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三章 遭人毒手

发布时间:2021-11-26 08:06:29

没等她反应时回来,李小飞从后面揪着她的头发就往草堆里拖。“救急!救急!”她大叫出来,李小飞见此压到她身上,一只手捂着她的嘴。魏安然被他压得死死地的,挣开不开。她身上有把淬了毒的刀,她装做争扎时了把刀握在手里了,就等时机逐渐成熟一刀刺一直这样。李小飞见“救命!救命!”。

>>>《神医嫡女飒爆了》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 遭人毒手》精选

没等她反应过来,李小飞从后面揪着她的头发就往草堆里拖。

“救命!救命!”

她大喊起来,李小飞见状压到她身上,一只手捂住她的嘴。

魏安然被他压得死死的,挣脱不开。

她身上有把淬了毒的刀,她装作挣扎时已经把刀握在手里了,就等时机成熟一刀刺下去。

李小飞见魏安然老实了,闲着的那只手便开始动作。

魏安然找准时机,举起了刀,但还没等她刺下去,李小飞就惊呼一声,晕了过去。

魏安然大吃一惊,这李小飞怎么还说晕就晕了。

她的刀都还没落下呢。

她把死猪一样的李小飞推下去,抬头打算整理了下衣服,却突然看到一个低着头的蒙面人。

“李小姐,您受惊了,这个登徒子我替你处理。”

“多谢你了。”

魏安然粲然一笑,然后赶紧转身跑走了。

直到跑到路尽头,她才反应过来,蒙面人又是怎么知道自己被欺负的呢?

——

李家。

李小梅满面红光地说着自己怎么骂魏安然的。

“奶奶,那小娼妇惯爱勾引男人,见到我哥身子都要贴上去了。”

孙连枝洋洋得意,“要是平时,她可配不上你哥。”

“就是,便宜她了。”

李小梅心高气傲,魏安然这下可被她拿捏住了。

“小娼妇在后院住的时候,就爱往我哥身上贴,今天正合她的心意。再说,我哥将来是要做大官的,这官太太谁不想做,真是便宜她了。”

孙连枝觉得木已成舟,满面红光的盘算着,“等她嫁进李家,老大家的钱就都是咱们的了,这么多钱,就是县太爷家的公子,也想把你娶进门。”

李小梅正做县令家少夫人的美梦呢,孙连枝听着动静。

“外头做什么呢?”

二人往外走,就听见有人喊,“这是小飞吗,怎么没穿衣裳躺在这?”

孙连枝听了,着急忙慌地跑出去。

“瞧这样子,是做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吧。”

“确实,你看他脸上还写着字呢。”

“啥字啥字?快说。”

“写的是‘淫贼’二字。”

“李家真是烂到根里,老的偷孩子,他爹偷人,这小子也学着糟蹋人。”

“你们说会不会是偷他老子的女人才挨的打?”

“一身肥膘,哪个女人愿意跟他啊。”

众人哄堂大笑。

孙连枝挤到最前面,看到眼前的景象差点背过气去。

她捧在手心的大孙子被人脱光了衣服扔在门口水缸里,手脚摊开,大剌剌的展示着满身肥肉,嘴唇被冻得发紫,一张肥脸煞白煞白的,就剩一口气了。

“我苦命的孩子啊!”

她扑通一声,晕倒在水缸边上。

——

魏安然没敢停下脚步,直奔药庐。

等她阖上门,回头就见竹虚老神在在地坐在院子里,喝茶晒太阳。

她规规矩矩地站在竹虚面前,鞠了个躬,“多谢师傅救我。”

竹虚没看她,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你去孙村长家做什么?”

魏安然叹了口气,都被发现了,含糊其辞也没意义,便一五一十地说了。

“我想让孙村长帮我在镇上物色一间铺子,给自己寻个营生,好给爹娘养老。”

“因为李家吗?”

“是。”魏安然欲言又止,还因为楚家。

竹虚满脸鄙夷,“李家那货色都能把你逼到这份上……丢人!”

魏安然低垂着眼,由着竹虚训她,睫下目光却闪过一丝阴狠。

李家为了魏家的财产,敢使出这种肮脏手段,也是狠毒到极点。

她现在还不能轻举妄动,等她把一切都安排好后,她绝不会放过这一家子。

竹虚就怒其不争这个话题说了好一会,谁知道她头都没抬,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自讨没趣。

他没再管魏安然,背着手进了里间。

刚进屋,他脸上就挂上一抹寒意。

“这李家不要脸到极点了,明知魏安然是我竹虚的徒弟,还敢打这主意,这不是打我脸吗。我看他们家是活够了,残废,让你手下去给他们点教训!”

端坐主位的男人清冷地笑笑,“你是想替她报仇吗?”

“你不想?”

竹虚耸耸肩,“也不知道是谁派自己的护卫暗中保护她呢。”

夜非辰思索片刻,“玄若,玄初,给你们两天时间,我要看见李家下场凄惨。”

“是!”

“小心点,别留下把柄!”竹虚冲着窗外喊。

——

魏安然不清楚竹虚和师兄在背地里帮她“报仇”,等她听说,已经是两天后的事情了。

这两天,对李家来说,可谓是祸不单行。

李小飞刚被捞出来时清醒了一会,看见自己光着身子被人围观,气血攻心晕了过去。期间高烧不醒,反反复复好一顿折腾。

这边忙得焦头烂额,丫鬟夏莲趁乱翻出李大田藏在炕底下的七十两银子,携款潜逃。

钱一丢,李大田的魂也跟着丢了,两眼一抹黑倒在地上,等醒来时却已经动弹不得了,只能等人伺候。

孙连枝看看躺在床上的当家的,再看看烧到说胡话的孙子,坐在地上闹着寻死。

钱也丢了,人也倒下了,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李忠汉认为王氏是逼走了夏莲,大发脾气,对王氏连打带骂,丝毫不顾及她腹中胎儿。

当下王氏就小产了,丢了半条命不说,还因为看见死胎受了刺激。

早就对李忠汉心有怨怼的王家人闻讯赶来,把李忠汉打了个半死。

这南漳村李家的好戏,都传到李家嫁到邻镇的两个女儿耳朵里了,俩人打了个照面,齐齐往家里赶。

她们见家里乱的不像样子,凑在一起合计——那李老大老实懦弱,从他手里骗点钱应该不难。

魏安然就是此时听说的李家闹剧,她心想,多行不义必自毙,倒是省的脏了她的手。

李家两个出嫁女笑眯眯地进了屋。

大姐打量着房间的陈设,虽然没有多气派,但胜在亮堂整洁,可比李家那乱糟糟的破屋好出个几百倍。

等魏安然挽着魏淑柳出来,这两姐妹眼都直了。

先不说传遍十里八乡的神医药童,就是魏淑柳那个疯婆子,穿得都比她们好,那料子一看就金贵。

俩人对视一眼,明白对方打得是同一个主意:李老大这一家,一定要劝回去。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