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四章 大仇得报

发布时间:2021-11-26 04:49:33

何牢之此时是跳入黄河洗不清了皇后即使再信赖他,在书信和欺君之罪这两个问题面前,皇后也敢赌,所以真的输不起。司马健非常很清楚目前仍然朝廷的形势,陈家父子手握重兵,并且了起了反心,倒倒不如趁何牢之还也没拿到江州,立足于不稳,直接果断召回公告。“母后,臣弟建议司马健十分清楚目前朝廷的形势,何家父子手握重兵,而且已经起了反心,倒不如趁何牢之还没有拿下江州,立足不稳,直接果断召回。。

>>>《昼夜生》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大仇得报》精选

何牢之此时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

皇后即便再信任他,在书信和欺君这两个问题面前,皇后也不敢赌,因为实在输不起。

司马健十分清楚目前朝廷的形势,何家父子手握重兵,而且已经起了反心,倒不如趁何牢之还没有拿下江州,立足不稳,直接果断召回。

“母后,儿臣建议,即刻罢免何家父子兵权,并令其马上从洛阳与江州返回,母后,此非常时刻,还须母后当机立断啊!”

数十年的忠臣良将,难道定要在今日反目吗,皇后揉了揉太阳穴,看来头痛的厉害

而徐总管又得到了下来传来的消息,对皇后说

“娘娘,秦国密探来报,如今秦国正在整军,不日就要出兵伐燕了”

皇后也没说什么,只是示意自己知道了

因为秦国伐不伐燕,与晋朝并没什么关系,自己的后院都要起火了,哪还有心思管门外的人打架呢

可听到这个消息后,刘若水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皇后娘娘,按照书信所言,何牢之允诺自己谋反成功之后,再助秦灭燕,他们此时就出兵,是不是太早了……”

司马健见说话之人,是一个俊朗的公子模样,自己此前在宫里并未见过

“恕本皇子眼拙,不知这位公子是……”

刘若水知道司马健不是外人,便想将身份告诉他,刚要说话,就被皇后打断了

“他是本宫的耳目,你不用多问,还是多想想眼下的问题吧”

皇后没有将刘若水的身份挑明,一来是她知道宫中的神秘人仍在,如果挑明怕对刘若水不利,二来刘若水现在是“死人”,有这个打掩护,替自己办事也方便许多。

司马健也知道皇后的秉性,便没有追问下去

“母后,儿臣认为这位公子所言极是,秦国此时出兵伐燕,可是要途径洛阳的……那秦人伐燕是假,与何无忌大军合并才是真啊”

屋里的松香快要燃尽了,能明显听到燃烧时噼啪的声音,可现在谁又有心思去更换呢

幽静的永安宫里,平日的祥和氛围完全不见了影子,一片阴云袭来,众人自知暴风雨就快到了,如果处理不好,别说小小永安宫,这偌大的晋朝可能都会土崩瓦解。

“母后,不要再考虑了,现在就召何家父子回建康,如果他们此时奉旨,何无忌便没有秦人的援助,何牢之也得不到江州的粮草,我们或许还有一战之力,如果他们抗旨,就坐实了谋反的罪名,我们也好引各州诸侯来援啊。”

皇后盯着将尽的松香,心想晋朝的命运会不会也如它一般,气数将尽了呢?

她的心里十分犹豫,可能是对何牢之仍抱有一丝丝的期待,但她也知道,现在生死存亡之际,必须要早做决定,优柔寡断可不是一个执政者该有的素质。

皇后思虑良久,缓缓说到

“传本宫旨意,切断南下兵马的粮草,何牢之与何无忌二人,速速撤兵返回建康……还有……刚才军报里提到以一敌百的参军刘裕,可是那日宴席替本宫挡刀之人?”

一听到刘裕,徐总管还没回话,刘若水就先抢了过来

“是的,皇后娘娘,就是他”

别人听来倒没觉得什么,可司马健却有些不解了,那日的宴会他也是在场的,并没有见过眼前这位公子啊,这个人到底是谁……和刘裕、和皇后到底有什么关系……虽这么想,可并没有多问。

皇后突然问到刘裕,也不知她心里在盘算什么

“此人勇冠三军,忠义无双,日后必为朝廷栋梁,擢升其为建武将军,望其莫改初心,继续为朝廷效力。”

徐总管得了旨意,便下去办了

“撤兵之举,是非对错……本宫也……本宫也说不好,至于结果如何,一切就看天意了……健儿你也下去吧,本宫想歇息一会”

司马健从厉阳回来一趟,看来是值得的,临走的时候,不忘又看了刘若水一眼

大皇子与徐总管出去之后,刘若水左右看了看,发现除了皇后,就剩下自己了,她也不清楚皇后留自己在这是什么用意。

皇后没有理她,而是拿起了笔,在纸上写下一些字

书圣的孙女,再怎么荒废,也扔不掉这血脉中就存在的书法造诣,皇后的字还是很见功力的,也难怪那日桓玄派使者朝贺,都不忘要上一幅。

皇后写罢,将纸递给了刘若水,说到

“你与刘裕相识,就再替本宫办一件事,速速赶往何牢之军中,将此纸条,亲手交给刘裕,切莫让旁人知晓。”

刘若水接过纸条,有些纳闷,自己与刘裕的确见过几面,可……

“皇后娘娘,你怎知我与刘裕……认识啊”

皇后看着她,说到

“你以为身处地牢之时,本宫就不知道谁去看望过你吗”

这就很明白了,刘若水也没有再说什么,默默的看向了手中的纸条,发现上面有十六个字:若守臣礼,尔等拥之,若失臣节,杀而代之。

这句话也能看出来,皇后对何牢之仍然心存侥幸,如果他没有反叛之心,那就当一切没有发生,如果他真的想反,便让建武将军刘裕杀而代之

刘若水收好纸条,便离宫了。

………………………………

随着王国宝通秦新证据的出现,他可算是遭了秧

刚刚软禁出来没几日,这王府又被护卫给围住了,不过这次可不是软禁,而是实打实的查抄。

徐总管领着护卫强行带走了王国宝,留下满院的仆从、下人不知该怎么办

临川证据就在皇后手中,这下王国宝再怎么抵赖、喊冤都没用了

………………………………

贵妃是王国宝的妹妹,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她自然难逃干系

按照刘若水的话,她在王国宝书房偷到的信是被贵妃毁掉了,可贵妃却打死也不承认

而且也并没有直接证据,能证明贵妃参与了联秦之事

皇后又念在她生养司马元有功,便没有置她于死地,只是剥夺了贵妃称号,并打发去了余年宫

余年宫是整个皇宫中最不受待见的地方,进到这里的人,连丫鬟太监都没有好脸色

贵妃心知肚明,自己怕是要完了,可她却并不甘心。

………………………………

除了以上两位,将军府也没有幸免

想要坐实何牢之的谋反罪名,只凭一封临川的书信可不够,所以皇后也派人来此搜查物证

何牢之的孙儿何欢见一群陌生人进了府,也不知是什么情况,拎着刀剑就冲了出来

别看他年纪尚幼,但这一心护府的架势可有模有样

“来者何人,竟敢擅闯将军府”

领头的长官见这情景也不敢怠慢

“原来是小何公子,我们今天来可不是擅闯,而是奉皇后娘娘旨意前来搜查的,小何公子可莫要为难在下。”

说完也没再继续理会何欢,一声令下便将府中所有人都聚集到了前院,小兵们也各自取证去了

何欢不懂这些,皇不皇后的他才不在乎,只知道这群人来自己家捣乱,心里气愤的很

“啊!!我不准你们查,再不住手,我可不客气了!!”

长官看看他,一个黄毛小子,也如此大言不惭,岂是你不让查就不查的,也没有理会,就当小孩子不懂事了

何欢喊了一通,没什么效果,心里是更气了,提起剑就朝长官刺去

这长官也是习武之人,哪会怕他,心想你这般年纪,还要与我动武,真是可笑,随便一招半式就足以打发了

可他没想到,真正交起手来,何欢居然如此难缠,两人打了数个回合,才勉强将何欢击退

何欢年纪小不懂事,可院里的家仆都明白啊,皇后的旨意谁敢拦着,便忙将何欢护了起来,可不能再撒野了

何欢小小年纪能有如此功夫,也着实让长官吃了一惊,将门虎子,名不虚传啊

现在何欢被控制住,长官就搬来了把椅子,坐在众人面前,只等下人的搜查结果了

这一等就是半日,兵士们纷纷返回,他们查的已经很仔细了,可最终结果就是……什么都没找到

长官收到结果,又下令让人守住将军府,任何人不得随意出去,然后就回宫复命去了。

………………………………

王国宝被抓,刘若水十几年的仇怨今日终于了结,她很想亲眼去看审讯王国宝的场景,可此时却没有时间能顾得上

她揣着皇后写下的纸条,第一时间就回了京口,打算见过父亲之后,再去寻找江州归来的北府兵。

刘穆之的医馆这几日都没有开门,他除了每日担心女儿的安危之外,也只能在院里捣捣草药了。

“父亲……”

刘若水推门而入

刘穆之听到叫唤,将药杵放在一旁,惊喜的转头望去

“你回来了……好……好……”

这两声“好”,听的刘若水心酸了起来,数日不见,突然感觉父亲又苍老了许多……

“父亲不必担心,我当然好了,临川一切都很顺利,还带回了证据,王国宝已经被抓……我们终于可以为母亲报仇了……”

“……好……好……”

刘穆之不断重复着这个字,心里自然高兴,可眼中却泛起了泪花,王国宝是否被抓,此刻都不重要了,只要刘若水平安归来,那才是最好的。

刚才还在捣药的刘穆之,似乎都已忘了自己现在仍旧蹲着呢,刘若水见状忙他扶起,坐了下来

“父亲,您……您不要哭啊”

刘穆之也知道自己失态了,用袖口擦了下眼角

“我……这是高兴的,这件事情终于结束,我们也可以回到正常的生活了,不用再像做贼一般查这偷那,我就在这医馆里给人看病,你也找个好婆家嫁出去,让我抱抱外孙……再也不去管王国宝了……咱们都平平安安的……”

这番话都是刘穆之的肺腑之言,安享晚年,远离争斗,不求大富大贵,只求像普通百姓一般,一日三餐,粗布麻衣也就足够了

刘若水又何尝不是呢,调查王国宝的这许多年,每日都担惊受怕,此后父女若能平安喜乐,便也知足。

“女儿也希望如此,可眼下……”

刘若水说着就将皇后的纸条取出,然后将何牢之谋反之事悉数告知

刘穆之也没有想到,临川一行,居然还牵扯出这么大的事情

他对于皇后的做法也表示理解,可听到秦国出兵伐燕,而何无忌从洛阳撤军的时候,心里不禁起了嘀咕

“洛阳此时撤兵……那秦人出兵又路过洛阳,这洛阳……怕是要丢了”

刘若水不是很理解

“父亲,按照书信所言,秦人此时应该是何无忌的盟友才对,怎么会去取洛阳呢”

刘穆之苦笑了一声,接着说到

“这战局之事,瞬息万变,无论何牢之是否真的联秦,都不妨碍秦人取洛阳的,一个没有驻军的战略重地,秦人怎么可能会放弃……”

刘若水之前可没有想到这层,竟刘穆之这样一分析,倒还真的有这种可能

不过洛阳是否丢失,并不是她需要关心的

当务之急,还要将纸条送给刘裕才是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