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一章 碎银

发布时间:2021-11-26 08:05:50

晚饭做好了,一锅香喷喷的白米饭,除了一碟子形状圆溜溜的土豆饼。一家三口围座在堂屋的木桌上,能满足的吃了一次饱饭。晚饭后洗涮非常干净,李安然躺在了南边屋子的大床上。李伟秋搓了搓手,“女儿啊,昨天就没办法让你和我们凑合一下了。”“嗯!”床铺有些湿潮,但是一家三口围坐在堂屋的木桌上,满足的吃了一次饱饭。饭后洗刷干净,李安然躺在了南边屋子的大床上。。

>>>《神医嫡女飒爆了》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碎银》精选

晚饭做好了,一锅香喷喷的白米饭,还有一碟子形状圆溜溜的土豆饼。

一家三口围坐在堂屋的木桌上,满足的吃了一次饱饭。饭后洗刷干净,李安然躺在了南边屋子的大床上。

李伟秋搓了搓手,“女儿啊,今天就只能让你和我们将就一下了。”

“嗯!”

床铺有些潮湿,不过很厚重,倒也不冷。

李安然的心在此刻终于落了地,一双乌黑的眼睛望着房梁,一点困意也没有。

他们家现在是彻底的逃离了那个狼窝,下一步就要把户口也搬出来,自己立新门户。

后山很大,上头都是荒地,南漳村的人嫌收成不好,都嫌弃。希望爹能施施肥,松松土,让地能长出点东西来。不只要种庄稼,她还要种点草药,这可比庄稼更难养活,但好处就是值钱。

娘那一手绣花缝衣的法子也能发挥用处,可以做些漂亮的手帕等女子用的小物件,镇上的一些姑娘们肯定会喜欢。

而她,就要在药庐更加专心的偷师。

这些日子以来,她多少也看出来了,竹虚神医虽银针治病,但技术并不算好,比不上那缕日夜在她耳边念叨的孤魂。等她把病症的治疗之法都记的差不多,就能自立药铺了。

一家三人都有生财之道,日子绝对会美满的。

——

第二天早上,李安然醒的时候,床上已经不见人影了。她跑到院子里一瞧,李伟秋正在劈柴呢。

见她醒了,大汉咧嘴一笑,“洗洗脸去吃饭吧,做好了,在锅里放着。”

李安然跑到水井边洗漱,进灶房一看,魏淑柳正靠着门做衣服。看那样式,应该是王掌柜留下的旧衣。

“娘,辛苦了!”

魏淑柳抬起头看她,嘿嘿一笑。

李安然跑出了门,喊道:“爹,我去神医那里了,他那有我的早饭吃。顺便把银子换了,你今天把北边的厢房拾掇出来,再帮我做张床吧!”

一家三个在一张床睡,不仅挤,还很不方便。

李伟秋挠了挠头发,挺不好意思的应了一声。

李安然正要走,忽然想起来什么,扭头道:“爹,你要是出门,记得带上娘啊,别让她自己待着。”

“没问题!”

天色还早,李安然一到药庐就钻进了灶房,烧火,熬粥,又用白面捏了几个菜卷。

竹虚起床出门的时候,就见石桌上已经把早饭摆好了,他拿起筷子,一边吃,一边八卦:“你们被赶出家门了?”

李安然瞥了他一眼。

竹虚神医一般晚上很少会离开药庐,这消息得的倒是挺灵通的。

“郎中,我们是分家,不是被赶出家门。李家人拿恩情讹我们,我正想请你帮个忙,能帮我换张银票吗?”

她小手一摊,露出那一百两银票。

竹虚神医愣了一下,“你哪来的银票?”

李安然解释:“我先前流落的时候身上有个镯子,托人把它给卖了才得来的。”

竹虚露出恍然的神情。李安然是楚家之女,身上有点值钱东西倒也不稀奇。

他将银票拿走,进了里间,不多时便走了出来,手中拎着一个布袋,里头是一百两的碎银。

李安然急忙接住,“谢谢神医!”

她的心中忍不住泛起疑惑来,这可是足足一百两的银票。竹虚见了,脸上却丝毫不见惊色,看来他的身份非同小可。

李安然数了数,随后双腿一弯就跪在了他面前,“我典当物件的事情,希望神医能保密。”

这一跪,竹虚瞪大了眼睛,觉得自己要减寿十年!赶紧把这丫头给抓起来,“好好说话,跪什么跪!”

李安然的眼睛亮晶晶的,“神医,我还想请你帮我圆个谎,这银子,若日后有人问起,神医要说是借给我的。”

竹虚瞧了她一眼,心中升起丝丝赞赏来。

这丫头思考事情居然如此周全!八十两银子,要说是李伟秋拿出来的,绝对会遭人眼红,日后节外生枝。可若是说他借出去的,这就没人会深究了。

竹虚摆摆手,“知道了,随便你折腾吧!”

李安然露出一抹放松下来的笑意,殷勤的拿起筷子,帮神医添菜。

一整个上午,李安然就没闲着,把脏衣服都给洗了,做完午饭紧接着又做晚饭,把锅盖一盖,填了小柴温着。

“神医,我把活都干完了,今天能不能请个假呀,我打算去村长家里拿个地契!”

竹虚神医哼了一声,倒是答应了,“去吧!”

李安然却没动,在门缝贼兮兮的瞧着他,问道:“神医会不会扣我月钱呀?”

竹虚嗤了一声,“就你那几个钱,我再扣,你都能倒贴给我了!”

李安然顿时大喜,高高兴兴的说了句:“神医别太劳累,记得休息。”随后便跑出去了。

李安然回到家里,把余下的二十两银子都给了李伟秋,让他好生保管。然后也没休息,直奔孙村长家里。

打开布包,里头银花花的八十两碎银子。

李安然的声音脆生生的:“孙村长,我向竹虚神医借了八十两银子,村长你能跟我去一趟吗,把银子还了,顺带把户籍给迁出来。”

说完,还多放了几枚铜板。

孙村长听到一半就觉得惊讶,神医居然借了这么多银子出去,急忙答应了下来,“行。”

这南漳村,面子最大的可不是他老孙,而是药庐这位竹虚神医。

这方圆百里,可就只有他一个能治病的。但谁平时能没个小病小痛啊,要是得罪了他,就等同于可以去阎王爷那报道了。

孙村长跟着李安然来到了老李家,一进门就听见里头鸡飞狗跳的声音。

李小梅盛饭的时候,把碗给摔了,孙连枝骂的那叫一个难听,王氏也时不时的添上几句。

听见脚步声,孙连枝扭头一瞧,哟,这不是那个赔钱货吗?怎么,这才过了一个晚上,就过不下去跑过来求她了?

孙连枝双手叉腰,“怎么?现在想后悔啊,做梦去吧你!你们一家三口,要是敢进这个门,打断你们的狗腿!”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