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七十一章 吹枕边风

发布时间:2021-11-26 08:06:45

孙奶娘脸色阴狠,咬牙切齿地说:“姨娘,老奴给您盯紧了这娘俩,即使死,也要带那二人两块下地狱。”“你给我住口!”刘氏脸色铁青,喝斥道:“让三爷听见当心你的狗命。此事切记再提,等找到了最合适的机会,我自然而然会让你去做。”孙奶娘悻悻然地摸着鼻子,站了出来“你给我住嘴!”。

>>>《神医嫡女飒爆了》章节目录<<<

《第七十一章 吹枕边风》精选

孙奶娘脸色阴狠,咬牙切齿地说:“姨娘,老奴给您盯紧了这娘俩,就算死,也要带那二人一块下地狱。”

“你给我住嘴!”

刘氏脸色铁青,呵斥道:“让三爷听到小心你的狗命。此事不要再提,等找到合适的机会,我自然会让你去做。”

孙奶娘悻悻地摸摸鼻子,站了起来。

她也不是真想拼命,只是先前被刘氏扇了一巴掌,怕主子不信任她,做做样子罢了。

“三爷到哪儿了?”

孙奶娘忙说:“老奴去看看。”

孙奶娘刚要起身出去,就听见门外丫鬟喊:“三爷,您回来了。”

刘姨娘本来歪在美人榻上,听到这话便坐了起来,转念一想,又躺了回去,满脸愁容。

丫鬟自外面打了帘子,楚三爷撩了外袍迈步进来,孙奶娘福了福身,颇有眼力见的躬身退了出去。

“乖乖,今日怎得都不出来门迎我了?”

楚三爷往刘氏身边一坐,一只手摸上刘氏的蜂腰,脸作势要凑上前亲她。

“离我远些!”

刘氏绷着脸推开他,从榻上起身,一双眼睛哀怨地注视着他,还没张口,豆大的泪就滑下来。

“三爷,如今我受魏氏母女羞辱还少吗?今日我便是豁出去这条贱命,也要请三爷给我一个交代。”

楚三爷刚到家,就听见老夫人传话给他,说魏安然今日列了单子要下人和要支小厨房的事。

他本就气不打一处来,本想来刘氏这里寻个乐子,谁知道还要受她埋怨,更是怒火中烧。

“早就把事情原原本本跟你说了,你还想让我给你什么交代?也不用在这给我摆什么小姐架子,我不吃你这套!”

刘氏倔强的不让眼泪流出来,眼睛红彤彤的看着他,有一丝惹人怜爱的倔强。

“怀进,我不是无理取闹,只是这日子要把我折磨死了,阖府上下,连下人都能背后嚼舌头根子,要是再被她母女二人羞辱下去,我真不如死了痛快。”

楚三爷也想把魏氏赶出去,让刘氏回主母的位置。只是他没办法,上面的信还没传下来,他只能忍,打碎牙往肚子里咽。

他自然明白被人嚼舌根的痛苦,如今谁不知道他被魏氏戴了绿帽,他也嫌丢人。

刘氏拿帕子遮着脸,抬眼悄悄瞅楚三爷,见他怒气消了大半,脸上都是对她不起的懊悔,便见好就收,态度软下来。

“若是平日想到三爷对我的好,也便忍下了。只是……只是这三小姐实在是得寸进尺,半点礼数都没有,她竟然当着下人的面说,怕有人在她觅尘轩的饭菜里下毒。三爷,她这般指桑骂槐,不就是认为我会做这种腌臜事,说与我听的吗?”

刘氏声泪俱下,哭得如梨花带雨般,“三爷,当初你要接她们回府,我又是给她们安排院子,又是带着两个孩子让出嫡系的位置。我知道她们在外面受了委屈,从来不敢要求什么,赔笑脸做好人,我是哪里对不起她,她要拿这种话恶心我?若是这种话被人传出去,我还怎么做人啊!”

此话一出,楚三爷本消下去的火气噌的一下又冒上来。

刘氏擦擦泪,抽抽嗒嗒地说:“我体谅她自幼没有得到教养,许多事不想同她计较,我这个做长辈的也得宽容些。只是,她……她太过分,如今我是妾室,可也是她长辈,却如此咄咄逼人,甚至对我无端指责,我……我实在是忍不了了啊。”

楚三爷一听魏安然竟连长辈都不敬,怒从心起,一拍桌子,就站起身往外走。

刘氏见他脸色不好,忙起身拉住他的袖子,“三爷,这是要去作甚?”

“我看她这是自幼缺少长辈教养,我现在就去教育教育她!”

刘氏松开他,拿帕子抹掉眼角的泪,柔声说:“三爷,三丫头年纪还小,您也担待她些,她能听进去便是好的。”

楚三爷满脸怒容。

楚家如今要受魏氏母女的恩惠确实不错,不过她也是楚家人,自己管教她也是理所应当,爹管女儿,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他也不怕。

等楚三爷迈出紫玉轩的院门,孙奶娘忙溜进屋里,“姨娘,老爷怎么走了?”

刘氏冷哼一声,脸上不见半分娇弱,只有恨意,“小贱人缺教养,她娘是个疯的管不了,便让她爹好好管教一番,不然别人也只当我们楚家连个女儿家都教不好,平白受人欺辱。”

还有几句话她没说出来,这几日她实在是太憋屈了,如今也正好趁机敲打敲打魏氏母女。

她也不是谁都能欺负的!

——

深更半夜,魏安然对楚三爷的贸然来访并不惊讶。

毕竟上一世他也这么晚来过,那次是为了教训她对楚安萱不敬,惹她不快。

上一次魏安然在冰凉的青石板上跪了一个时辰,楚三爷先是连打带骂的羞辱了她半个时辰,又让她罚跪到三更。

第二日她站都站不起来,两个膝盖都青紫了。

自那以后,她便更胆小怯懦,在楚府更是不敢有什么动作,生怕说错一句话,做错一件事,再无端惹来一顿骂。

这样小心翼翼又如何,自己最后还不是落得那种下场。

这次,她不会再那么软弱,绝不会再任由楚家人给她定罪。

魏安然对楚三爷福了福身,“女儿给父亲请安。”

楚三爷略过她,直接坐到主位,开口便让她跪下。

魏安然岿然不动,笔直的站在堂内,眼神冷冽,不带半分感情的看着前面怒气冲冲的男人。

“敢问父亲,女儿是哪里做错了,让父亲如此生气,半夜来访让我跪?”

楚三爷一拍桌子,疾言厉色道:“你还不是这觅尘轩主子,竟敢私自挑人,还去大夫人那儿要人,又去逼着老夫人给你支小厨房,对夫人姨娘口出不逊,你说你哪里没做错?”

魏安然低下头,勾勾嘴角,“父亲,可是刘姨娘先前挑丫鬟便是这样的啊,年轻漂亮的,伶俐活泼的,身姿婀娜的统统不要。”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