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五章 元呈

发布时间:2021-11-26 08:05:55

“以后你这副残废身子就托负给我徒弟了,好自为之吧。”竹虚哼着小曲,踱往外走,颇具享清福的架势。“哎呦——”竹虚腿脚一软,差点儿跪倒。“夜非辰!是也不是你!”“如你所见,我是个残废,但那就你没走,扶我躺下。”竹虚一肚子气,手上失了分寸,夜非辰被“哎呦——”竹虚腿脚一软,差点跪下。。

>>>《神医嫡女飒爆了》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元呈》精选

“以后你这副残废身子就托付给我徒弟了,自求多福吧。”竹虚哼着小曲,踱步往外走,颇有享清福的架势。

“哎呦——”竹虚腿脚一软,差点跪下。

“夜非辰!是不是你!”

“如你所见,我是个残废,但既然你没走,扶我躺下。”

竹虚一肚子气,手上失了分寸,夜非辰被他捏的闷哼一声。

他嘴上说:“早死早清净!”

手上却松了些力道,甚至拿魏安然端来的水给他擦了身上的血迹。

雨还在下,竹虚边给夜非辰换衣服,边说:“大冬天打雷下雨,许是有什么冤情。”

“你晚上让手下看紧点,我怕你得罪的人半夜来杀你。”

“我防着你就够了。”夜非辰轻巧地翻过身,不再打理气到跳脚的竹虚。

合着这残废能自己动啊!

——

这边,魏安然也在床上翻来覆去。

“安然姐,是竹虚欺负你了吗?”睡在一边的赵秀秀被她翻身吵醒,出声问她。

竹虚这个臭大夫,整日欺负小姐,吆三和四的,又不是自家丫鬟。

“没有,你睡吧。”

思来想去,那队官兵来的突然,惹得她惴惴不安。

“秀秀,你说今晚那些人是来做什么的?”

赵秀秀打个哈欠,“听官爷自己说是搜查逃犯。”

难道说竹虚和他外甥是朝廷钦犯?

不应该啊,竹虚十里八乡的名号响当当,要抓早就来抓了。

难道是楚家?

仔细一想,那队官兵一口江淮官话,当时太紧张,这会儿才意识到。

可上一世楚家来找人是明年,怎么提早这么多?

难道是自己重生,打乱了世间运行规律?

她得加快速度才行。

“安然姐,别想了,明早还得去药庐呢。”赵秀秀嘟嘟囔囔,已经困了。

“秀秀,你觉得神仙长什么样子啊?”

“神仙?菩萨吧,长安然姐和柳姨那副模样。”

魏安然失笑,赵秀秀说完就埋头睡过去。

她见过世间最好看的人就是她娘亲,可那个男子,和娘的漂亮不是同一类型,但却是谪仙一样的人。

“魏安然!他那种人你可惹不不起。”她在心里暗暗这么告诫自己。

清早,魏安然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斗大的黑眼圈挂在脸上。

——

下了雨,竹虚倒是早早起了床,二人在门口打了个照面,都被对方吓了一跳。

“你半夜偷鸡去了?”

“你昨晚被雷劈了?”

竹虚翻个白眼,“还没梳洗。”

说罢踢踢踏踏去井边打水去了。

边打水还不忘挖苦人,“偷鸡别被人抓到,为师嫌丢人。”

“这就是你为什么被雷劈的原因,师傅。”魏安然趁机溜进竹虚房里,抱着出诊药箱不撒手。

“今日你就不用陪我出诊了,好好照顾那位。”竹虚说罢用手指了指厢房。

“我是来给您打下手,不是来当丫鬟照顾人的,”魏安然撇撇嘴,“我是你徒弟。”

“你也知道是我徒弟,让你做就做,废什么话。”

楚家已经找上门来,她必须要让自己强大起来,才能抵挡未知的灾难。

目前对她最有用的,就是学好医术。

见魏安然置若罔闻,竹虚咋舌,这世间还能有女子面对他“大外甥”心如止水的。

“这样吧,你帮我照顾好他,我把毕生所学都交给你如何?”

魏安然欣然应允,一口大白牙笑得竹虚慌神,自己这是又被她骗了?

“徒儿先谢过师傅的倾力相助。”

“先别忙着谢我,你确定能解他的毒吗?”竹虚虽然见识过她的手法,但理智告诉他不存在什么毒圣转世,对这个十岁出头的丫头还是信不过。

“但师傅还没教我号脉,这毒能不能解完全就靠师傅了。”

“每晚我会去把脉顺便教你,你好好照料他听到没?”竹虚又被坑了一把,不服气地问,“你打算怎么解?”

“七煞包括断肠草、鹤顶红、牵机药、鸩、马钱子、夹竹桃和乌头。既然你施针将流转在五脏六腑间的气血封住,我只需对症下药便可。”

“他那被毒腌透的身子怎么对症?”

“断肠草与马钱子多郁积于六腑,鹤顶红与乌头凝于心肺,牵机损肾脏,夹竹桃与鸩则于肝脾无益,如今他双目失明,就是心脉受损所致。”

竹虚打量着小丫头,拿手在她头上晃了两下,五尺小童,不会真是毒圣转世吧?

“师傅,你怎么了?”魏安然见竹虚突然后退,疑惑地问。

竹虚面上挂不住,吼她,“愣着干嘛,去给他解毒!”

赵秀秀从厨房端着菜出来,见竹虚气冲冲离开,问,“神医又生什么气呢?”

“谁知道呢,你把菜给我吧,爹今天要去后山开荒,你早点回去吧。”

赵秀秀点点头,魏淑柳虽精神稳定了不少,还是需要人守着。

——

魏安然端着饭菜,心想,这下不能放门口就走了。

她敲敲门,“您起了吗?我端了早饭来。”

您?

夜非辰回想起刚才她和竹虚在院里那番讨价还价,摇摇头,坐正了身子。

“进来吧。”

魏安然低着头进门,背对着夜非辰把饭菜摆在桌上。

头也不抬的道:“小师傅从今天开始我给您解毒,每晚师傅会给你把脉确保无虞,您不用担心,早饭放桌上了,您别忘了吃。”

夜非辰:“……”

“叫我元呈。”

“什么?”

“字元呈,你可以这么叫我。”

夜非辰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对一个小丫头说这么多话。

魏安然也没想到,大外甥看着冷冰冰的,才第几次见面就把字告诉了她。

下意识就抬了头。

晨光熹微,穿过窗棱洒在男人英挺的鼻梁上,一双眼睛没在黑暗,虽然知道他现在是个瞎子,但眼神的压迫感没有清减半分。

元呈是他的字?

原来他还有字啊。

魏安然探究似的看着坐在面前的人。

“在想什么?”

夜非辰突然开口,把魏安然吓了一跳。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