心里却暗暗感叹:三小姐不愧是魏家后人,即使年岁尚小又未受过大户人家规矩的教养,这周身的气派和滴水不漏的交谈实打实的让人佩服。

就连原本是她提出来的不合理要求,也能切中老太爷老夫人的心,让人不得不答应,再提起来,竟又变成长辈垂爱,诚惶诚恐了。

这番心思,当真是巧妙玲珑。

更让人吃惊的是,她今年才十岁有余,若再多些年岁,恐怕前途不可限量。

楚家人想拿捏住她,怕是不能得偿所愿了。

等楚管家离开,魏安然冲杨嬷嬷挑挑眉,道:“这可算是歪打正着了。”

杨嬷嬷欣慰地看着她,“小姐真真是聪颖过人。”

魏安然只是笑,并未回答她。

这聪颖过人的称号她担不起,不过是被敲打过,知道痛了,才不得不防,不得不做。

——

待梳洗完,魏安然带着丫鬟去东鹤居道谢。

她对坐在主位的楚老夫人盈盈一拜,说了一大串恭维的话。

楚老夫人看见她就心烦,碍于颜面,只能咬牙切齿道:“你知道孝敬你娘就是好的,做长辈的自然不会拦你。今日起,你便随姐姐妹妹们一起去家学念书。如今你是楚家嫡小姐,万不可如往常一样粗鄙不知礼,平白辱了我们楚家的名声。”

楚安然笑着应下:“谢祖母垂爱,然儿定不会辜负祖母一番苦心。”

贱蹄子!

楚家的名声都被你们给毁了,哪个敢“垂爱”你,都恨不得你下地狱呢!

刘姨娘端起茶碗喝了一口,遮住目光中的凶狠,待放下茶碗,脸上一片澄澈温和笑意,“萱儿,你三姐姐今日第一回去,你平日在学堂颇受同学夫子欣赏,记得关照她些。”

楚安萱一口银牙咬碎,皮笑肉不笑地说:“姨娘放心,萱儿会好好照顾三姐姐的。”

魏安然冷笑,不情愿都写在脸上了,演技还真是差。

“那姐姐就多谢四妹妹了,咱们一起去吧。”魏安然走上前去,挽住楚安萱的胳膊,笑意盈盈地说。

楚安萱装都不想装,往外走时,借势抽出了被魏安然挽住的手。

大小姐和二小姐把她的举动看在眼里,微不可察地皱皱眉头。

楚安萱的反应在魏安然意料之内,所以也没多惊讶,依旧笑得灿烂,像是毫不在意她的无礼。

刘氏见此情形,皱了皱眉,自己女儿把喜恶都写在脸上,与那魏安然比起来,简直就是一朵小白花,不留神就会被耍了去。

而魏安然,不说老奸巨猾,也算得上城府极深,进府这几日,连老夫人和老太爷都只能随着她的步调走。

自己选下人、支小厨房,连最简陋的觅尘轩都被她保护的如铁桶一般,就算自己有心打探,也是无从下手。

若自己再隐忍不发,自家女儿都要被她啃得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刘氏心里的恨意恶意汇聚一起,滋长成滔天巨浪。

她死死绞住手中的帕子,姑且再忍她片刻,等上面的旨意一到,自己必然要将这小贱人和那疯婆娘一起碎尸万段。

如今,还是咽下这口恶气,静待良机。

——

楚家女眷们学习的地方,是在楚家宗学的东南角,那里特地设了一个小院。

而教书先生也是楚家人特地从京城重金请来的,名叫薛棋英,出自书香世家,曾在京中望族里做过家教。

楚家女小时候都有启蒙先生,十岁以后便来这女学中,由薛先生教授女诫,学习持家和睦之道。

而女红之类,则请了自家丝绸庄子上的顶尖绣娘来教。

女学同宗学一样,是为所有楚家子嗣开设,所以除了楚老太爷这一脉,还有其他各家的小姐们,共十人有余。

魏安然无意与人结交,也懒得做样子,只走到最后一个位置坐下,了然无趣地看着窗外。

“那是哪儿来的无礼丫头,都是宗亲,怎得也不来打声招呼见个礼?”

“嗐,那就是楚三爷家刚抬回来的三小姐,一个疯娘带着,还住在乡间,谁教她礼?快别说笑了。”

“萱妹妹,天可怜见的,你原本才是这楚府嫡出的小姐,竟让那无礼的丫头抢了去。”

“可不是嘛,萱妹妹真是好脾气,换做是我,非要闹他一场,哪能受这种窝囊气。”

魏安然只盯着窗外的鸟看,理都不理。

楚家氏族里,从政为官的尚在少数,大富大贵的更是没有。这女学中的各位小姐,来日都寻了合适的姻亲嫁了出去,与她无冤无仇,也犯不着给她们脸色。

自然也不必在意他们的话。

不过楚安萱却不是这样,她听见姐姐妹妹们关心的话,鼻子一酸,竟就流出泪来,拿帕子拭泪,被人一问,就一股脑地把魏安然欺负她和她母亲的事添油加醋的全说了出来。

大小姐楚安曼看着皱了皱眉头。

这些都是楚府自家的事,平日里闹也就罢了,终归是家事,没人敢说不是,可哪有说出来让外人看笑话的,真是愚蠢。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