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女儿 伪娘 女友 催眠 野蛮女友 岳母 伪娘
爸爸 狐妖 按摩  少妇 最原始的欲望 神奇宝贝
首页 > 资讯

第9章 代孕合同

发布时间:2021-01-14 18:25:42

她居然说当这一切都也没突然发生过?!很好,虽然有女人头一次对他这么说,啊好大的胆子!瞳眸微暗,虽然他会觉得没什么,虽然这段时间——,他要确认这个女人究竟有也没怀了自己的似是知道了他心中的所想,清亮的眸子直直地看着他,似要望进他的眼底深处,但奈何那双眸子太过黑冷,她什么也看不出来。。

>>>《霸道总裁的宠妻日常》章节目录<<<

《第9章 代孕合同》精选

她竟然说当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很好,还是有女人头一次对他这么说,真是好大的胆子!

黑眸微暗,虽然他觉得没什么,但是这段时间,他要确定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怀了自己的孩子,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轻易地放她离开。

似是知道了他心中的所想,清亮的眸子直直地看着他,似要望进他的眼底深处,但奈何那双眸子太过黑冷,她什么也看不出来。

只能冷冷地开口,“我危险期刚过。”

也就是说,最佳怀孕的时间已经过去了,这段时间她能够怀孕的几率很小,所以根本就不用想她会怀了他的孩子。

毕竟是活了二十几年的人,莫皓谌一瞬间就明白了她的意思,额头贴上她微凉的额头,轻轻地开口,“没关系,我们还有很多的时间。”

除了这个月,下个月也可以……

只要她在这里,他肯定能够让她怀上自己的孩子。

灼热的呼吸弄得她脸上痒痒的,她终于忍不住一把推开了他,嫌弃地擦了擦被他碰过的地方,脸上的表情就像是被什么脏东西碰过一样,充满嫌恶。

“莫先生,你不觉得讽刺吗?”

讽刺什么?

俊眉微锁,黑眸里染上了一层薄怒,她竟然敢对他露出这种表情?!

还从没有人敢这么看他,是不是他太纵容她了,所以她才敢这么嚣张?

将合同重新拿回手里,“代孕合同”四个黑体粗字立即显现在两人面前, 在此时,透着一股子说不出来的讽刺。

清亮的眸子里满是嘲讽,红唇轻启,她一字一顿地道:“生孩子本来该是幸福的事情,但是你这样做,和动物有什么区别?”顿了顿,她继续说道:“既然谁都可以为莫先生生孩子,那么还是劳烦莫先生另找他人,我不适合。”

她竟然敢说他是动物?

黑眸里有风暴渐聚,他一脸危险地看着她,声音喑哑,“那你想不想知道动物的做法?”

看着他充满欲色的俊颜,她忍不住瑟缩了一下,立即将被子裹住了自己的身体,只露出了两只大眼睛,滴溜溜的来回转着,一脸防备地看着他。

“你看合同的内容了吗?”

见她如此,他也不再捉弄她,坐在床边,两条修长的腿叠在一起,幽幽地开口。

即使是谁都可以,但他还是想尽量找一个自己感兴趣的女人,最起码的是不讨厌的女人为自己生孩子。

所以,目前来看,眼前的女人是最佳人选。

“看与不看又有什么区别?”下巴微扬,她此时像极了一只高傲的黑天鹅,声音清脆而坚定,“反正我是不会签的!”

“只要你可以给我生一个孩子,我可以给你5000万的费用。”

他已经完全沉下了脸,一脸不耐地看着她,他已经和她耗费了太多的时间,只想要速战速决,不想要再在此事上多做纠缠。

“呵!”

她轻嗤一声,阴阳怪气地开口,“还真是好多的钱呢,够我衣食无忧,潇洒好几辈子了。”

他皱眉看着她,不明白她这是什么意思。

脸上的玩世不恭褪去,恢复了那派淡漠而疏离的模样,好像他们两个是不认识的陌生人一样。

“无论怎样,我是不会同意给你生孩子的!”

“那你想要什么条件?”以为她是不满足自己开的费用,他再次问出口。

无论是什么条件,他都可以答应,只要她肯给他生一个孩子。

看着她漠然的脸,古井无波的黑眸里染上了点点的不耐,他原本以为在酒吧里工作的女人应该会很好的打发,没想到她竟然会这么地难缠。

“莫先生就这么听不懂人话吗?”

她冷嗤一声,扬唇嘲讽地看着他,拿着合同的纤手缓缓地抬起,另一只手放在合同的另一边。

“嘶啦嘶啦……”

整齐的合同书瞬间被她撕成了碎片,在室内洋洋洒洒地落了一地。

“你……”

他气地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冰冷的声音满含危险,“你究竟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

竟然敢把合同撕了,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他的底线,难道她真的以为他是没有脾气的人吗?

“我知道!”

手腕上传来的痛意使得她愈发的清醒,她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哪一刻如此地清醒过,冷笑着说:“我相信有很多人乐意为莫大少爷生孩子,所以莫大少爷让我离开,好不好?”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她语气里并没有半分乞求的意味,仿佛也不在乎他会不会真的放她走。

从白天那个女人来的时候,她就知道他的身份不一般,不是自己能够招惹上的人,所以,还是尽量保持距离得好。

她不确定他会不会放自己离开,只是想赌一把,赢了,她离开,输了,她也没有什么损失,只是永远困在了这个金丝笼里而已。

看着外面的天色,眼帘微垂,都已经这么晚了,也不知道母亲睡没睡,不会还在等着自己去看她吧?

“你不愿意?”

黑眸趋近深不见底的黑洞,里面有风暴渐聚,似乎稍有不慎,便会被吸入其中似的。

害怕自己会被诱惑,她撇开脸,不去看他惑人的黑眸,不卑不亢地道:“不愿意!”

“好好好…”

连说了几声好之后,他猛地松开了握着她的手,大步地离开了房间。

由于惯力,她一下子摔回了床上,看着手腕处红红的指印,嘴唇动了动,又恢复了一脸漠然的神色。

她努力告诫自己,这一切都只是一个梦,母亲还在医院里等着她,她得赶紧回去看母亲。

心里的委屈汹涌地奔来,眼角的泪水忍不住地滑落,她不是一个浪荡的女孩,莫名其妙地丢失了第一次还可以全然当做不在意。

更何况,还是像刚刚的那种侮辱,让她给他生孩子,和卖身为妓有什么区别?

吸了吸鼻子,擦了擦眼泪,她安慰自己权当是被狗咬了,以后防着点就好了,没什么大不了的,随后一派正经地离开了别墅,像全然没有哭过的样子。

“先生,小姐走了。”

李管家站在男人的身后,不卑不亢地说。

黑眸微沉,看着屏幕内昂首挺胸离开的女人,眸底有着淡淡的不屑,现在的陪酒女都这么清高吗?

还是只她一个?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