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五十章 本来的打算

发布时间:2021-11-26 08:06:31

魏安然还没刚睡醒,迷迷糊糊抽出来信纸,上面却空无一字,她更疑惑了。“怎么是张白纸?”魏安然把纸翻来覆去地看,也没任何字迹,“怎么回事……”魏正不我以为然地冷哼一声,“许是哪家小兔崽子闲得慌,作弄人吧。”魏安然点了点头,把纸往桌上一放,“爹,我们再去“怎么是张白纸?”。

>>>《神医嫡女飒爆了》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 本来的打算》精选

魏安然还没睡醒,迷迷糊糊抽出信纸,上面却空无一字,她更困惑了。

“怎么是张白纸?”

魏安然把纸翻来覆去地看,没有任何字迹,“怎么回事……”

魏正不以为然地冷哼一声,“许是哪家小兔崽子闲得慌,捉弄人吧。”

魏安然点点头,把纸往桌上一放,“爹,我们再去看看行李,没问题的话,太阳落山就走。”

“好。”

——

过了秋分,太阳落山的时间越来越早。

酉时刚过,天上就只剩下如血暮色,魏安然站在院里看了一会儿就去搬行李了。

天完全黑了下来,魏正把马车后的行李捆好,魏安然扶着魏淑柳从屋内出来。

“秀秀,拿好包袱。”

“好。”赵秀秀拿起床上的包袱,跟着往外走。

就在这时,马儿突然受惊的嘶嚎了一声。

魏淑柳被马的嘶叫声吓得躲进魏安然怀里。

魏安然抱着她,望着远处的天,隐隐听到滚滚闷雷声。

不对,已经九月了,怎么会有雷雨。

天高云淡,许是自己听错了吧。

魏安然觉得自己太过紧张,但就算这么安慰了自己,心里还是很慌乱。

像是风雨欲来。

紧接着,她又听到了更大的隆隆“雷声”。

连赵秀秀都感觉到了。

魏安然听到了震天动地的脚步声,随即,院墙外亮如白昼,甚至映红了她的脸。。

她把魏氏托付给赵秀秀,奔向院外。

一出门,魏安然仿佛被定在原地。

院外,训练有素的兵丁举着火把,绵延至尽头,把魏家这小院围得如铁桶一般。

面无血色的魏正被人按倒在马车旁,脖子上的刀银光闪闪。

魏安然手脚颤抖,她环顾四周,跳动的火焰炙烤着她的心脏,全身的血都在叫嚣着逃离。

接着,一个黑影点头哈腰的从人群里挤出来,指着魏安然,“大人,这位就是楚小姐。”

魏安然这才看清那黑影,咬紧了牙。

她这才明白,为什么上辈子年末才找来的楚家,现在九月就来了。

“李大田!原来是你搞的鬼!”

李大田谄媚地笑笑,露出一口黄牙,拱拱手,往轿子那走去。

这万两白银,得知府大人拍板了,他才能拿到。

小厮撩开轿帘,一双绣金官靴落地,一身紫袍的男人走到魏安然面前。

魏安然浑身被冻住一般,脸色惨白,冷汗直流。

还是那张熟悉的脸,一双含情目,望向你时仿佛盛满了柔情和孤独。

魏安然早就领教过,这不过是他麻痹猎物的外表,用来掩藏他内里的残忍、暴戾和寡情。

这便是她的生身父亲,楚三爷楚怀进。

楚怀进的目光越过魏安然,紧紧盯着门后的魏淑柳。

魏淑柳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挣开赵秀秀的手,自己趴在门后看。

却不想与楚怀进对视,她看到那双眼睛,尖叫一声往屋内跑去。

“柳儿,是我。”

楚怀进想进门追她,却被魏安然拦住。

“大人,你想做什么?”

楚怀进看着拦住他的少女,愣住了。

她已经长这么大了。

当年的那个小娃儿已经出落成娇俏可人的美人,只是,从她脸上几乎找不到楚家的痕迹,与魏家的人倒是相似的紧。

楚怀进牢牢盯着魏安然的眼睛,一颤,仿佛看到自己的岳丈。

魏家人的眼睛,看起来澄澈,却又让人捉摸不透。

“大人,她就是魏安然,魏淑柳不是不敬大人,只是她脑子受了刺激,是个疯子。”

李大田谄媚地凑上来,生怕魏安然母女惹得官爷不快,让他没银子拿。

楚怀进不耐烦的对手下使了个眼色,李大田被人押了下去。

“大人!大人您这是……”

“再多嘴命也不用留了。”

被楚怀进眼中的杀意惊慑住,李大田噤了声。

再回头,楚怀进又是一副慈父模样,他伸出手:“然儿,是爹啊,爹来接你们回家。”

“别碰我!”

魏安然憎恶的眼神像一柄钢刀,直直刺向楚怀进。

他满眼愧疚,掩藏住心底的那丝怒火,“然儿?”

“离我们远点,滚啊!”

魏安然歇斯底里的冲他吼道,她痛恨这个给她们带来无尽灾难的人。

这张令人作呕的脸和虚伪的深情,让她无法安眠。

这个眼神,她总觉得像是能灼伤她的火舌。

即使年岁久远,腐肉结痂,却依然牵动她的神经,每想起一次,就要再体会一次痛楚。

衣冠禽兽!

人面兽心!

他怎么敢再来找她。

楚怀进后退了半步道:“然儿,原谅爹,我当年也是没有办法,这些年,真是苦了你们。爹这就带你们回家。”

魏安然狠狠瞪着楚怀进,她对他恨之入骨。

她这辈子本想躲开楚家,让楚家埋藏在记忆深处,便不会怀着恨意活着。

可再见到楚怀进那张脸,她却发现自己永远无法放下仇恨,她恨不得要楚怀进血债血偿。

“然儿别怕,你是这楚家的嫡孙女,是我扬州知府的嫡长女,你娘,也永远是楚家的三夫人。”

魏安然被他的话气笑了。

夫人?嫡长女?

谢家这算盘打得响亮,用正室的幌子骗她们回去,等没用了,不过是两条贱命,死不足惜。

楚怀进感觉今天这出“款款深情”的戏码演的不错,他招招手,冷漠道:“去,把三夫人请出来,咱们回府。”

“等等!”魏安然轻蔑一笑,果然不出她所料,楚怀进达到目的后就不愿再装了。

楚怀进忍下心中不快,耐着性子问她,“然儿,天色不早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爹,这件事情不能等到明天。”

这声“爹”一喊出来,楚怀进舒坦不少,“怎么了?”

魏安然嘴角微翘,转头看向李大田。

她本以为,上天给她第二次机会,是想让她逃离楚家阴影,过安稳平静的小日子,可她怎么能想到……

或许,这才是老天爷本来的打算。

既然注定要面对,那就别怪她心狠手辣,这楚家,自己一定让他们都不得好死。

李大田被魏安然似笑非笑的表情吓得冷汗直流。

虽然是笑着,但笑意不达眼底,像是蒙着一层纱,看不真切。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