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十章 寒意

发布时间:2021-11-26 08:05:47

李安然一路飞奔快到家门口,这才不舍得停了下去,上气不接下气的喘。心脏跳动的极其快速,连腿都有点儿打浑身哆嗦。但是过了一辈子,但昨日这样的事她但是头一回干。的确。她昨天去药庐的这一趟,更本就也不是冲着银针去的,费力了心思,也是想能混进来药庐做事情。死了之后被困心跳的异常迅速,连腿都有点打哆嗦。虽然过了一辈子,但今日这样的事她还是头一回干。。

>>>《神医嫡女飒爆了》章节目录<<<

《第十章 寒意》精选

李安然一路狂奔快到家门口,这才舍得停了下来,上气不接下气的喘。

心跳的异常迅速,连腿都有点打哆嗦。虽然过了一辈子,但今日这样的事她还是头一回干。

确实。

她今天去药庐的这一趟,根本就不是冲着银针去的,费劲了心思,也就是想能够混进药庐做事。

死后被困遇到的那缕孤魂拿银针在她的身上扎了个几百遍,告诉她各种病症的解决之道,但她一生都未曾接触过医术,一切都是空想。

或许只有自己牢牢掌握,才能够彻底将孤魂所讲的东西融会贯通。

学医不但能够给其他人治病,还能让她依靠着防备那些暗中使坏的人。

而且,想要和爹娘离开这里,也只有靠银子才能完成。

李安然依稀记得,上一世,她是十四岁时被楚家的人带回去,李伟秋也是那年跟随商队外出沙漠而死。

今年马上就过完了,她也马上就十三岁。

重活一世已经让她十分喜悦,可仔细想想,她能够准备的时间,根本没有多久。

这偌大的南漳村,有个小病小痛,全靠竹虚神医的药庐支撑着。她要是想学点东西,就只能找竹虚!

李安然忽然想起临走时看到的那双眼睛。

能有那样冰冷的眼神,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像是经历了无数次生死一般。

他是谁?

李安然记得上一世的时候,竹虚神医一直都是一个人生活在药庐,村里人想给他说媒,他全都拒绝了。因此一直都是个单身汉,连个亲戚都没有,更别说儿子了。

李安然百思不得其解,这时,胳膊上突然挨了一下,阵阵抽痛。她倒抽了一口冷气。

“赔钱货!你跑到外面瞎逛悠什么,难道是腆着你那狐狸精面孔去勾搭哪家的男人?”李小梅手里捏着一个细枝条,面容尖酸。

李安然的脸色沉下来,“你敢这么污蔑我,不怕我告诉我爹,下个月活活饿死你?”

李小梅扑哧笑出声,嘲讽道:“你还真以为你爹有多大的本事呢!实话告诉你,我娘怀孕了,马上就能为李家添个一儿半女。哪像那种不会下蛋的母鸡啊,活该没脸!”

李安然脸上掠过一丝诧异。

怪不得最近李忠汉老是一副心痒难耐的样子,原来是王氏怀上了,不能跟他做那事。

李安然倒不记得前世还有这么一出,那个时候,他们一家已经被赶出去了,根本不知道李家的情况。

——

回家一看。

果不其然!李伟秋一个大汉子,正在灶房忙里忙外,拿着菜刀的样子颇有几分笨拙。

而王氏则是坐在院子里那只不知道垫了几个软垫的矮凳上,正捏着一把吃食喂鸡,满脸都是得意之色。

李安然顿时明白了,看来是觉得自己怀上了,拿起乔了!

李伟秋瞥见她回来了,从灶房里走出来,有些窘迫的搓搓手,“然儿,快回屋去陪你娘吧。”

王氏立刻道:“回什么屋,赶紧做饭去!马上就中午了,一大家子人不吃饭啊?”

李安然心中冷笑,故意扬了扬声调:“好啊,不过婶婶,做完这一顿,以后我就没办法干家里的活了。竹虚神医让我去他药庐里做工呢!”

王氏一听,腾的站起来指着她脑门骂,那样子不像个怀孕的人,反倒像极了泼妇,“小妮子满嘴没一句真话!”

“竹虚神医怎么可能让你进药庐做工!你以为药庐你家开的啊?”

竹虚神医是出了名的抠,生怕别人学了他的本事自己另辟门户,拦了他的财!里正大人家的侄子,为了能进药庐学点本事,五两银子都买不来个干活的小童!

王氏这一吼,将屋子里的孙连枝惊了出来,“然儿,你胡编什么?”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她娘是个傻的,她能好到哪去!”李小梅在一旁嘲讽。

李伟秋不高兴的捏了捏拳头,扭头问道:“然儿,你为何要这么说?”

也不怪他们不信,实在是这事太匪夷所思。

李安然坦坦荡荡,“我骗你们干什么!”

她眼底闪过一丝嘲弄,“不过我也不是白干,竹虚神医人很好,他答应每月结我三文钱。小梅姐,婶婶既然怀孕了,以后你可要把家里里外外的收拾好,我要出去赚钱了。”

李小梅压根不往心里去,心道:赔钱货是看她爹来了,高兴傻了。

王氏也心道:果然是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这李安然怕不是遗传了魏淑柳的疯病!

孙连枝面皮上一片淡定,控制住自己把这死丫头打一顿的冲动。青天白日的做什么梦呢?

李安然看着他们的表情,就知道他们都不信。她往袖子里一摸,拿出那张字据递过去,“奶奶,你不信看看,竹虚神医写给我的。”

看着这纸上一行黑字,孙连枝如同丈二的和尚,“我去把小飞叫来,他识字!”

李家穷,供不起孩子念书。这唯一一个宝贝孙子,全家人从牙缝里挤出来点钱供他上学堂。

李小飞被叫出来,手里还捏着一个被他画成鬼画符的作业本,一脸茫然的看了看那字据,“收李安然为药庐小童,月钱三文。这是什么?”

“我的亲娘呀!”

孙连枝简直不敢相信,一张老脸笑得都是褶子,“然儿,你可真是奶奶的好孙女!”

老天这是开眼了,特意提拔他们李家呢!

王氏不甘心的看着那张纸,双眼都能喷出来火了,“一张纸而已,识字儿的都能写出来,这怕是李安然找人伪造的,就是为了偷懒不干活吧!”

李小梅立刻附和:“对啊,我看着也不像真的!这纸都发黄了!”

听完,孙连枝的脑子瞬间清醒了不少,像条毒蛇似的盯着李安然,“你说,这到底是不是竹虚神医亲手写的!要不是,我抽烂你这张嘴!”

李安然被吓了一跳,满脸惧色的藏到李伟秋后头,咬住了嘴唇,“爹,我真没撒谎,这就是竹虚神医写给我的!”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