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五章 不速之客

发布时间:2021-11-26 08:06:29

这李家也太怂了,早明白一吓就跑,她就不和竹虚玩那一出了。李家这一逃,她即使想了什么疯狂报复的法子都没处可使。贵他们了。魏安然扒着饭,可又心里想,真要为了李家那几条贱命脏了手,也不很值得,还倒不如守着爹娘过安安稳稳日子,这么一需要考虑,也释然了。——李家人离李家这一逃,她就算想了什么报复的法子都无处可使。。

>>>《神医嫡女飒爆了》章节目录<<<

《第四十五章 不速之客》精选

这李家也太怂了,早知道一吓就跑,她就不和竹虚玩那一出了。

李家这一逃,她就算想了什么报复的法子都无处可使。

便宜他们了。

魏安然扒着饭,可又想着,真要为了李家那几条贱命脏了手,也不值得,还不如守着爹娘过安稳日子,这么一考虑,也释然了。

——

李家人离开南漳村后,他们一家人再没人来打扰,日头过得也快了不少。

大清早,魏安然到了药庐,就发现门口停着一辆马车。

哪个大人物会来这乡野里看病呢?

她推开门,就看见赵秀秀收拾妥当正要回家。

“秀秀,师傅他去坐诊了吗?”

赵秀秀摇摇头,“神医还在屋里吃饭呢,”又冲着里屋抬抬下巴,“是来找那位的。”

魏安然皱着眉头往里屋方向看,“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刚迈进屋,竹虚闷头吃饭,都不看她一眼,“中午多添副碗筷,是来找我大外甥的,不用在意。”

“好。”

魏安然应下,心中疑惑不减,这药庐最出名的应该是竹虚,慕名而来也该找竹虚才对,找她师兄又能做什么呢?

“对了,今天关门,不看诊,有来的都给我劝走。”

“是出什么事了吗?”

“去去去,乌鸦嘴,什么事都没有,你师傅我累了,要休息。”

说罢,他喝完最后一口粥,抹抹嘴,大摇大摆的坐在院子里。

“丫头,给为师沏壶茶,今儿为师要在这晒太阳。”

魏安然一脸无语,今天的天气还不如昨天,连个太阳的影子都没瞧见,晒哪门子太阳。

竹虚懒洋洋地坐在院子里,悠哉游哉。

只是魏安然听不见他得心里话:大冷天的他舒舒服服躺被窝睡一觉多好,让他坐在院里看门,真拿他当自家狗了,气死老子了!

——

让他看门的夜非辰站在窗边,长身而立,“叶秉竹,你来这有什么事?”

叶秉竹给自己倒了杯茶,大大咧咧地坐在主位。

“你觉得呢?”

夜非辰自嘲地笑笑,“我一个残废,身子和脑子都不好,不知道。”

叶秉竹走到他身边,“去你的,就你那脑子,放在京里都是一等一的。别给我装蒜,咱俩打小穿一条裤子长大,我还不了解你?”

夜非辰扭过头去,没理他。

“你还有没有良心,为了找你,我都要把西边掘地三尺了,你躺在这小村子里过自在日子,像话吗?”

“残废躲在穷乡僻壤有什么不像话的。”

“他奶奶个腿的,你再阴阳怪气小心我揍你。”叶秉竹作势撸了撸袖子,吓唬他。

夜非辰勾了勾嘴角,转身看他。

“叶秉竹,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这骂街的本事见长,京里恨你的人又多了不少吧,难不成这就是你想带我回去的原因?”

“嘿,还给你说中了。小爷我就是缺个垫背的,你去不去?”叶秉竹霸气一坐,翘着腿,一看就是个嚣张跋扈的主。

“只做垫背的吗?”

“我给你垫背也行。”

夜非辰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一个残废,能做什么事。”

远处雷声隆隆,像是风雨欲来,屋内灯烛微动,却暖不了他,只能在脸上布下阴影,眼神投向虚空,让人捉摸不透。

“你想教训谁,我便帮你教训谁。谁让咱俩关系好呢,元呈。”

“元呈”二字一出,夜非辰本有些无神的眼睛微微有点亮色。

“若我记忆没出差错,就你的功夫,连只狗都打不过吧。”

叶秉竹露出一抹苦笑,又意味深长地说,“你不是自称脑子不好的残废吗,那记忆肯定有损,够不够格,一试便知。”

夜非辰微怔了一下。

叶秉竹环顾四周,打量着房内摆设,眼神冰冷,说出的话都像结了冰。

“你在这穷乡僻壤自暴自弃,我这身热血却没凉。夜非辰,你无欲无求,我不行,我恨。”

夜非辰咬紧牙关,闭上了眼。

他又看到翻涌的青草地,高山和雄鹰。

还有火光冲天,血海粼粼。

这么久了,他已经分不清自己到底是无欲无求,还是恨之入骨。

——

魏安然切一会草药,就抬头看看里间的动静。

始终没人出来,也听不到什么声音,甚至不知道到底有没有人在。

暮色四合,里间的帘子被掀开,有个人走了出去。

她正磨着药粉,听到那人的脚步声,她抬头瞅了瞅,看不真切。

纠结一番也没丢下手里的东西,她自知本事不大,知道的越多,危险就越大。

师傅和师兄身边有武艺那么高强的护卫,像她这种小丫头片子,招惹不起。

“乖徒儿,师傅我要出诊几天,这药庐就暂时交给你,一定照顾好你师兄。”

“师傅!”

魏安然赶忙起身往门口跑,入眼的是那抹钻进马车的银灰身影。

竹虚见她出来,对她点点头,踩上脚凳,躬身钻进车里。

车夫把脚凳搬上车,拉紧缰绳,甩鞭扬长而去。

“师傅,你药箱没带。”

魏安然站在原地,对着离开的马车喃喃自语。

她不自觉地往里间门口走,“师兄,师傅出门了。”

“嗯。”

魏安然突然觉得不安,不知是不是错觉,她总感觉师兄不开心。

——

竹虚走了几天,可以说是音讯全无。

魏安然起初觉得没什么大事,许是被什么人叫去吃酒了,但又过两日还是没信,她开始着急了。

这边魏安然仓皇失措,里间那位却淡定自若,毫不担心。

又一日,天刚亮。

魏安然打着哈欠来到药庐,刚进门,就看见里间帘子掀开,出来个人。

两人就这么打了个照面。

魏安然先看到那双沉静如水的眼睛,剑眉星目,面如冠玉,她震惊的看着夜非辰从里间走出来。

晨光恰逢此刻从沉积了几日的云里泄出,洒在魏安然身上。

夜非辰看着眼前的女孩,这是他第一次看清。

她一袭月白罗裙,纤腰素手,皓腕明眸。

她不像想象中那般泼辣,但够灵动,偏浅的眸子,在熹微晨光下,显得更加清澈,又饱含情思。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