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十四章 来历

发布时间:2021-11-26 08:05:48

“咕咕咕”几声突然间响了。竹虚神医有些愠色的扫了李安然几眼。坐在这看诊了一下午,这都日上三竿了,你还不去烧饭!饿肚子本神医,看谁收养你!李安然眼底闪现出一丝若有所悟,丢下手里的蒲扇就出门时去烧饭。一炷香的功夫,昨日的午饭便做好了。这浓浓的香味让竹虚神医坐在这看诊了一上午,这都日上三竿了,你还不去做饭!饿死本神医,看谁收留你!。

>>>《神医嫡女飒爆了》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来历》精选

“咕咕咕”几声忽然响起。竹虚神医有些愠怒的扫了李安然一眼。

坐在这看诊了一上午,这都日上三竿了,你还不去做饭!饿死本神医,看谁收留你!

李安然眼底闪过一丝了然,丢下手里的蒲扇就出门去做饭。

一炷香的功夫,今日的午饭便做好了。

这浓浓的香味让竹虚神医的肚子叫的更厉害了,三下五除二就给剩下几个问诊的写了药方,人走后,他去外面的石桌上看了看。

一碟子醋溜白菜,一碗大米饭。

李安然这才询问:“竹虚神医,刚才看你忙,我没去打扰。你灶房缸子里的那些鸡鸭鱼肉我都没敢动……”

要是他不愿意,她给他下了锅,几两银子可都不够赔的。

竹虚皱着眉头摆了摆手,“随便用!以后除了早饭,其余两餐每顿最少三个菜,外加一锅粥!”

李安然颇为吃惊。

看这神医一贫如洗的,药庐里也没啥值钱东西,怎么对吃这么执着。

简直和天天清汤寡水的李家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刚捏起筷子,竹虚问道:“你给我外甥送饭了吗?”

李安然摇头。

竹虚瞥她一眼,“以后每餐都先给他送。”

李安然被他轻飘飘的一个眼神看的心里直打突,“我知道了!”

她立刻转身回了灶房,很快把饭送了过去。这回她没再特意敲门,只是说了一声,也没多看,碗筷放下就溜了。

好奇心害死猫。

在这才半晌,李安然就察觉出了,神医收的诊金也就那几文钱,根本赚不到什么大钱,更何况药庐还有个吃白饭的。

刚才娘在做衣服,她凑过去看了看,神医给的那布料虽然看上去颜色平平淡淡,但料子上手十分丝滑,一看就不是便宜的物件。

他的银子往哪来?

这个竹虚神医,想来定不会如表面上的这么普通。

李安然决定,今后只把心思用在学医上,等学的差不多就溜之大吉。

灶房内,魏淑柳还在裁剪布料。

李安然唤了她一声,打断她的动作,“娘,你休息一会儿,做这个不着急。”

冬衣一件,夏衣两件,做完了娘就得回到李家去。她巴不得娘能做的时间久点。

魏淑柳手上一空,抬头看向她,忽然焦急问:“人,在哪!”

“爹刚走,十个日子才回呢,娘别急,他记着你呢。”

李安然一边安抚她,一边把锅里剩下一锅底粥和几片白菜叶盛了出来,端给魏淑柳。

就剩这点饭了,她得给娘吃,至于自己,挨挨就过去了,总比在李家待着强。

到了晚上,李安然带着魏淑柳离开了药庐。

她刻意把脚步放慢了点,绕了一圈去后山,途径王掌柜的家里。大门关的严丝合缝,外头还搭了锁。

想来是已经去镇上了。

大概是因为天太黑了,魏淑柳的情绪有些焦躁起来,要挣脱她的手。

李安然急忙拍了拍她的后背,温声道:“娘别怕,马上就到家了。”

远远的到了李家家门口,就听见里头一阵污言秽语,鸡飞狗跳的。李安然停了停,这才晓得原来是晚上李小梅把饭做糊了。

风水轮流转啊。

李小梅原先欺负她的时候,可曾想过自己有今天?

李安然脸色冷了冷,扶着魏淑柳悄无声息的走了进去,正要进屋子,就见李忠汉来了院里。

一见是她们娘俩,李忠汉眼睛一亮,直着走了过来。

他一个大汉子,腿长胳膊长的,又是天黑,直接伸手往魏淑柳的身上抓了一把。

魏淑柳怕黑,一路上被哄着才没发作,被刺激到,直接尖叫了起来,两只手胡乱的挥着。

李安然心底一惊,急忙拉住她,“娘,我是然儿,别怕,别怕,咱们先回屋,爹一会儿就回来了!”

李忠汉嘿嘿笑着,“然儿,我来安慰你娘,她这是想被男人哄了。”

想你大爷!

李安然牙齿咬的死紧,使出浑身的劲把魏淑柳拉回屋里。

刚关上门,魏淑柳的情绪就缓和了下来。

外头,李忠汉眼神里都是不舍,但他可不敢去招惹发疯的魏淑柳,她那一爪子下来,必得见血。

李安然从窗户看着外头的人走远,这才呼出一口气,去院子里打了一盆水过来给魏淑柳洗漱。

等娘睡着之后,她才回到自己的小床上,把今天在药庐的所见所闻全部都在脑海中重新过一边。

全都记了下来,已经是深夜。李安然饿的前胸贴后背,抹黑跑到灶房,把锅上沾着的一点米糊刮下来吃掉。

她今天可是只吃了一顿早饭啊!

匆匆往肚子里填了点东西,李安然这才往屋里走,还没走到的时候一抬眼睛,心底“咚”的一下。

不远处的大房门前,一个高大的黑影正要伸爪子开门。

月凉如水。

竹虚一口气吨吨吨喝了好几口酒,长叹一口气,将酒壶丢到对面,“这酒热一下,别有一番滋味,你也来点吧!活血化瘀!”

对面的少年淡淡抬手将酒壶接住,仰头喝了两口,眉稍蹙起,“一股怪味。”

看清他脸上的嫌弃之色,竹虚砸砸嘴,“知足吧你!这犄角旮沓地儿,能摸到一壶这样的酒属实不容易。京城那样的好酒,是喝不到咯!”

少年脸上的表情平淡无波,等他说完了才站起身,“我走走。”

竹虚也站起来,跟着他往外面走去。

月色清冷,淡淡的光照在地上,颇有几分萧瑟之感。

少年走到小院中央,手掌缓缓抬起,双腿屈起,气沉丹田,使出一套又一套精妙的剑法。

可惜的是他手上没有宝剑,只有随地捡的一根枯枝。

竹虚把屋里的药材拿了出来,一边看着他,一边把药材弄进药缸里捣碎,阵阵草药味飘散出来。

“对了,来我这当小童的那丫头,身份浮出水面了,可真不是个一般人!”

少年只顾练剑,地上灰尘四起。

不理他。

竹虚不满的哼了一声,继续絮絮叨叨:“那个魏淑柳的身份更是个奇迹,你猜猜她本家是哪个?”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