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九章 年夜饭

发布时间:2021-11-26 08:06:27

最恨魏安然的,是李小梅。她眼都看直了。那小娼妇魏安然穿着火红的新棉衣,配上嫩白的小脸,真是像哪家大小姐。再看自己,灰头土脸的和丫鬟厮打在一起,头发乱糟糟还粘满土。凭什么魏安然就有那么好的运气。李忠汉望着亭亭玉立的盘靓条顺的魏安然,贼心不死,也顾她眼都看直了。。

>>>《神医嫡女飒爆了》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 年夜饭》精选

最恨魏安然的,是李小梅。

她眼都看直了。

那小娼妇魏安然穿着火红的新棉衣,配上白嫩的小脸,简直像哪家大小姐。

再看自己,灰头土脸的和丫鬟扭打在一起,头发乱糟糟还沾满土。

凭什么魏安然就有那么好的运气。

李忠汉看着出落的盘靓条顺的魏安然,贼心不死,也顾不上了保护夏莲了,一双眼珠子围着魏安然上下打量,口水都要流出来。

魏安然感受到李忠汉恶心的眼神,冷冷看他一眼,对趴在地上干嚎的王氏说:

“婶子,你太可怜了。给他老李家生儿育女,结果一家子合起伙来欺负你,可真是丧良心。”

王氏听了这话,失声痛哭,谁说不是呢,这李家人个个丧良心。

魏安然一副正义的口吻,“要我说,你就和李小梅李小飞一起去找村长。孙村长平时和善又公道,他肯定也可怜你,肯定不让你吃亏。”

孙村长也在门口人堆里看戏,一听魏安然当着全村人的面夸他,挺胸抬头的。

这孩子,慧眼识珠。

她转眼看李忠汉,眼神寒冽。

“李忠汉,你一个大老爷们整日游手好闲,欺软怕硬,当年打我娘的主意被教训不长点记性,死性不改,真是一身贱骨头,连丫鬟都糟蹋,还帮着丫鬟欺负发妻。”

“真不是个东西。”

“老李家活该穷,打有孕的发妻,这是造孽啊。”

“以后咱得避着他家走,谁知道又打谁家闺女媳妇的主意呢。”

李忠汉指着门外,气得脸都红了。

个狗娘养的,嘴可真狠。

本来那事都翻篇了,谁曾想她这时候旧事重提,不就是想让他丢份儿,当村里的过街老鼠吗?

孙连枝又急又羞,看到夏莲置身事外,拿起扫帚就拍。

“贱蹄子,都是你爬我儿子的床,我打死你个赔钱货。”

夏莲避闪不及,大声哭喊,“爷,救我啊,爷。”

李忠汉当着全村人面不敢动作,看夏莲脸上都被打起了印子,心疼的不得了,扑上去替她挡。

李大田一脚把他踹翻。

魏安然觉得这戏看的差不多,轻飘飘一句话,差点让李大田背过气。

“老李你可轻点打,要是打死了,可难再去别人家偷孩子给你养你老了。”

“老李家做过的缺德事怎么这么多?”

“就是烂一窝呗,从老到小,为了占便宜脸都不要。”

“上次欺负人不还是他娘帮着吗,现在不管摔在地下的发妻,还去救丫鬟,啧啧。”

“不看了,不看了,这家人早晚遭天打雷劈。”

李大田被乡亲一顿数落,羞愧不已,恨不得撕烂他们的嘴。

竹虚淡淡一笑,隐没在散开的人群里。

可真是有趣,自己这个徒弟,懂得利用人心,损人不带脏字,听起来头头是道。

不错不错,很合师傅他的心意。

大外甥不出门真是错过一场好戏,可惜了。

竹虚咂咂嘴,揣着宝似的回了药庐。

——

魏安然损了个痛快,喜滋滋地提着食盒送去药庐。

太阳刚下山,估摸着年夜饭还早,她想把菜摆到灶上,先温着。

走进厨房,魏安然一眼就看见结了冰碴的饭菜,看样子一口没动。

这份量也不大,以往的菜都吃的干净,这是不合胃口?

魏安然怕他饿着,打算待会劝他先吃点。

她麻利地给灶里添了些柴,把菜摆进去。

魏安然把东西收拾妥当,还没掀开里间的帘子,竹虚就在屋里喊:

“徒儿,你回去过年吧,我和你师兄喝一杯。”

魏安然听出话里赶她走的意思,看着窗边那盏如豆小灯。

“师兄,我带了好些菜,待会让师傅端给你。过了今晚,就是新的一年了。等明年,我带你逛逛南漳村。”

回应她的只有晃动的烛焰。

魏安然没计较夜非辰不搭理她,又自顾自地对竹虚说。

“师傅,明早我再来给你拜年。少喝点,别忘了吃年夜饭。”

竹虚带着笑意地声音传出来,“知道了,你快回去吃饭。”

魏安然站在窗边鞠了个躬,回了家。

竹虚听到关门声,叹了口气,找了个位置坐下。

“你看你,连句话都不跟人说,这丫头够韧性,你就该学学她……”

夜非辰双眉紧锁,周身气场冷冽,面无表情地盯着竹虚。

竹虚拿他无可奈何,离开前不死心,“元呈,听我一句劝,放下吧。”

——

魏安然进屋,众人正围坐在桌前。

丰盛的年夜饭,满满一桌,看着就让人欢喜。

魏正拿着酒杯站起来,却支支吾吾不知道说什么,脸都憋红了。

他看着团团圆圆的一家人,眼圈也红了,这是他这几十年来,过得最舒坦,最温暖的一个年三十。

魏淑柳一脸天真地看着他,学着他端酒杯。

“爹,你是不是想说,新的一年能更好?”

魏安然笑着提醒他,端酒杯手都酸了。

“是,是,新的一年咱们家会更好!”

魏正一口闷了酒。

“更好!”魏淑柳也学着他喊了一句,也打算一口闷,被魏正拦下。

“乖,慢慢喝。”魏正温柔地哄她,趁机把她的酒倒出了半杯。

魏淑柳见酒少了,脸一板,佯怒道,“你不要抢我的。”

“不抢,不抢,都是你的。”

魏淑柳笑盈盈地贴贴他的脸,然后伸出舌尖舔了一口,漂亮的脸皱成一团。

“好难喝,我不喝了。”

魏淑柳美目流盼,把酒杯递到魏正嘴边,娇声娇气地说,“你喝。”

魏正哪敌得过她这般勾人,呆愣愣地凑过去喝掉。

赵秀秀也没见过这般勾魂的美人,皓齿明眸,含羞带怯,看你一眼就能把魂儿给勾走。

魏安然见她发呆,加了筷子鱼肉催她,“秀秀,愣什么,快些吃鱼。”

“好!”

赵秀秀回过神,端起碗接过她夹得一大块鱼肉。

魏安然也喝得微醺。

酒是魏正拿后山上的果子酿的,果子有些酸涩,不好吃但拿来酿酒可以,又掺了些米酒,倒是别有一番滋味。

过完年,她得开始考虑接下来去哪儿住,在这里还是太危险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