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六十七章 嫡庶有别

发布时间:2021-11-26 08:06:42

魏安然这个得寸进尺的贱人!我娘也是正妻之礼迎进屋的,做了二十年主母,只叩拜过长辈和祖先,但是堂前庄严肃穆的场合。哪有过这样,在个寒碜的小院里,当着六七个下人,对着个疯婆娘叩头的!魏安然丝毫不惧怕她眼中的恨意,笑着迎上她的目光,眼里的意思像出了音:魏安然丝毫不畏惧她眼中的恨意,笑着迎上她的目光,眼里的意思像出了音:憋屈吗?那也得忍着,老老实实给三夫人请安。如若不然,咱们就去老夫人面前掰扯掰扯,看谁理亏。。

>>>《神医嫡女飒爆了》章节目录<<<

《第六十七章 嫡庶有别》精选

魏安然这个得寸进尺的贱人!

我娘也是正妻之礼迎进门的,做了十年主母,只跪拜过长辈和祖先,还是堂前肃穆的场合。哪有过这样,在个寒酸的小院里,当着七八个下人,对着个疯婆娘磕头的!

魏安然丝毫不畏惧她眼中的恨意,笑着迎上她的目光,眼里的意思像出了音:憋屈吗?那也得忍着,老老实实给三夫人请安。如若不然,咱们就去老夫人面前掰扯掰扯,看谁理亏。

瑞云把蒲团拿出来,放到刘氏面前。

刘氏打一进门就强忍着羞愤,见了这蒲团就再也忍不了,自己今天是非跪不可了。

如此一想,悲从中来,满眶的泪花,好不可怜。

她强忍着不让泪留下来,屈辱地跪下去,身子笔直,不愿弯腰,“妾给三夫人请安!”

“刘姨娘,跪下是受罚,这磕头才是行礼,您来三夫人这是请安的,姨娘连这些都不知道?”

“你这个……”

刘姨娘脸色发青,握紧了拳头,毕恭毕敬地磕完三个头。

刘氏刚磕完,身旁的丫鬟赶忙扶她起来,就见她满脸的委屈,鼻尖眼眶都是哭过的痕迹,像是受了多大委屈般,拿着帕子哭哭啼啼的。

这就委屈上了?

上一世你往我脖子上套麻绳,给我挂树上吊死的时候,也没觉得我会委屈,这才哪儿到哪儿。

魏安然心中嗤笑,面上却一派恭敬赞赏的姿态。

“刘姨娘对三夫人的敬重从这三个响头里就能看出来,这心意,相信菩萨也能看见,保佑姨娘平安的。”

刘姨娘拭泪的手顿了一下,气不打一处来,“不打扰三夫人礼佛,妾身就先回去了。”

魏安然扯扯嘴角,道:“刘姨娘路上小心,我就不留了,记得明早再来请安就行。”

刘姨娘脚步一顿,身子也站不稳似的晃了下,再也忍不住眼泪,流了满脸。

楚安萱看着娘亲羞愤的样子,一口银牙咬碎,狠狠剜了魏安然一眼。

那疯婆子怎么生养出这么个贱人,都不是好东西。

就因为她们回来,娘从正妻变成了妾室,自己和哥哥从嫡孙成了庶出。

嫡庶有别,她向来瞧不起二姐楚安洁,谁知今日她成了最瞧不起的庶女。

嫡女!

庶女!

天壤之别,判若云泥!

即使老夫人再疼爱自己,爹再喜欢姨娘,到了外边,别人说起来,还是:庶女,妾室!

越是有头有脸的家族,越是看重出身,谁会选一个庶出小姐做正妻呢?

她未来的夫君,会因为自己只是个庶女让她做妾,而这一切,都是魏安然造成的。

等快到紫玉轩,楚安萱在刘氏耳边低声说:“母亲不要伤心,咱们先忍她几日,等上面那位把她们娘俩忘了,定不让她活着出我楚家。”

刘氏拍拍女儿细嫩的手,眼神凶狠,似是要啖人骨血。

“萱儿,你听好了,到时候不用咱们亲自动手,你爹也不会让她们活着出去的。”

——

不同于刘氏母女的气愤,魏安然一脸平静,带着赵秀秀离开觅尘轩,迈过一道花门,往楚府后花园走去。

江淮人家,最爱在园子里种满花草,讲究四时四景,即使是秋天,也不见萧瑟,而是满眼金黄。

先前在南漳村,魏安然时常背着竹虚那个巨大无比的药箱,跟在他屁股后面走遍十里八乡,因此锻炼出精瘦有力的身板。

再看府里的小姐们,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走过最多的路也便是在园子里逛逛,一个个弱柳扶风的。

她可不能变成那样,自己以后得勤锻炼着,不然走两步就喘怎么逃命。

卯时一过,楚府上下就打了灯,魏安然顺着光亮的地方走到了后花园深处。

赵秀秀指着园子黑暗的一处说:“小姐,人就在假山后面等着。”

魏安然点点头,说:“你不用跟过来了,我自己去。”

“可是……”

“不用担心。”

魏安然冲她展示了一下手里的针,目视前方大步走了过去。

假山后面有个矮小的身影,往外探了探,这身型,与她记忆中慈蔼的老人别无二致。

斗转星移,世事无常。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她这两世,见惯了为蝇头微利争得头破血流的人,也见惯了心狠手辣的人。唯一一个忠心不二,不计得失的,便是这位杨嬷嬷。

“你就是杨嬷嬷?”

那老妇露出脸来,魏安然这才看清——她一身灰布旧衣,清瘦矮小,两颊都凹下去,眉眼间都是沧桑。

“三小姐托人打听奴婢的消息,所为何事?”

魏安然听了这话,眉眼间满含笑意,轻声说:“我想请杨嬷嬷照顾我母亲。”

杨嬷嬷双手颤抖了一下,低下头,冷声说:“奴婢惶恐,奴婢当年背主被夫人发现,已经没脸再回去。三小姐还是去找别人吧。”

魏安然淡淡笑着,清澈透亮的双眼就这样柔和地注视着她。

“杨嬷嬷,这些事我娘没告诉过我。但是我知道,咱们魏家人,向来都是有自己傲骨的,所以我相信你。”

杨嬷嬷惊讶地抬头,正巧撞进魏安然眼睛里,看着这双似曾相识的眼睛,她晃了神,一瞬间以为此刻站在她面前的,是自己的主子魏淑柳。

“杨嬷嬷,我哥让人传了消息,说他那边情况不妙,让我小心些,你说我们该如何小心?”

“三夫人,楚家惯是软弱无能,趋炎附势的,若真出了事,定难以依靠。真有那日,怕是您身边的魏家老人都会被赶出去,以后再寻就难了。夫人您找个机会把我赶去别的园子吧,这样以后好歹也能有个照应。”

“小姐……”

杨嬷嬷跪到地上,深深伏了下去,伤怀的语气让人忍不住鼻酸。

魏安然弯腰将她扶起,搀住这位忠心护主的老人。

上辈子,杨嬷嬷也回了觅尘轩,只是不是她请回去的,而是魏淑柳亲自去请的。

但当时,她被养在楚老夫人膝下,受楚老夫人和刘姨娘挑拨,对杨嬷嬷十分不信任,怕她再背主,处处与她作对,找机会把她赶出觅尘轩。

即便如此,杨嬷嬷还是一心护着她,帮她解决掉一些麻烦。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