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八章 苛待

发布时间:2021-11-26 08:05:46

李安然立马扭过身,很紧张地又低了头,“爹,是我不小心伤到了自己,不关别人的事。”李伟秋惊讶的望着她。“爹,你这么久才能回去一趟,干万别不高兴,切记破环了这么融洽的气氛,水立刻好!”她边说,眼睛边往孙连枝和王氏那边看,说着,她细细地的胳膊用力抬李伟秋震惊的看着她。。

>>>《神医嫡女飒爆了》章节目录<<<

《第八章 苛待》精选

李安然立刻扭过身,紧张地低下了头,“爹,是我不小心伤到了自己,不关别人的事。”

李伟秋震惊的看着她。

“爹,你这么久才能回家一趟,千万别生气,不要破坏了这么和睦的气氛,水马上好!”

她一边说,眼睛一边往孙连枝和王氏那边看,说完,她细细的胳膊用力抬起木桶往木盆里倒。

可看她越是这么说,李伟秋的神色越沉,三下五除二的把脸洗了,扭过头去,沉声问道:“是谁对然儿动了手?”

李安然刚把水桶给放下,猝不及防听见李伟秋这么问,吃惊的抬脸看去。

李家众人看见她的脸,个个都呆了。

李安然的右脸高高的肿了起来,那么小的脸蛋上,一个狰狞的手掌印像是印上去似的,格外明显!

王氏的一张脸顿时青了!

到底怎么回事?她也没用多大的力气啊,昨天看上去还没事,今天怎么就跟刚打上去似的!

孙连枝立刻站出来,眼珠子乌溜溜转,狡辩道:“老二媳妇昨天教训小梅呢,然儿见小梅挨打不忍心,跑上去挡了。王氏,下回注意着点!孩子细皮嫩肉的,不能说打就打!”

王氏点头如捣蒜,“是是是,娘,我记住了。”

见此,李安然心中冷哼一声,面上却不显,“爹你看,可不就是我自己伤了自己吗。你别担心,早饭都做好了,你快去吃饭吧,我先去给娘盛饭。”

随后她就要往灶房去,但却腿一软,往旁边栽去。赶紧扶住了李伟秋才站好,“爹,我太饿了,有点头晕。”

李伟秋伸手拦她,“行了,你先去吃吧,我给你娘端去。”说着抬脚进了灶房。

一掀锅盖,看着锅里剩下的一锅底面汤,清汤寡水没一个面疙瘩,李伟秋脸色僵了。

“然儿,你娘就吃这个?”

李安然跟过来,咬着嘴唇撑出一个笑来,上前盛了一碗汤就要走。

孙连枝匆匆跑来说瞎话:“你媳妇儿最近胃口不好,多喝点面汤好,等胃口好了再吃别的。”

李伟秋心中忍不住突突跳。

他大步去隔壁的饭桌上一瞧,李家几人的饭碗都已经摆好了。李小梅虽为李家最不得脸的孙女,碗里的面汤都有几个面疙瘩和菜叶,更别提李小飞了。碗里都被面疙瘩堆满了,旁边的碟子里还放着一块青菜饼子。

然儿还没来吃,灶房就剩那小半碗面汤,又给魏淑柳盛走了,所以她要吃什么?

顿时,从小老实本分的李伟秋仿佛是突然明白了什么,他苦笑了一下,暗暗从兜里取出了半块碎银子,牢牢的藏进胸口衣襟。

早饭很快就吃完了,王氏自觉的留下来收拾,洗碗刷锅。

李伟秋去了爹娘的屋里,从兜里拿出来二十文钱放在炕上,“爹,娘,这是我这十天的工钱,你们收好吧。”

李大田眯了眯三角眼,朝孙连枝瞥了一眼。孙连枝立刻拉过李伟秋的手,脸上笑开了花道:“辛苦老大了。快回去好好休息吧。”

李伟秋刚离开屋子,李忠汉就轻手轻脚的跑了过来,迫不及待道:“爹,娘,咱们什么时候动手!”

看他这副没出息的样子!

李大田翻了个白眼,“瞅你猴急那样!前两天虚的床都下不来,身体好了也不迟!”

李伟秋在家统共也待不了几天,等他走了,剩下两个连鸡都不敢杀的孤儿寡母,还不是随便他们折腾!

也不差这么几天了!

——

彼时,李伟秋已经回了屋,往外面瞧了眼之后将门牢牢拉起。

魏淑柳正坐在炕头前给他绣手帕,然儿也在一边学的有模有样。

魏淑柳虽痴傻,还疯,但她的绣法却是精妙至极,那针法,拐弯,两根细指捏着绣花针,多少复杂的花纹都能给绣出来,整个南漳村都找不出来第二个。

李伟秋穿的用的,甚至擦汗的绢子,全出自魏淑柳的手,商队里的人见了,各个眼红的不得了。

他脸色柔了柔,“然儿,往我这来。”

“怎么了爹?”

李伟秋在衣襟里头摸索了一会儿,掏出来半两银子,“然儿,我这趟多赚了点,这个你好好收着,别给任何人说。”

碎银子沾上了灰,放在手心里轻飘飘的。李安然盯着它,鼻尖和眼睛都红了。

爹跟着商队外出,一路艰辛,能得到这半块碎银子,还不知道遇到了多凶险的事。但是爹却都咬牙撑着,第一个往前冲,为的就是能多赚点,好给她们娘俩买点东西。

见她要落泪,李伟秋顿时手足无措。

“然儿,是我没本事,爹一定日日勤奋多挣钱,让你们母女生活过的更好。”

“只要爹能陪着我们,生活就能过好。”

李安然吸了吸鼻子,将半块碎银放进口袋里,“天色不早了,你们快些休息,这帕子上的花还没绣完,我再忙活一会儿。”

李伟秋呆了一下,反应过来后不好意思的舔了舔嘴巴,这丫头是在腾位置给他呢!

李家日子过的不好,他们老大家里只有一个小屋,摆放了一大一小两张床,用一块布隔着,虽然看不见,但是声音却都能听见。

之前然儿年纪小,等到她睡着了,他还能偷偷摸摸的和魏淑柳温情一番;可如今然儿也快成大姑娘了,不能再那么没规矩。

李伟秋捏了捏拳头,要是再有了银子,绝对要再盖一个屋子给然儿住。

——

这边,绣花的帕子早被她丢在一旁。李安然出了李家便往南漳村里的神医药庐跑。

这位神医名为竹虚,年少时走南闯北学了身医术,在南漳村定居下来开了个药庐,专门给乡亲看病。

一开始没人理,后来竹虚神医靠自己的本事治好了一个得癫病的小孩儿,名声就这么传出去了。而且找他看病只要几文钱,慢慢的,这方圆百里的人家有个小病小痛,都来找他治。

因此竹虚神医经常外出,在药庐的时间很少。不过倒是巧了,竹虚刚从隔壁村看完病回来,正在藤椅上坐着休息呢。

李安然敲开门跑过去,轻描淡写的抛出一个雷。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