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女儿 伪娘 女友 催眠 野蛮女友 岳母 伪娘
爸爸 狐妖 按摩  少妇 最原始的欲望 神奇宝贝
首页 > 资讯

第12章 欲擒故纵

发布时间:2021-01-14 18:25:43

门内漆黑的一片,还不待她反应时回来,一个黑影就了站到了她的面前,双臂横穿过她的身侧,锁上上了门。林攸宁紧紧咬住着嘴唇,才也没使自己惊叫出声,鼻子间被男人身上的薄荷香味林攸宁紧咬着嘴唇,才没有使自己惊呼出声,鼻子间被男人身上的薄荷香味所填满,心里莫名地腾起一股熟悉感。。

>>>《霸道总裁的宠妻日常》章节目录<<<

《第12章 欲擒故纵》精选

门内漆黑的一片,还不待她反应过来,一个黑影就已经站到了她的面前,双臂穿过她的身侧,反锁上了门。

林攸宁紧咬着嘴唇,才没有使自己惊呼出声,鼻子间被男人身上的薄荷香味所填满,心里莫名地腾起一股熟悉感。

男人温热的鼻息喷撒在她的脸上,痒痒的,有些难受。

正在她犹豫要不要推开眼前的人的时候,男人的手忽然放到了她的腰上,她能够清楚地感觉到从那双大手中传出的炙热的温度。

“砰砰砰……”

她感觉自己的心脏跳得都快要爆炸了,整个室内都可以听到自己狂跳的心跳声。

抱着红酒的手,微微地收紧,白皙的手背上有青筋微微凸起。

如果他真的要做什么的话,闭了闭眼睛,想起母亲在床上躺着的样子,还有医生满脸鄙夷的表情,抿了抿嘴,为了给母亲治病,她这次豁出去了。

心里即便是这么想的,但是真的发生的时候,她还是有些抗拒。

一把握住他在自己身上作乱的手,她局促的开口,“那个……客人,我们先打开灯,把红酒开了怎么样?”

声音里含了丝她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慌乱。

却不想,她这句话似点燃了男人的情绪,双手箍住她的脑袋,欺上了她柔软的红唇。

本来,莫皓谌只是觉得突然进来的女人,看起来有些像她,没想到就是她,不接受他的钱,现在却跑来了这里陪酒,她还真是清高!

红唇被他蹂躏地发痛,她能够清楚地感知到从他身上传来的愤怒,但她并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只能不住地摇着头,企图挣开他的禁锢。

感受到她的挣扎,他心里愈发地生气,双腿夹住她抬起来攻击自己的腿,唇上的动作愈发地粗暴起来。

心里的恐惧被一点点地放大,难道她今天晚上就这么失身在这里吗?

手上的红酒传来微弱的凉意,右手微抬,随后认命地又放了下来,算了,这瓶酒比她的命还要宝贵,她还是不要以身犯险了。

理智告诉她,此时她不能反抗,否则她将一分钱也拿不到,不仅无法筹齐母亲的手术费,而且还会欠下一大笔债。

嘴上吃痛,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男人已经离开了她的嘴唇,临了的时候,还咬了她一下。

一吻毕,她只能依靠着门,轻喘着粗气,才勉强地支撑着自己没有软倒在地上。

“呵…”

她似乎听到了那个男人轻笑一声,带着说不出的讽刺。

咬了咬下唇,有什么东西从眼睛里彻底消失,她冷着声音说,淡漠而疏离,“现在,我们可以开灯了吗?”

男人没有回答,却是将手忽然放在了她的胸前,紧接着一路下移,不断地在她的身上点着火。

她不是小女孩了,知道这是什么代表着什么,她想要挣扎,可是整个身体都被他禁锢地死死的,无法动弹,只能被动地承受着。

男人好像对这里无比的熟悉,一把将她拦腰抱起,准确无误地把她抱到了床边,扔在床上。

她还没有从床上爬起来,他紧接着就压了下来,健壮的身躯瞬间就将她压得死死的。

心里的恐惧汹涌地向她涌来,几乎都要淹没了她,正在她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门铃声突然响了。

男人手上的动作只是稍顿了一下,随后又继续满不在乎地撕扯着她身上的裙子。

门铃声锲而不舍地响着,“莫总,我想谈谈合约的事情!”

身上的手终于停下,她能够清楚地感觉到他身上传来的愤怒,趁他慌神之际,她奋力挣扎出他的束缚,朝床边一滚,拉开了床灯。

昏黄的灯光为男人坚毅的俊颜增添了一抹柔色,短发利落地撩向了脑后,剑眉入鬓,狭长的黑眸里充满情欲,薄唇泛着水润的光泽,仿佛是刚刚被雨露滋润过的玫瑰花瓣,整个人看起来妖冶异常,犹如黑暗中的吸血鬼伯爵。

莫皓谌?!

他怎么会在这里?

不知道为什么,她在看到一直对自己动手动脚的人是他后,莫名地松了一口气。

可是,他似乎并不这样想,理了理微乱的西装,黑眸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声音有着动情后的沙哑,“在这里乖乖地待着。”

看了看四周,出口只有那一个门口,他站在那里,她也逃不出去,只能乖巧地点了点头,像极了一只听话的小兔子。

莫皓谌满意地点了点头,眉头微皱,被人打断了好事,脸上有点不爽地朝门口走去。

“莫总,你怎么锁门了?”

刚打开门,外面的人就急急地说道,抬脚想要进去,却被他伸手挡在了门外。

“今天不谈合约了。”

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冷冷地说。

“莫总,这都谈好了的,怎么能说不谈就不谈了?”

那人刚想要凑上前对他说,祈求挽回合约,就看到屋内昏黄的灯光,隐隐约约地他好像还看到了一个人影,当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那莫总,我们改日再谈,好不好?”那人腆着脸说道。

见他还算有点眼色,他点了点头,随后转身进屋,“啪”地一声关上了门,徒留下那人在走廊中尴尬地站着。

看着她身上穿的衣服,眸色愈来愈深,黑得几乎能够滴出墨来,刚刚他没有看清她身上穿的衣服,只觉得入手的皆是皮肤的柔滑,现在床灯打开了,没想到她竟然会穿这种衣服?!

镂空的酒红色衣服,胸前的两片薄纱随着她的呼吸,微微地飘动着,里面的美好一览无余,短到大腿根处的裙摆,无一不在诱惑着人采撷她的美好。

看着他嚇人的黑眸,她不自觉地有些害怕,裹着被子朝后缩了缩,想离他远一点。

“这就是你的工作吗?”

他双目充血地看着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将被子挡在脸前,她只觉得他此时吓人的厉害,只是盯着他,不说话。

拒绝了签他的合约,只是因为想在这里和其他的男人在一起吗?她就这么的耐不住寂寞吗?

还是说,她一直都是在和他玩欲擒故纵的把戏?

他忽然伸出手掐住了她的下巴,冷笑着说:“你的清高呢?”

修长的手指划过她粉嫩的红唇,不断地揉搓着,他嘲讽地说道:“难道这就是你的清高?”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