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十五章 怪病

发布时间:2021-11-26 08:05:48

少年狂扫几道剑气,脚步一移跃到了远处。竹虚气的直瞪眼睛。这臭小子!一点儿面子都不给!他亦步亦趋的跟过去的,“你就一点儿都不很好奇吗?在这鸟不拉粑粑的村子里,还能有那地方的人物……”话还未落,少年便收了手,“以后别这么抠门儿,多一张口,吃不穷你。”竹虚咧嘴竹虚气的直瞪眼。。

>>>《神医嫡女飒爆了》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怪病》精选

少年横扫一道剑气,脚步一移跃到了远处。

竹虚气的直瞪眼。

这臭小子!一点面子都不给!

他亦步亦趋的跟过去,“你就一点都不好奇吗?在这鸟不拉屎的村子里,还能有那地方的人物……”

话还未落,少年便收了手,“以后别这么抠门,多一张嘴,吃不穷你。”

竹虚咧嘴,“你这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如何晓得那丫头没吃饭?”

少年目光淡漠,“我不是聋子。”

那丫头给他送饭的时候,肚子咕咕叫的隔扇门都能听见。他侧眸扫了竹虚一眼,“这口气总算是出来了吧?该收手就收手,省的落个刻薄的名声。”

竹虚眼皮一抖,“哼,你怎么帮着那丫头说话?”

少年眯了眯眸子,缓缓道:“有她在,我就不至于饿死。”

竹虚一蹦三尺高,“我之前亏待你了?”

“你做的,只有大黄喜欢吃。”

大黄,是药庐门口经常来要饭的一只狗子。

竹虚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气的胸膛起起伏伏,简直想踹给他一脚。

少年脸上浮起一抹浅笑,“你要和我比武吗。虽说现在内力尽失,但我不介意试试。”

他的拳脚功夫可不是花拳绣腿,要真打,竹虚打不过他。

竹虚哼了一声,扭头要走,“不打不打,省得别人说我欺负你。”

彼时,李家。

李安然看着那道黑影,心扑通扑通的跳,咬的嘴唇发白。

扭脸一看,门口有一只饿的不行的大黄狗路过,心底动了动,对不起了,大黄,下回见你,一定给你喂点好吃的。

李安然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假装是食物,对着黄狗招了招手,把它引了过来。

黄狗走近了一看,这哪是什么吃的,于是有点恼了,扭头一看,院子里一个黑影鬼鬼祟祟。

有贼!

黄狗顿时朝着黑影冲了过去,嗷嗷狂叫着咬住了他的裤子。

李忠汉被突然冒出来的狗叫吓了一大跳,腿上又是一痛,吓得嘴都打哆嗦了,一下子滚到了鸡窝那边。

李安然把放到袖口的银针收到掌心里,提起一口气,吆喝道:“啊——二婶!奶奶!有狗咬二叔啦!”

王氏忙不迭的推开门,脱下一只布鞋就去赶那只黄狗。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王氏怀孕了脑子不灵光,还是心里气,那拖鞋好几回直直的抽到了李忠汉的身上。

“哎呀!”

李忠汉疼的五官都拧巴在了一起。

李安然暗道活该,也上前去帮了一把,趁孙连枝跑出来看儿子的时候,手中银光一闪,往李忠汉的脑门上扎去。

李忠汉的嚎叫声忽然就停了,双眼一翻,倒在了地上。

李安然大喊:“二叔晕过去了,二叔被鬼打了!”

王氏心中一个咯噔,手一滑,拖鞋掉在了地上。

孙连枝终于走过来了,把手里的蜡烛凑过来照了照,吓得脸都白了。

老二翻着白眼,嘴巴张着,鼻子底下的呼吸都快没了!

“我的儿啊!你这是要吓死娘啊!”

孙连枝往地上一坐就破口大骂:“杀千刀的鬼,你害我儿子干什么啊!你怎么不去害南边住着的,你个不长眼的……”

南边住着的是大房一家子。

李安然眼底神色一冷。

李大田听到这声音,也穿了衣裳走出来,脸色铁青道:“死婆子,闭上你那张不中听的嘴!”

说完,他费老大劲把李忠汉从地上捞了起来,斜了李安然一眼,“你去前面带路!”

李安然盯着他,“爷爷,要去哪?”

“去神医的药庐!”

李大田哼了一声,眼底满是暗色,“哪有鬼啊神的,让神医一看便知!”

李安然心底跳了跳。

李大田都这个岁数了,对这些东西自然是不信的。

她只好上前带路。

——

已经是夜里,药庐的门被神医从里头锁了,李安然只能在外头费力的敲。

“咚咚咚——”

震天响的声音把竹虚从被窝中吵起来,暴躁的不行,“这他娘的谁啊!”

李安然高声喊:“竹虚神医!是我,我二叔突然不能动了,想请神医诊诊!”

竹虚阴着脸开了门,让他们把李忠汉直接就地丢下,举着蜡烛看过去,眉毛一点一点的凝起来。

孙连枝心里慌的不行,看到神医这副表情,吓得话都说不利索了,“神,神医,我儿子这是怎么了?”

“不好说。”竹虚嗓音凝重。

“哎呀!”孙连枝和李大田惊呼,脸色白的像鬼。

王氏更是腿软的直接坐在了地上,失魂落魄的,跟亲儿子没了似的。

该不会是她那几下,把自家男人给抽坏了吧?

李安然有点紧张的攥住了手指,心底直打鼓,竹虚神医平时就诊个头疼脑热,应该不会发现李忠汉是被扎了穴吧?

但是她一口气还没落下,就听他说——

“不对劲,这不像是突发怪病,反倒像是扎错穴造成的。”

李安然顿时大惊失色,嘴唇被自己咬的死紧,脑子里一瞬间全都乱了。

事情要败露了!

王氏着急的不行,嚷嚷道:“神医,这到底能不能治啊,要是能治就快治,你光端着蜡烛看有什么用!”

王氏怎么看都觉得竹虚不靠谱,神情也吊儿郎当的,不像是有真本事的人。

竹虚神医的脸色顿时拉了下来,他娘的,找老子来看病还敢这么大呼小叫的。

乡野村妇!

“李安然,你去拿我的银针过来,我要再扎上一针,才好确定他到底是不是被扎穴了。”

李安然捏了捏手指。

她扎李忠汉的时候,用的是绣花针,那针比银针大上不少,竹虚神医一试就知道真相了。

那个时候就只有她和王氏在外头,王氏又是李忠汉的媳妇,李家人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她做的。

李安然咬了咬牙,进了屋子去拿银针,出来的时候忽然就听见孙连枝的声音像个爆竹似的炸了起来。

“竹虚神医,我儿子都已经成这样了,你怎么还要扎呢!万一扎出个好歹来,谁来负责!”

竹虚神医一听,浑身的气血往脑门上涌,“你们大半夜来找老子治病,还他娘的要讹上我不成?这人我不治了!爱找谁找谁!”

反正也麻烦,他才不想动手呢!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