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十八章 归来

发布时间:2021-11-26 08:05:49

李安然帮魏淑柳把衣裳脱了,扶着她进了木桶里边,拆开来那头秀发,轻轻地的分散开来在水里。这个动作让魏淑柳脸色怔然,惊慌道:“还没来!”“爹还得几天才回去看你呢!”“唔!”木门突然间再打开,李安然抱着几件里衣,准备去井边洗一洗。没走两步,突然间一只爪子摸了回来这个动作让魏淑柳脸色怔然,慌张道:“还没来!”。

>>>《神医嫡女飒爆了》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归来》精选

李安然帮魏淑柳把衣裳脱了,扶着她进了木桶里边,拆开那头秀发,轻轻的散开在水里。

这个动作让魏淑柳脸色怔然,慌张道:“还没来!”

“爹还要几天才回来看你呢!”

“唔!”

木门忽然打开,李安然抱着几件里衣,打算去井边洗洗。

没走两步,忽然一只爪子摸了过来,死死扣住了她的嘴巴。

李忠汉对孙连枝嘿嘿一笑,孙连枝立刻拿出来一根手指头粗的绳子,把李安然手脚都绑了起来,嘴里塞上抹布。

李忠汉一扔,把人扔到了柴火垛里,咧嘴笑着,“你也老大不小了,在这好好听着叫床的声音,下回就轮到你!”

和上一世一模一样的下流话语,李安然的脸色惨白,一双眼睛黑黢黢的瞪着他。

脸色白的跟鬼似的,还这么盯着人看,孙连枝又想起上回撞鬼的事,一巴掌扇了过去,“瞪谁呢!再瞪老娘把你的眼珠子给挖出来!”

李安然的嘴里被血腥味弥漫,抹布一松,掉了下来。

她的脸惨白惨白,眼珠子又极黑,在这夜里,像是来找人索命的恶鬼,阴恻恻道:“老婆子,今天你们要是动我娘一下,来日我必定亲手让你们一家都下黄泉!”

孙连枝的心莫名的一突,正要抬起巴掌,被李忠汉给拦住了,“快点吧娘,这都啥时辰了,办完事再收拾这个小的也不迟!”

两个人冲进了屋子。

随后,木桶被掀翻,屋子里传来哗啦声,带着李忠汉下流的话,魏淑柳的惊叫声……

李安然喉咙口渐渐涌起一股血腥味,双眼也渐渐被红色填满。

恐惧,憎恨,愤怒。

难道上一世的罪恶,终究都无法阻止吗!

谁来帮帮她!

爹——今晚十六了,你怎么还不回来!

李安然胸口灼烧一般的疼,她把浑身的力气都逼到嗓子眼,大喊道:“救命!爹!你在哪啊!”

这一喊,好像真的有效。

嘭——的一声,李家的大门被一脚踹开。

尘土飞扬,李伟秋脸上布满了阴沉之色,那双眼睛里夹杂着浓烈的怒火,仿佛要摧毁这里的一切。

李安然绽开一抹笑意,大喊:“爹!你快去救娘!”

不等她喊,李伟秋已经飞奔向屋里去,他力气极大,把木门的门闩都踢断了,紧接着,他看到了让他目眦欲裂的一幕。

他捧在掌心里的女人,被李忠汉压在床上,嘴唇咬出了血。

而他一向最服从的娘,正在用绳子困魏淑柳的双手,脸上还带着得逞的恶心笑脸。

“啊!”

李伟秋愤怒的大吼一声,冲上去对着二人拳打脚踢。

这个冬夜刮了风,在小胡同里呼呼作响,像是鬼嚎一般。突然,一阵狗叫声,鸡飞声,哭喊声响了起来,足足传了好几里地。

李忠汉鼻青脸肿的被砸到地上,动都动不了,半死不活的爬着。

孙连枝哭喊着跑出来,趴在亲儿子身上。

早就在屋里听着动静的李大田也跑了出来,拿着扫帚就往李伟秋的身上招呼。

南漳村这个平静的夜晚,被彻底打乱了。

村长老孙披了件袄子,扣子都没系就赶了过来,看到这一幕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赶紧让几个汉子去把发狂的李伟秋按住。

“你们李家发生了什么事?”

李大田累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对着李伟秋呸了一口,“村长,这个白眼狼疯癫了,不干活跑回家打亲爹亲娘!”

“孙村长,是李忠汉趁我爹不在,冲进屋里对我娘下手,我爹才动手的。”

嘈杂声中,李安然清亮的嗓音响了起来。

亲娘嘞!

众人倒抽一口冷气。

那魏淑柳不是个疯的吗?李忠汉居然连疯子都惦记,更何况还是自己的嫂子!简直是丧尽天良,畜生不如!

“你他娘的胡说八道!”

孙连枝从地上奔起来,对着李安然的小脸就是一巴掌。

李安然吐了一口血,咬着嘴巴不吭声。那眼神看的围观众人更是心头火起!

老孙怒道:“怎么能打小孩呢!你也疯了不成!”

“孙村长,我奶奶为了帮我二叔糟践我娘,把我绑起来,还说下回就轮到我了。”

李安然说完,把脑袋埋进了胸口,小小的身影看起来十分脆弱。

李伟秋又是发出一声嘶吼,夹杂着浓浓的绝望和恨意。他跟着商队上山下海,为了能多拿几文钱,每回都冲在最前头,可结果呢?

众人一口一个唾沫星子。

“这李家上梁不正下梁歪啊!”

“老祖宗的脸都被他们给丢光了!”

“真不是东西,该遭天打雷劈!”

这时,王氏看不下去了,跑出来道:“村长,是魏淑柳先勾搭我男人的,你不能听这小贱人胡说。”

李忠汉是个什么德行她一清二楚。

但再怎么样,他都是自己的男人,她不能让自己和孩子抬不起头!

李安然唇畔一抹冷笑浮现,“婶婶,你这么给别人泼脏水,不怕自己肚子里的那块肉遭报应吗?”

王氏顿时色变。

众人哄堂大笑,有个下流胚子吊儿郎当的开口:“怪不得对大哥的女人下手,原来是自己的女人不能干啊,满脑子精虫哟!”

孙村长脸色黑沉,他现在想这件事该怎么解决,老李家真是死不要脸,居然干出来这种缺德事,也不怕自家祖坟冒青烟,“李伟秋,你说吧,这事打算怎么解决?”

李伟秋被点名,刚才一阵暴怒,他到现在都没缓过来神。

“这不得把老二扒光了挂树上,用藤条子抽一顿。”

“这有啥用,下回还是不长记性。把他那玩意割了算了。”

“送官府!”

李安然听着大家七嘴八舌的讨论,等说的差不多,才淡声开口:“把家分了吧。”

众人的指指点点一瞬间都停了。

孙村长也投去见鬼一般的目光。

南漳村祖祖辈辈传下来一个规矩:只要家里有长辈在,不管多少人都按一家过,不能分家。

这个小丫头居然打出了这个主意。

李安然眼底含着热泪,“孙村长,李家二叔早就想对我娘下手了,光是我听见就有好几回。我爹还经常出去做工,只有我和娘在家,这等于逼我们去死!”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