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七十三章 要去扬州

发布时间:2021-11-26 08:06:45

叶秉竹又看向窗边,望着一脸戏虐看好戏的竹虚,幸灾乐祸的说:“除了个关于神医的好消息,娘娘们除了忙前忙后元呈的婚事,还据说你老大不小的也没成家立业,也都不上心了,恐怕介时就有好消息了。”竹虚啐了一口,怒气冲冲地望着二人,“我呸,真为难宫中贵人们心里想我这竹虚啐了一口,怒气冲冲地看着二人,“我呸,真难为宫中贵人们想着我这布衣。”。

>>>《神医嫡女飒爆了》章节目录<<<

《第七十三章 要去扬州》精选

叶秉竹又看向窗边,看着一脸戏谑看好戏的竹虚,幸灾乐祸的说:“还有个关于神医的好消息,娘娘们除了张罗元呈的婚事,还听说你老大不小的也没成家,也都上心了,估计不日就有好消息了。”

竹虚啐了一口,怒气冲冲地看着二人,“我呸,真难为宫中贵人们想着我这布衣。”

叶秉竹眼神揶揄地看着他,幸灾乐祸地说,“唉,您可是太医院院首,这终身大事可不得上心吗。”

“上尼玛的心,我用得着她们上心,他们谁啊!”

竹虚气得怒拍栏杆,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京城里的酒虽好喝,这日子却是不如南漳村舒坦。

夜非辰满脸不怀好意,挑着眉看他:“要不去和宫里娘娘们说一声,说你龙阳之好断袖之癖?”

“我呸,和你断袖吗?滚滚滚,老子喜欢女人。”

夜非辰从容自若,幽幽地说:“娘娘们也定知道我看不上你。竹虚啊,你最近也太暴躁了,注意身子。”

“对对,竹虚你可得少生气,不然太医院院首是生气而死,多难听,多丢人。”叶秉竹跟着插了句。

“你们这两个……”竹虚气急败坏地指着二人,又不知该骂什么,两个小兔崽子这不是在咒他吗!

叶秉竹扇子一甩,悄然轻声说:“还有一个消息,我觉得有些难以捉摸。”

夜非辰冷厉地望过去,眼神锐利。

“上面那位要去扬州。”

“怎么又去?这次要做什么?”

叶秉竹轻轻摇头:“不清楚。”

竹虚皱了皱眉,满脸困惑,“他去南边的次数也太勤了,他是轻轻松松,可百姓遭殃,国库也跟着遭殃,如此折腾,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而去。”

“我听说……”叶秉竹故意只说一半,得意的看着竹虚。

“有屁快放!”竹虚眼睛一瞪,骂他。

叶秉竹摇摇扇子,手指在茶杯里一沾,一个字出现在众人面前。

竹虚凑过头去,往桌上一瞧,头皮发麻,连忙看向夜非辰。

夜非辰盯着叶秉竹一笔一划的写完,写到半晌就明了,那是一个“魏”字。

圣上去扬州,是为了魏家?

不应该啊,这魏家根基在上京,大老远跑去扬州……

他想到了什么,抬头撞上竹虚的眼神,是同他一模一样的惊诧。

过了会儿,竹虚一屁股坐在桌旁,颓然道:“如此看来,南漳村那对母女怕是躲不过了。”

夜非辰目光一暗,厉声道:“来人!”

玄若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房内,“爷。”

“你去一趟南漳村,今晚就走,去找一下那对母女的下落。”

“找什么?”叶秉竹脸色阴沉,轻蔑地说:“扬州楚家前几天送了折子,说魏氏母女如今在楚府一切安好。”

“她们回去了?”竹虚一口气憋着喘不上来,那丫头怎么没跑掉,是哪里出了岔子?

叶秉竹一脸了然的点了点头。

夜非辰沉思片刻,眼中闪过一丝柔情,“玄若,你今晚还是赶去一趟,我要知道魏氏母女回去的内情。”

“遵命。”玄若行了个礼,又悄无声息的离开,身影消失在黑暗中。

叶秉竹眉头紧蹙,玄若、玄初是元呈身边最忠心器重的护卫,此去扬州城来回以最快脚程也要五六天光景,如此看来这魏氏丫头……

“魏氏之女是我的救命恩人。”夜非辰感觉到叶秉竹的打量,冷淡的开口说。

“她也是我乖徒儿,毒谷谷主斑君的传人。”竹虚幽幽地补了一句。

叶秉竹摇着纸扇轻笑,“既然你这般担心惦念,又何必让玄若去这一趟?”

“你……想说什么?”竹虚眯着眼瞅他,城里人说话就是文绉绉,说话不说全。

叶秉竹没搭理他,只给了夜非辰一个“你懂”的眼神,说:“元呈,你知道了吗?”

夜非辰了然,后又沉思片刻,眉头舒展后,脸上原本冰冷无情的壳裂了个缝,无端冒出些柔情来。

“好,明早我就去提。”

“知道什么?你又要去提什么?你们俩能不能别打哑谜了,解释一下啊?”竹虚急得直瞪眼,抓耳挠腮的就是猜不到俩人这一来一往的什么意思。

再看那二人,夜非辰给叶秉竹斟了杯酒,二人举杯共饮,倒是雅致。

竹虚则气得脸通红,大剌剌伸手夺过酒壶,一饮而尽。

妈的,被这俩小兔崽子气死!

——

第二天一大早。

魏安然刚起床,杨嬷嬷就把昨晚紫玉轩、东鹤居的事与她一一说了。

魏安然听到后,心里没什么别的波澜,只是觉得杨嬷嬷在楚府中栽培的人,可真是多啊。

自己上辈子是愚昧到什么程度,轻信恶人,对真心待她的这么忠心的嬷嬷恶语相向,最终落得个惨死的下场。

“嬷嬷,不知道能不能在那紫玉轩也布一位咱们的人?”

杨嬷嬷心里咯噔一下,“小姐您是想……”

魏安然平静的注视着她,嘴角微翘,轻轻地点了下头。

能摸清刘氏的小动作,才能更好的应对她。

昨晚楚三爷来觅尘轩前,是从紫玉轩出来的,不用想都知道是谁挑唆,定是那刘姨娘在一旁吹了枕边风。

刘姨娘早就对她母女二人怀恨在心,她为了正妻之位,还有一双儿女的嫡系身份,绝对会盯住觅尘轩,不放过任何一次能把她们推下地狱的机会。

即使她再有戒心,也不可能时时防备,总有一天会着了她的道。

还不如她趁早下手,布下一位自己的人,若刘氏有对他们不利的举动,也好尽早做打算。

杨嬷嬷想了想,“老奴去安排一下,不过紫玉轩离三爷的院太近了,怕是有些艰难。”

“嬷嬷,你尽管去做,咱们院里还有不少银子,需要通融的地方不必省,这件事等不得,要越快越好。”

杨嬷嬷领命,“是,老奴遵命。”

“楚管家来了。”

魏安然和杨嬷嬷互相看一眼,连忙将人请进屋里。

楚管家如今已五十多岁,面容苍老,但精神矍铄,腰板挺直,步履轻快矫健,眯着眼睛看人时,仿佛看到人骨头缝里,很是精明。

不然,也不会成为楚府管家。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