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七章 除夕

发布时间:2021-11-26 08:06:26

竹虚欲后转身回房然后睡,被魏安然一把拉住。“师傅,除夕夜你们怎么过?”竹虚这才想出来,于情于理,魏安然除夕夜不该上工,他和夜非辰的大年夜饭都没了着落。却但是死鸭子嘴硬,“睡一觉就过了呗。”“我爹想请你上我家吃大年夜饭,人多热闹的场面些。”魏安然边说,边仔细观察竹“师傅,除夕你们怎么过?”。

>>>《神医嫡女飒爆了》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 除夕》精选

竹虚欲转身回房接着睡,被魏安然一把拉住。

“师傅,除夕你们怎么过?”

竹虚这才想起来,于情于理,魏安然除夕不该上工,他和夜非辰的年夜饭都没了着落。

却还是嘴硬,“睡一觉就过了呗。”

“我爹想请你上我家吃年夜饭,人多热闹些。”魏安然一边说,一边观察竹虚的态度。

竹虚眼睛一亮,又想到里屋常年臭脸的夜非辰。

“我去哪都行,难搞的是我大外甥,我得照顾他不是?”

“得嘞,我去问大外甥。”

一时得意,把私下的称呼喊出来了。

魏安然意识到这个,忙捂住嘴。

竹虚没忍住,大笑出声,“你叫他什么?”

魏安然见竹虚没生气,不好意思地说,“这不是不知道怎么喊嘛。”

“叫他残废就行。”

“你喊可以,我可不行。”

没再搭理不正经的竹虚,魏安然记挂着给大外甥解毒,进了里间。

今日天气不好,里屋更是昏暗。

魏安然掀开厚帘子,这还是娘亲做给竹虚的,被他按在了大外甥屋门口。

“大外甥。”端坐在屋里,竹虚怕他着凉,多放了个火盆。

魏安然借着火光瞧他,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脸,这人长得不赖,却总一副心事沉沉的样子。

年纪不大,心事不少。

魏安然没多探究,朗声说,“我来给您解毒。”

“元呈。”

魏安然扶额,她哪敢啊。

夜非辰“盯”着她,一字一顿的强调,“元、呈。”

魏安然在想,如果喊他“大外甥”,不被揍的可能性有多大?

摇了摇头,走出门的可能性为零。

“您姓什么?”

夜非辰沉默,自己的姓太过独特,迟疑着开口,“辰。”

“我喊你……陈师兄可以吗?”

魏安然权衡很久,虽然大外甥不一定真和竹虚有血缘关系,但竹虚自居长辈,自己这么喊也不算丢了辈分。

夜非辰没多纠结,点点头,只要不您啊您的喊,叫什么都可以。

他脱掉上衣,仰面躺在床上。

饶是魏安然给他施了几日的针,甚至环抱过,还是没适应一个大男人光着上身躺在眼前。

魏安然摸摸发烫的脸颊,庆幸眼前人视力还没有恢复,看不到她的窘态。

“你最近感觉怎么样?”

定了“师兄”的称呼,魏安然感觉和他的距离感少了很多。

起码同辈人不用以“您”相称不是。

“眼前的黑有一点淡了,其他没什么变化。”

“师兄,我给你把把脉。”

魏安然胆子愈发大了起来。

夜非辰对她的转变欣然接受,由着她动作。

魏安然指尖轻轻搭在夜非辰腕上,感受着他体内的气脉涌动。

中毒之人,气脉缠绕混乱,却少有这么充沛。

魏安然感受着指下埋没在毒下充沛的力量,心下惊叹,这人中毒前该多厉害。

夜非辰没出声,怕打扰她看诊,可等了许久也不见她说话,只好开口问,“如何?”

魏安然还在感慨万千,被他一问才拉回心神。

“除了能诊出师兄你中毒外,其他也诊不明白。”

魏安然有些不好意思。

“我觉得最近有力气了不少。”

魏安然大喜过望,这说明自己的治疗是有效的。

“有力气说明原本被毒压制的气脉开始流动,我们的诊断没有偏差,再有一个月,师兄应该能看到事物轮廓了。”

夜非辰听着魏安然兴奋的语气,也不自觉带了些笑意,“行针。”

“哦,好的。”魏安然手脚麻利地给他扎上一身的银针。

待施完针,魏安然支支吾吾没离开。

“你在那做什么?”

“师兄,我爹想请你们去我家吃年夜饭,你……”

“好意心领了。”

这便是婉拒了,魏安然撅撅嘴,收拾了东西离开里间。

虽然中了毒封了脉,魏安然清楚夜非辰并非行动不便,却从未见他出过门。

怎么和个小媳妇似的,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也就刚及冠的年纪,算下来没比自己上辈子死前大多少,却一脸老成,是有什么血海深仇吗?

魏安然撇嘴,算了,看来还是不熟。

没等出门,被喊住。

“方便的话,除夕那日送些饭菜来。”

夜非辰听出她的沮丧,又想到竹虚那让人难以下口的厨艺,开口说。

“好!那日我每一样都给师兄带些,亲自送来。”

夜非辰低声答应,闭上眼休息了。

——

年三十。

南漳村虽地处偏远,最重要的新年却办的热闹。

魏正大清早起来去后山砍了满满的柴火,今日除夕,最是用柴的时候,把炉火烧得旺旺的。

又从后厨拎出年集上买的猪肉,烧掉猪皮上的毛,精细的剔出最好的肉,打算做红烧肉。

前几年跟着商队跑东跑西,过年也不回家,今年经历了太多,得冲冲喜气。

赵秀秀也没闲着,拿着把鸡毛掸子把屋里屋外打扫的亮亮堂堂。

魏安然想帮忙还被她赶开。

“安然姐,这里灰大,你去帮柳姨去。”

魏安然抄着手进了屋,魏淑柳正给棉衣做着最后收尾工作,见她进来,忙不迭举起棉衣给她看。

“漂亮。”

魏淑柳举着的是给她那件,一件红彤彤的小棉袄。

年前,魏安然把夜非辰给的一百两银票拿给魏正看。

魏正不知道这钱的来历,连忙问她,“然然,这钱哪里来的?”

“是别人给我的诊金。”

话说出口,魏安然突然有了养家糊口的错觉。

“爹,这钱你收着,去集上置办年货别舍不得花钱,这是咱最自在的第一顿年夜饭。”

魏正把银票收好,出门前从放钱的匣子里拿了十两,想了想,又添了五两。

他带着魏淑柳和赵秀秀去了镇上。

那匹红布料是魏淑柳一眼相中的,得了宝似的抱回家。

紧赶慢赶,赶在年三十才做好了一家人的棉衣。

魏安然喜欢的不得了,接过来穿上,转着圈问魏淑柳,“娘亲,好看吗?”

魏淑柳拍着手,“好看,好看。”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