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六十章 饭前风波

发布时间:2021-11-26 08:06:38

楚老太爷是家里很小的男丁,待得他成家立业,兄弟三人都各自开了府。楚老太爷的正妻朱氏育有二子,就是大爷楚怀羽和三爷楚怀进。除了正妻朱氏,除了一个早殁了的妾室,生了两子,分别为1是三爷楚怀韬和四爷楚怀行。楚三爷在十岁时就溺亡死了,只剩了个楚四爷。楚家的楚老太爷的正妻周氏育有二子,便是大爷楚怀羽和三爷楚怀进。。

>>>《神医嫡女飒爆了》章节目录<<<

《第六十章 饭前风波》精选

楚老太爷是家里最小的男丁,待到他成家,兄弟三人都各自开了府。

楚老太爷的正妻周氏育有二子,便是大爷楚怀羽和三爷楚怀进。

除了正妻周氏,还有一个早殁了的妾室,生了两子,分别是二爷楚怀韬和四爷楚怀行。

楚二爷在十岁时就溺水死了,只剩了个楚四爷。

楚家的大爷楚怀羽不擅文也不会武,就负责打理楚家的丝绸家业,每日打着牌吃着酒,倒也乐得自在。

他与楚老太爷一样,也是只有一妻一妾。

正室秦氏,生了楚府大少爷楚皓钧和大小姐楚安曼,侧房林氏,生了二小姐楚安洁。

楚怀进倒算有些文采,太初二十八年中了举人,家里攀了些关系,又上下疏通,方得了这扬州知府一职,也算一方父母官,在扬州城内颇有威信。

楚怀进除魏氏、刘氏外,还有个妾室,称谢氏的,不过现在膝下并无子女。

楚四爷一直在外行走,尚未成家,连家书都不传一封,近况少有人知。

待人都到齐,便由丫鬟们伺候着落了座。

女眷这边,楚老夫人先落了座,楚安萱起初扶着老太太,便坐在她手边。

楚老夫人环顾,开口道:“今日是团圆饭,不必那么拘谨,都落座吃便好。”

于是秦氏刘氏也便放下为婆母布饭的筷箸,依次落了座。

秦氏坐在左边,大房两位小姐便依她坐了。

刘氏也告了坐,坐在楚安萱身边。

魏安然在厅内看了一圈,一脸疑惑地看着前面。

楚安萱见她这样,嘲笑道:“三姐姐杵在那儿做什么,难不成是不懂规矩,连入席都不会?”

魏安然眉头轻皱,虚心地同楚安萱说:“四妹妹,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楚安萱十分得意:“奇了怪了,一个乡下人看着我们豪门大户还能问出问题来,你有什么想知道的,我肯定细细说与你。”

“我在想,为什么不见二姐姐的生母来,还请四妹妹帮我答疑解惑。”

楚安萱听了这问题,十分不屑:“一个妾室,哪有资格来正厅用饭。”

魏安然眉头一皱,往刘氏那儿看了一眼:“可是这刘姨娘就在这,也没人赶她离开,二姐姐的生母应该也可以来吧?”

楚安萱听出她的话外之音,气急败坏,又顾及往日乖巧可人的形象不好发火,只能咬牙切齿地瞪她。

刘氏更是恼怒不已,往日哪敢有人给她这种气受,死死的剜了一眼魏安然。

秦氏默不作声地坐在那儿,安安分分地做一个隐形人,心中正拿着帕子为魏安然一番话加油喝彩。

二小姐楚安洁低垂着眼,看似平静的外表下,已是双目通红。

唯剩大小姐楚安曼,端着看戏的心态,笑得端庄,又多留意了魏安然几次。

楚老夫人心下有些气恼。

这没教养的丫头片子,竟敢当着全家人的面嚼舌头,真把自己当楚家三小姐了。好好一顿团圆饭被她搞得没了胃口,真是煞风景。

刘氏仿佛受了大委屈般,哭哭啼啼地,又哀怨的往楚三爷那一瞧。

楚三爷又心疼又无奈。

本想说接回府的一个是疯婆娘,一个是刚懂事的小丫头,只有在府里安安分分过活的资格,更不会掀起什么波浪。

谁知道,这丫头伶牙俐齿,又是个不会看眼色,只顾自己痛快的角色。

魏安然抬起头,略显无措,对胡子都要气歪的楚三爷问,“爹,难道女儿说错了什么吗?”

楚三爷:“……”他还能说什么……

楚安萱见魏安然欺负到刘氏头上,再也忍不了,蹭的站起来,气急败坏地骂她。

“你个捡回来的野丫头,自己什么破落身份,也配来这里,不就是……”

“安萱,你自己是什么身份,也敢在这里对嫡小姐不敬,吵吵嚷嚷的,你娘怎么教的规矩?”秦大夫人突然指责道。

这楚安萱,仗着她娘和老太太的关系,受尽了宠爱,向来不把大房放在眼里,更别说对两位姐姐恭敬了。

自己早就想找机会教训她,如今摆在眼前的机会,她不用可不就亏了?

“大伯母我……”楚安萱涨红了脸,又咽不下这口气,还想辩解。

楚老太爷面色不虞地重重拍了一下桌子,让人噤了声,“够了,谁许你们用饭时吵吵嚷嚷的?”

众人不敢作声。

“爹,用饭吧。”楚家大爷适时出来说。

见楚老太爷重新夹了菜,众人这才敢动筷吃饭。

魏安然没有半点愧疚之心,不紧不慢地寻了个位子坐下,给自己夹了一筷子肉丝,慢悠悠地吃起来。

楚家家境殷实,在吃食上很是细致,自己现在的身子还是瘦了些,她得多吃些,才有力气和楚家这群豺狼虎豹搏斗。

楚安萱在上首咬牙切齿地瞪了魏安然一眼,又在心里破口大骂一番,这才有了吃饭的胃口。

魏安然在这边低头吃得欢快,对她眼里的恨意毫不在意,只是在夹菜时,与大姐楚安曼对视了。

此时,楚安曼有些忧心忡忡。

楚家这深宅大院,一举一动都被人盯着,锋芒毕露、率性而为的性子是很难在楚家生存下去的。她这个楚家嫡长女,都只能小心端着,生怕哪里出了错漏,给大房带来祸端。

接魏氏母女回府,不过是三房牟利之举,一旦牟利不成,或是牟完了利,魏氏母女便没了价值,这下场,恐怕不是她们能承受的。

魏安然若是想保住性命,应该学会退让服软,隐而不发,先把府上主事的老爷夫人们哄好,日后也能有点条活路。

楚安曼眼里的担忧,魏安然看得一清二楚,楚安曼在忧心什么,她也看得真切。

只是退让服软并不能给她带来好的下场。

上辈子,她那般退让,那般顺从,还不是不得好死,在井底呆了六年。

魏安然回想起井底生活,忙又给自己舀了一碗汤,也没在意厅内各人探究的眼神,自顾自地吃了个欢。

楚老夫人见她这般上不了台面,嗤笑一声。

还以为这丫头多有能耐,不过是个没教养的野丫头,也掀不起什么风浪。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