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十二章 镯子

发布时间:2021-11-26 08:05:47

王掌柜登时霍然。差点儿忘了这件事。李伟秋是李家公婆捡来的孩子,至于李安然母女俩,又是那李伟秋从乱葬岗捞出的。李安然嗓音放柔了些,缓缓地道:“你也明白,我娘是个疯子,我想治好她,没办法把这镯子卖了卖钱。以你的本事,这镯子相必能买进个不斐的数目,但差点忘了这件事。。

>>>《神医嫡女飒爆了》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镯子》精选

王掌柜顿时豁然。

差点忘了这件事。

李伟秋是李家公婆捡来的孩子,至于李安然母女俩,又是那李伟秋从乱葬岗捞出来的。

李安然嗓音放柔了些,缓缓道:“你也知道,我娘是个疯子,我想治好她,只能把这镯子卖了换钱。以你的本事,这镯子想必能卖出个不菲的数目,但是我只要其中的二百两,剩下的全部都归你。”

王掌柜心底狠狠的震了一下。

他年轻时,机缘巧合之下跟了一位眼光毒辣的师傅,学成之后在镇上开当铺开了几十年,东西一经他的手,他就能看出来价值多少。

这玉髓镯子成色极好,往小了算,最少也能卖出千两银子。

那他可是净赚八百两啊。

王掌柜手指背在身后碾了碾,端着姿态道:“成交。我去帮你卖。但是这么好的东西,在咱们这小镇,也不一定能卖得出去,你得有个心理准备。”

李安然勾唇浅笑,“小地方有小地方的好。王掌柜要是拿出来真本事,五天之内肯定是能出手的。”

王掌柜眼皮一抖,这才正眼去看面前的丫头。

按理说在这南漳村风吹日晒,村里的丫头一个个都黑的像块碳。可这李安然,小脸白净,五官周正,跟那镇上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贵小姐似的。

她们母女俩来到南漳村时是在乱葬岗,说不准就是哪家达官显贵的大户,落魄了跑出来的。

要不然哪能有这么好的镯子。

王掌柜脸色凝了凝,再次确认道:“你确定要我把它卖了?你们母女流离这么多年,可就靠它来证明身份!”

李安然眯眼笑了笑,“王掌柜,我要是不确定,就不会往你这来了。你大可帮我卖了就是,不过,你必须要帮我保密,不能透露半点风声给李家的人。”

说罢,便转身推门离开。

王掌柜看着她的背影,表情十分复杂。这丫头,就这么信任他?也不怕他直接带着镯子卷铺盖走人。

走在回家的路上,李安然的心中忽然轻松了不少。

这千年玉髓做成的镯子,本就是至宝,要是落到别人手里,是万万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卖出去的。

可这至宝在她的手中,却会变成杀死她的凶器。

最好是卖到天涯海角去。

李安然回到家,一推门进去,发现李伟秋正坐在她的小床上。见她回来,眼中露出一抹亮色,“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去了神医药庐一趟,有点忙。”李安然哈了口热气搓搓手,问道:“爹,你找我有事吗?”

李伟秋眼底出现一抹局促,“那个,要是药庐的活太重,干不了就回来。家里也不差你这一口吃的。”

李安然颔首,心中有暖意流淌,“没事的,神医不会太为难我。”

李伟秋点了点头,犹犹豫豫的说:“就是你这一走,你娘她就剩一个人在家了……”

按理说这也不用担心。

可李伟秋这两日见了她们母女的状况,生怕阿柳在家里会受欺负,凡事还得靠着然儿。

李安然心中酸酸的。

爹担心的,也正是她担心的。

她道:“爹,药庐离这里不远,我要是得空了就跑着回来看看娘。”

李伟秋喉头动了动,最后无奈的叹息一口气:“也好。”

暂时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李安然心里边想着要去药庐做工的事儿,第二天早上天不亮就醒了,刚好听见挂布那边有脚步声,爹已经起了。

她急忙起床去灶房做早饭。

不过现在她不用做饭了,不想给李家那群狼心狗肺的人多吃一口。李安然只做了三个人的份。熬了点米汤,煎了三张菜叶饼。一张给娘,两张给爹。

李伟秋在这冬日的清晨吃下一顿热腾腾的早饭,踩着天空微亮的光走出了家门。

李安然等他的身影消失才回灶房,把锅碗瓢盆刷了,回屋叫上魏淑柳就走。

日上三竿。

孙连枝肚子咕咕叫的爬起来,一看灶房里边空空如也,勃然大怒:“李安然你这个懒货,大早上的不做饭,想饿死老娘!”

骂骂咧咧的正要往大房屋子里去,忽然想起来这个懒货去药庐做工去了,于是一张老脸憋的通红,转脚去了李小梅的房里。

一把掀开棉被,孙连枝的手爪子就伸上去狠狠拧了一把,“死丫头,还不赶紧做饭去!”

等李小梅眼泪涟涟的从床上爬起来后,孙连枝又跑去了大房的屋子那边。

奇了怪了。

这魏淑柳平时不是起的很早吗,怎么今天连个脑袋都不露出来?

反正李伟秋今儿已经早早的走了,孙连枝没有顾忌,一脚踢开了门,“你个杀千刀的狐狸精……”

刚骂出口,就见床上的被褥整整齐齐的,没一个人影。

死哪去了?

孙连枝眼珠子转悠了几番,走过去在屋子里翻箱倒柜,毛都没翻出来一根。

一转身,差点把她给吓瘫了,“你在那站着干啥,想吓死你老娘?”

李忠汉瞧了她两眼,没吭声,走过去一把扯下来床上的床单,闻着上面的香味儿,脸色陶醉。

光是睡过的东西就这么稀罕,要是抱在怀里,该有多爽?

孙连枝气不打一处来,上手就揍,“没出息的东西!一个狐狸精有什么好的!”

李忠汉不理她,咽了咽口水,“老大走了,现在总能动手了吧?怎么没看见人?”

——

魏淑柳正在药庐的灶房里头,脸色惊慌的看着这陌生的地方。

李安然扭过头,打断了她的思绪,“娘,饼子熟了,你帮我拿个碟子来。”

魏淑柳站起来就把碟子递过去。在家干活干得多了,这样才能让她心里头踏实点。

李安然端着饼子走出去,敲的堂屋门咚咚响,“竹虚神医!起床吃早饭了!”

正在美梦中娶媳妇的竹虚神医被惊醒,还以为药庐里遭贼了。正要拿家伙什,忽然反应过来这是那死丫头在喊。

他一脸铁青色的冲出来,“大早上你作什么妖!”

李安然被吓了一跳,讪讪道:“神医,不是你昨天让我寅时到吗,这么早,我肯定要做饭啊。”

说完,指了指石桌上的碟子。

早饭已经好了,一碗米粥,三个煎饼。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