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章 改姓

发布时间:2021-11-26 08:05:53

“姓魏!”李伟秋这一句话,一瞬间把李安然炸了个激灵,她心里都忍升起来一个大胆地的想法……立马随声附和着说:“魏挺好,和我娘一个姓氏!那我以后也跟随我娘姓了!”孙村长叹了口气,拍了拍李伟秋的肩膀,“成!小事而已,那我就给你们一同办了!”迅速,人就走的回到院子里头,关上门,李伟秋再也憋不住了,倚在门上双手捂住了脸,挡住自己蔓延的眼泪。。

>>>《神医嫡女飒爆了》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改姓》精选

“姓魏!”

李伟秋这一句话,瞬间把李安然炸了个激灵,她心里忍不住升起一个大胆的想法……立刻附和着说:“魏挺好,和我娘一个姓氏!那我以后也跟着我娘姓了!”

孙村长叹了一口气,拍拍李伟秋的肩膀,“成!小事而已,那我就给你们一起办了!”

很快,人就走的差不多。

回到院子里头,关上门,李伟秋再也憋不住了,倚在门上双手捂住了脸,挡住自己蔓延的眼泪。

魏淑柳虽然神志不清,但却能明显的察觉到自家男人是开心还是难过。她也不走了,往地上一蹲,学着他的样子捂住脸伤心。

赵秀秀愣了一下,想去把人叫回屋里,结果被李安然拉住了,对她摇了摇头。

李伟秋为人忠厚朴实,就算发生了分家这样的事情,心里头也是认李家二老这个爹娘的,可今天发生的事情,对他来说是个毁灭性的打击。

愚忠愚孝了几十年,回头一看,居然错把仇人当爹娘!

真是个天大的笑话!

让他的心中如何能够不痛!

——

孙村长回去之后就当紧着把李伟秋一家改户籍的事儿给办了,两天后把新的户籍送了过来。

而李伟秋也改了姓氏和名字——魏正。

李安然也正式改名为——魏安然。

‘正’这个字是孙村长去办新户籍的时候,把这家的事儿给里正大人讲了讲,里正大人给取得字。

寓意是希望李伟秋就算经历了恶事,也能够做一个正人君子,不要被坏人影响。

这段时间,因为拐孩子的事情传出去,李家人一出门就被村民们骂,只能一家三口关上门来过日子,门都不敢出。

但每回到了夜半三更的时候,李家老两口还会鬼鬼祟祟的出门往后山去晃荡,做梦都想着自己也能挖出来两个野山参。

魏正在经历了那天晚上之后,对魏淑柳更加疼爱和护着了。走在那都寸步不离的,魏淑柳走路绊个脚,他都要心疼半天。

而魏安然,则是一门心思的扑在了药庐里头,每天都跟在竹虚神医屁股后头忙里忙外,学了不少新东西。

她求知若渴,每天把神医开的那些病例字条看个十几遍,恨不得吃进肚子里。

竹虚神医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反正他说了,能学多少算她的本事,最后要是天赋不行也白搭。

渐渐的,冬天都快过完了,竹虚忽然就发现自己的这个小徒弟脑袋瓜聪明极了,不管啥事一点就通,甚至没治过的病,有时候还能站出来说道一二。

他忍不住留了个心眼在她的身上。

平时要是去别村出诊,他也会把几句治病的道道儿说出来给她听,这些,魏安然全部都记在心里,当成重中之重。

通常在半夜,赵秀秀朦朦胧胧的一睁眼,还能够看见魏安然点着油灯在桌上趴着抄写东西,跟做梦似的。

时间飞速的流淌,竹虚在某一天,忽然察觉出自己这小徒弟的水平突飞猛进,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一溜烟跑到屋里,从犄角旮沓地搜罗出几本医术,一股脑丢给了她。

竹虚本来就没打算在这丫头身上耗功夫,看她有慧根,就给点书本自己琢磨去吧!

最后能成什么样,就看自己的造化了!

魏安然如获至宝,每天吃饭,睡觉的时候都捧着那脏兮兮的书本不离手,恨不得把书上的每一个字都抠出来刻在脑子里。

魏正看着她书呆子的样子,心中有点发愁,怕她这大姑娘家的,看书看出个好歹来。

魏安然打蛇打七寸:“啥时候学好了,啥时候就能治好娘!”

魏正瞬间就闭上了嘴。

——

日子在忙碌中过去,一眨眼就到了年边上。这短时间,来药庐看病的人忽然就变多了。

这些人逢年过节的都想图个好兆头,所以身上有啥病根的,都要选择在年前拿点药,把病给清除了。

竹虚神医忙的,天天饭都是匆匆扒拉两口。

好不容易把一整天的病人给看完,竹虚一出门,发现天早黑了,一轮镰刀似的月亮挂在天上,格外亮堂。

他伸了个懒腰,扭头对屋子里的魏安然道:“行了,天不早了,赶紧回家睡觉去吧!”

魏安然赶紧把桌子给收拾了一番,然后对他道:“神医,这天挺冷的,我去灶房给你烧点热水再走!”

竹虚眉毛扬了扬。

不错不错,没白教她!知道孝顺自己!

魏安然进了灶房,往锅里添了水,就开始捡柴火生火。火石擦了几下,摇曳的火光缓缓亮起,照出她认真的脸蛋。

这段时间她过的很是充实。

再有小半月就是新年了,再找个日子跟着神医去趟镇上,给家人做几件新衣服。毕竟是新年了嘛,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好的开端。然后还有过年必不可少的鸡鸭鱼肉什么的,都得要买点。

现在有钱了,要省着是一回事,好好养身体也是另一回事。可千万不能为了存那点子碎银子,就委屈着自己还过苦日子。

魏安然正在心里头盘算着,忽然就听见外头传来一阵噼里啪啦,好像是什么东西打碎了的声音。

这声音惊了她一下。

魏安然立马站起,扭头就对上了竹虚神医焦急的脸,“去去去,烧个水怎么这么慢,你赶紧走吧,我今天不洗了。累死了,就想早点睡觉!”

魏安然被推到门口,心里泛起疑惑。

咋回事啊,刚才还答应的好好的,这竹虚神医好不对劲,怎么说翻脸就翻脸?

她又扭头说了一句:“水都快烧开了……”

竹虚神医咧嘴,不怀好意的笑起来:“你要是再不走,今天晚上就睡灶房吧,明儿个早点做早饭,省得我饿着肚子看诊。”

那可不行!

魏安然立马跨出了门槛,“师傅,你自己看着火吧,我先走了!”

等人出门了之后,竹虚神医跟过去,把药庐的门给关上,然后脸色凝重的往里间走去。

这痨病鬼,又发作了!

——

魏安然刚出门,就听见身后落上门闩的声音,她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不再多留,她扭头就走,但一拐角,就见有一队官兵正往这边走过来,看上去是一个小队,约莫有二十人,个个凶神恶煞的。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