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五十五章 楚家三夫人

发布时间:2021-11-26 08:06:35

老太爷和老夫人听了这话,忙看向楚怀进,见他点了点头,放下自己了心。楚老太爷这才露着真心的笑。疯了才好。一个疯婆娘能热潮个什么波浪。这会儿,魏安然了规规矩矩磕完头,站起身站回魏淑柳身边。“我娘这疯病了很多年了,平时里只安安静静的度日,但是要不然犯了楚老太爷这才露出真心的笑。。

>>>《神医嫡女飒爆了》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 楚家三夫人》精选

老太爷和老夫人听了这话,忙看向楚怀进,见他点点头,放下了心。

楚老太爷这才露出真心的笑。

疯了才好。

一个疯婆娘能掀起个什么波浪。

这会儿,魏安然已经规规矩矩磕完头,起身站回魏淑柳身边。

“我娘这疯病已经很多年了,平日里只安安静静的过活,不过要是犯了病,打骂都是轻的,甚至还会咬人。之前带她去看大夫,大夫说找不到法子治,只要平日里别刺激她就好。”

治不好,还咬人?

楚老夫人再装不出慈眉善目,一脸鄙夷,嫌弃的打量着魏淑柳,“魏氏需要静养,以后也不必来请安了。”

本来就看她不顺眼,一个被野男人糟蹋过的破鞋,要是每天都来一趟她院里,多晦气。

这下她眼前也清净。

魏安然本就是想让她免了母亲的请安,正和她心意,“奶奶不必忧心,我娘一般不会发病咬人,只有看见小人才咬,也不会咬的太狠,最多也就咬断根小指什么的。”

这是在讽刺她,说她是小人吗?

楚老夫人听了她的话,拿帕子遮住手,定了心神才不至于发火把她们赶出去。

“奶奶只是心疼她,你娘原本就是被捧在手心长大的,却吃了这么多苦,受人连累,唉,都怪……”

楚老太爷眼睛闪出一抹厉色,楚老夫人吓得闭上嘴,不敢再说。

“老太爷,老夫人,大夫人和三夫人过来了。”

门外丫鬟颇有眼力见儿的通报,魏安然低下头扯扯嘴角,再抬头,眼里充满不解和委屈。

她看着主位上的人,泫然若泣。

“三夫人不是我娘吗,怎么还有一位三夫人,难不成楚家三房有两位正妻吗?这要是被人传出去,不光对父亲大人名誉不好,还会辱了楚家的名声。”

楚老夫人脑子还没转过来,那边楚老太爷就一拍椅子,“岂有此理,这是哪个院里的丫鬟,给我赶出府去!这楚家,只有一个三夫人,就是魏氏。”

“老太爷,老夫人……奴婢知错了,求老太爷老夫人别赶我走……奴婢对楚家一片忠心啊老夫人……”

刘氏此时刚刚走到前厅门口,就听见楚老太爷当着下人的面宣布只有魏氏一个三夫人,门帘一动,那个丫鬟被两个粗使婆子一左一右架出来,往府外拖。

她看着这景象,脸上青一阵白一阵。

跟她一起进门的大夫人秦氏见了,笑得温良,“倒也是活该,在高门大院里伺候,却主仆不分,连正室和妾室都喊不清楚,就算留下了也只能带来祸患。”

刘氏恨得牙痒痒,却被拿住七寸,不敢作声,眼底蒙上一层冰冷恨意。

二人没多说什么,整理好衣衫,进了前厅。

魏安然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回过头。

刘氏刚好进门,透过掀开的帘子,她看清了刘氏的模样。

肤若凝脂,眉眼如画,面若桃花,顾盼生姿。

清丽,灵秀,绰约多姿。

只是,这身美丽皮囊下,藏得却是一颗卑鄙无耻的心……

想起上一世的遭遇,魏安然扯扯嘴角,目光中尽是恨意,不过一瞬,她又恢复如常。

这刘氏一进门,一双眉美目泫然若泣,直勾勾地往楚三爷的方向望去,那眼中的委屈和深情,看得魏安然都要起鸡皮疙瘩。

楚三爷见她这副模样,心里也痛的不得了,只想抱住她好好安抚一番。

他和刘氏自小一块长大,郎有情妾有意,门当户对的两家就等着喝他们的喜酒了。

不曾想,楚家先祖和京城魏家有过交情,一来二去,两家适婚年纪的孩子被撮合成一对,他这才娶了魏氏。

这边他和魏氏成亲,那边刘家女儿生了一场大病,面容消瘦。

魏氏被休,他院里缺个正妻,彼时刘氏病刚好,也不计较他曾娶过别人,立马点头答应嫁进楚府。

刘氏温柔娴静,清秀可人,十几年的夫妻甚少争吵,日子过得也蜜里调油,很是幸福。

楚怀进一想到自己放在心尖上的人,日后低魏氏那个疯婆娘一头,他就恨得牙痒痒。

楚怀进抑制不住心里的恨,面上却不显,一副慈父样子拍拍魏安然的肩膀,跟她介绍。

“然儿,这是你大伯母,这位是刘氏。”

秦氏笑眯眯走到她面前,“安然都长得这么大了,可真漂亮啊。大伯母也没带什么见面礼,如果不嫌弃,这支簪子你拿去玩,姑娘家还是要好好打扮才行。”

她说这话时,偷偷打量着一旁的魏氏。

十年过去了,魏氏再不是那副少女模样,甚至有了穷人的粗糙感,不过这眉眼间的气质却没减弱半分,还能看出以往的风姿。

真是令人唏嘘啊!

“安然谢过大伯母。”魏安然欣喜地接下簪子。

秦氏闺名唤作秦绫珠,是这扬州城有名的丝绸商秦家的大小姐,商贾之家对女儿的教导不多,便养出了她这般随性干脆的性子,是楚家少有的正常人。

秦氏拍拍她的手,“都是一家人,别这么客气,院里缺什么用度尽管和大伯母说,要是丫鬟下人不利索,也尽管告诉我,大伯母肯定给你讨个公道。”

魏安然鼻子一酸,点头应下。

上一世刚见面,秦氏同她说的也是这些,但自己却很少找她,也不敢麻烦她,这关系便这么疏远了。

“日后我去找大伯母帮忙,您可别嫌我蠢笨。”

秦氏掩不住的有些吃惊。

这然丫头生下来就在别庄,后来又辗转去了乡下,生养她的魏氏又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婆娘,她是从哪儿学的规矩?

瞧着反而挺聪慧机灵的,行为举止也自然大方,还有股非常人的沉稳,不错不错,很合她的眼缘。

秦氏看着她,目光活像见了兔子的狼,就差流口水了。

魏安然自然感觉到她探究的目光,心道,大伯母您别这么明目张胆,咱娘俩以后再谈,面前可还等着一位呢。

那位可不是好惹的主。

“想必这位便是刘姨娘吧。”魏安然看着刘氏,笑着问道。

刘氏正斜着眼打量魏氏,听到魏安然口中的称呼,差点破口大骂。

魏安然掩下心里的痛恨,朝着刘氏笑得天真烂漫。

“我之前听人说过,这高门大户里的规矩可多啦,姨娘见了正妻就和丫鬟一样,都得磕头行礼端茶递水的。大伯母,咱们家也是这样吗?”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