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五十六章 守规矩

发布时间:2021-11-26 08:06:35

秦氏听见这话,忍着着笑意,“那是自然,我们楚家最是重视礼节规矩,不仅仅要朝夕侍候,关心慰问双亲,还得日日去正妻院里叩头奉茶,不能够乱了规矩。”魏安然不解地上下打量着刘氏:“可刘大太太进屋都不叩拜我母亲,么大太太是在怨我母亲‘抢’了你的正妻之位吗?”魏安然魏安然疑惑地打量着刘氏:“可刘姨娘进门都不跪拜我母亲,难道姨娘是在怨我母亲‘抢’了你的正妻之位吗?”。

>>>《神医嫡女飒爆了》章节目录<<<

《第五十六章 守规矩》精选

秦氏听到这话,强忍着笑意,“那是自然,我们楚家最是注重礼节规矩,不光要朝夕服侍,慰问双亲,还要日日去正妻院里磕头奉茶,不能乱了规矩。”

魏安然疑惑地打量着刘氏:“可刘姨娘进门都不跪拜我母亲,难道姨娘是在怨我母亲‘抢’了你的正妻之位吗?”

魏安然故意把“抢”字说得很大声,楚怀进一听,赶忙冲着刘氏使眼色。

刘氏敢怒不敢言,再气也只能低声地陪笑说:“三小姐哪儿的话,我怎么敢对夫人有怨。”

魏安然勾勾嘴角,目光一片寒意:“难道妾自称‘我’也是楚家的规矩吗?”

“这……”

刘氏恨不得一头撞死在这厅里。

她也是以正妻之礼迎娶进来的,今日竟然要当着下人的面,对一个疯婆娘自称为妾,这简直是要她的命。

“姨娘多担待,这些也是我从其他地方听来的,咱们楚家怎么能像小门小户那般,肯定有自家的规矩。大伯母,你说是不是啊?”

秦氏向来都与刘氏不和。

楚府除了老爷子,就只有大房和三房在,大房为商贾,三房从政途。

这士农工商,商在末流,刘氏既是知府夫人,又同老夫人是本家,阖府上下莫敢不从,简直把自己当成了楚家的主母,她看不上大房就罢了,凡事还处处为难。

见刘氏被魏安然教训的说不出话来,看戏的秦氏自然是拍手称快的,恨不得大喊一声“干得漂亮”!

“的确,楚家是书香世家,妾室自称‘我’是对主子的大不敬。三房怎么连最起码的规矩都立不好?”

魏安然眼神泛起寒意,“刘姨娘,这点规矩你都不懂吗?”

刘氏一时间难以接受,原本撑着她的愤怒和仇恨此刻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绵绵无尽的委屈,眼眶一酸,泪就滚落下来。

她也没拿帕子拭去,就这么默默的流泪,看得楚三爷心口一痛,忍不住上前哄她。

刚要动作,就见楚老太爷一记狠厉的眼刀飞来,楚三爷止住了脚步,乖乖坐回去。

刘氏惯是个会看人脸色的主,见此情形,知道这屋里没人能帮她,只好抽抽嗒嗒地在魏氏面前跪下。

秦氏使了个眼色,身边的大丫鬟给刘氏端来一杯茶。

刘氏咬牙切齿,却不敢不从,接过茶举过头顶,奉到魏氏面前。

“妾身见过三夫人,三夫人请用茶。”

魏氏不接茶也不说话,只冷冷地看着她。

正室没接茶,她就只能一直奉着,妾就是妾,不论是以正妻之礼迎进来,还是生了一对子女,在正室面前,也只是个下人。

魏安然看着楚怀进一脸气急败坏的样子,出了口恶气。

她并不是想看刘氏的笑话,只是借机敲打敲打楚家这群禽兽不如的东西。

她在争取的,是楚家表面上的尊重。

她母亲,是从正门抬进来,受了姨娘奉茶跪拜的主母夫人,不是从侧门偷偷摸摸抬进来的没有名分的女人。

无论楚家人心里服不服气,魏淑柳永远是楚家三房的主母,是知府夫人,是正妻。

谁要是想使下作的手段,也得考虑考虑,能不能担得起欺负主母的罪名。

“娘,这是刘姨娘奉的茶,你接着吧。”

魏淑柳这才像回过神来,沉默的接过刘氏手中的茶盏,吹了吹,表情冷漠地说:“以后要守规矩。”

守什么规矩?

正室定的规矩。

为什么要守?

因为是妾室!

刘氏目露凶光,咬牙切齿地说:“妾身遵三夫人的教诲。”

楚老太爷看人也见了,规矩也立了,起身冷漠地说:“你们妇道人家说会儿话,让人把暖阁收拾出来,府上的人都一起吃个团圆饭,也好让她们见见人。”

楚老太爷都甩袖离开了,楚三爷自然也不好多待。

临走前,他脉脉含情地望了刘氏一眼,像是安抚,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楚老夫人见刘氏受了这么大委屈,也很是心疼自家外甥女,脸一沉,吩咐道,“我也乏了,老大家的,你去把她二人安置下,晚上再来请安。”

魏安然走到楚老夫人面前,关切地说,“奶奶,你好好休息,孙女就不叨扰了,我和娘就先回了。”

楚老夫人牵强的假笑道:“乖孙女,去吧。”

魏安然搀扶着魏淑柳,末了斜睨了眼刘氏,悠哉游哉的出了这东鹤居。

秦氏见人走了,也对楚老夫人福了福身,接着退了出去。

等她们都走了,楚老夫人再也装不下去,脸上挂满了厌恶和冷漠。

——

“姨母,你得给我做主啊!”

刘氏直挺挺地跪在了楚老夫人面前,伏在她腿上开始哭诉。

楚老夫人满眼的心疼,拍着桌子,无奈的说,“孩子,你命中的劫数啊,只能受着的了。”

刘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泪流不止。

“姨母,我的命苦,可以受着,可我那两个孩子该怎么办……他们本是咱们楚家的嫡子嫡女,如今成了庶出……日后可怎么活啊……”

刘氏提到自己那两个亲孙子孙女,楚老夫人也心疼上了。

唉,要说这刘氏做妾便也罢了,总归这楚府自己当家,老三对她也念得紧,总不会让她受了委屈。

等上面那位忘了魏氏这一茬后,再重新将刘氏扶正就是了。

只是这孩子可等不了!

眼瞅着过几年两个孩子就要说亲了,这庶出的身份又能寻到哪个好人家的小姐少爷啊?

更别说自己的乖孙还要考取功名,结交世家呢。

这么一想,楚老夫人也坐不住了。

她叹口气,拍拍刘氏的肩膀,“你姑且忍她一时,瞧疯婆子那样子,估计也撑不了多久,再说还没探出上面那位的心思,咱们再等等。”

等!等!等!

她要等多久?一天?一年?还是一辈子?

刘氏目露凶光,咬牙切齿。

是你楚家爱慕虚荣,傍上魏家,又贪生怕死把人赶出府去,如今又是贪生怕死,着急忙慌地寻人,又抬了回来。

她又做错了什么?

缺主母打理家事的时候就把她娶进门,如今人回来了,又要她甘愿做妾。

凭什么?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