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七章 半夜离开

发布时间:2021-11-26 08:06:30

魏安然翻来覆去无法入睡,快活容易睡下,却天不亮就醒了。是被梦吓醒的。梦里,她回了楚家。扬州城繁华热闹依旧,楚府坐落于繁华热闹巷陌,单是府前匾额,就雕龙秀凤,以金箔贴就,金光灿灿,富丽堂皇。上辈子,楚家派人来接她娘俩回府,路过此地楚府正门时她撩起帘子看了一是被梦吓醒的。。

>>>《神医嫡女飒爆了》章节目录<<<

《第四十七章 半夜离开》精选

魏安然翻来覆去难以入眠,好不容易睡下,却天不亮就醒了。

是被梦吓醒的。

梦里,她回到了楚家。

扬州城繁华依旧,楚府位于繁华巷陌,单是府前匾额,就雕龙秀凤,以金箔贴就,金光灿灿,富丽堂皇。

上辈子,楚家派人接她娘俩回府,路过楚府正门时她撩开帘子看了一眼,仅门口的小厮就有四位,她们又往前走了一会,到西角门停下。

早有几个粗使婆子站在小轿前等着,她们扶着丫鬟的手上了轿,经过几道门,才到了景阳苑。

景阳苑坐落于府上东侧,粉墙黛瓦,典雅别致。

随轿丫鬟刚撩开帘子,魏安然就见轿前浩浩荡荡跪了一片人。

为首那位妇人一袭赭色裙裳,凌云髻上只一支梅花簪,跪在那拭泪。

刘氏哀哀切切地俯身跪拜,“妾身恭迎姐姐回府。”

然后一双大手伸了进来,先把魏淑柳扶了出去,又伸手来接她。

那人眼带笑意,满目柔情,就这样举着手,等着她去牵。

再仔细看,那人眼里哪有半分情谊,分明是狠毒。

魏安然打了个哆嗦,突然惊醒。

她拍拍自己,楚家真是阴魂不散。

那时光景像刻在骨子里,栩栩如生。

楚三爷的眼神像是在她身上划了道很深很深的口子,想起来都痛。

魏安然想破脑袋也不明白,就楚三爷那般城府深沉,这含情脉脉的眼神是怎么演出来的?

难不成他闲时还去做戏子?

魏安然拍拍胸口,才感觉到怀里的九宫深草勘论还没收起来。

她哑然失笑,送她什么不行,偏偏是竹虚念念不忘的这本,要让他知道了,少不了挨一顿数落。

况且,她就没见师兄出过门,这书他是怎么寻到的?

倏然,有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她心头。

魏安然皱起眉头,悄悄爬起来,披上衣服就打算出门。

赵秀秀听到动静,眼睛半睁不睁的问她,“安然姐,你要做什么去?”

“你接着睡,我出门一趟。”

天还没亮,魏安然一路狂奔,只有沿街几声犬吠。

她心跳的厉害,总觉得发生了什么。

她喘着粗气推开药庐大门,急忙往里间一看。

房门没关。

魏安然脑内一片空白,一滴冷汗顺着侧脸滑下。

她打量着四周,像是有什么变化,又像一切如常。

她不敢耽搁,赶忙往里间跑——空空荡荡,冷冷清清,像是从没有人住过。

她像是预料到什么,往竹虚房内跑。

原本熙攘的房内一片冷清。

魏安然看着眼前景象,嘟囔着,“就这么走了。”

她不甘心,又围着药庐搜了一遍,只在坐诊的台子上看到一封信,此时,她才接受这个现实,师傅和师兄就这么离开了南漳村。

拆开信封,只有寥寥几字:有缘再见。

一张纸落在地上,魏安然捡了起来,是一张地契。

她拿起来一看,一股暖流涌上心间。

是镇上的一处铺面。

魏安然盯着那张地契,心情复杂,半晌,她把地契紧紧贴在胸口。

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师傅帮了她许多,这次也是。

还有冷漠疏离的师兄,她都十分感激。

不过,师兄叫什么来着?

魏安然挠挠头,记不起来就算了,反正山高路远,有缘重逢不过一句期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

魏安然淡定地走到院子里,没忍住红了眼眶。

她见惯了离别,觉得自己再不会为此伤心,谁知道这两个人像是拼了命的戳她心窝,不光鼻酸,甚至胸口还微微发痛。

“两个大男人做事一点也不坦荡,说走就走,道别都不会讲。”

魏安然狠狠地瞪一眼药庐,头也不回地气冲冲走掉。

——

车上。

在竹虚连打两个喷嚏后,夜非辰没忍住笑了出来。

“笑什么笑,”竹虚揉揉鼻子,“肯定是那丫头知道了,在骂我呢。”

夜非辰正歪在马车里,一副没骨头的样子,跟里间临窗而立的公子没半点相像。

他抬眼看看竹虚,没搭理他。

“那丫头看着心大,实际上肯定偷偷流泪呢,也不知道能不能对着地契找到铺面,就她那水平,出去坐诊也不知道行不行,说不定会给人医死。”

竹虚老神在在地一歪,“那丫头底子不错,就是年纪小点,跟着我这样的师傅多学几年,宫里那群老头子都不一定比得上她。”

夜非辰懒得理他,闭目养神。

“你这是什么态度,人最重要的是知道感恩,人家给你治好了眼睛,你一点都不伤心吗?”竹虚对他指指点点。

夜非辰翻个白眼。

“平时对她吆五喝六,让做这个做那个的,怎么不见你好心。人不在跟前,收收你的温情。”

竹虚指着他,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虽然想跟他打一架,顺便教教他做人,但是……

竹虚抬眼看他,怂了。谁教谁做人还不一定呢,自己这个文弱书生,肯定打不过心狠手辣的夜非辰。

竹虚叹一口气,“那丫头可是我的关门弟子,要不是你……”

夜非辰冷冷地看他一眼,竹虚立马闭嘴不发一言,忍不住暗诽:小王八蛋。

——

第二天,竹虚神医离开南漳村的消息就传遍了十里八乡。

魏安然昨天睡得迟,想着今天也无事可做了,起的也迟。

她刚洗完脸,赵秀秀就火急火燎的冲进来,“安然姐,孙村长来找你。”

难不成村长帮她找到铺面了?

魏安然忙往主屋走,刚踏进一只脚,孙村长就迎了上来,“魏家丫头,这神医一走,咱南漳村就没了大夫,你看你能不能顶上?”

魏安然迟疑了一会,“孙村长,我做不了。”

孙村长急了,“之前不是见你挺厉害的,怎么做不了?”

“那时候师傅在旁边看着,有差错立马就指出来了。”

魏安然为难地说,“孙村长,不是我不想给大伙看病,实在是我能力不够,您说我一个小丫头片子,哪里担得起治病救人的责任,”

没说出口的是,如果她答应了,到了楚家找上门来那天,她就没法无声无息地离开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