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六十五章 恨他所爱

发布时间:2021-10-15 08:24:56

这俩人熟了以后,等级之分,就看起来没那么较为明显了。便,厨子的爱女,到了婚嫁年龄。而岩承也长得挺拨巍峨。一来二去,厨子为自己的女儿讨个妾的名份,也说的过去的吧?明明这个岩承是个痴心种。没看见金将军时,就特别洁身自好,不与女孩过分接触到。这点,尤也倒于是,厨娘的爱女,到了婚嫁年龄。。

>>>《黑光噬昼》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 恨他所爱》精选

这俩人熟了以后,等级之分,就显得没那么明显了。

于是,厨娘的爱女,到了婚嫁年龄。

而岩承也长得挺拔巍峨。

一来二去,厨娘为自己的女儿讨个妾的名份,也说的过去吧?

偏偏这个岩承是个痴情种。

没见到金将军时,就尤其洁身自好,不与女孩过分接触。

这点,尤也倒是喜欢。

可他不接触其他女性,同时也更是和尤也保持了距离。

这点,尤也深恶痛绝。

见到金将军后,岩承就一心只有金将军。

父亲上朝时,不小心和顾丞相说了一嘴。

岩承就莫名其妙地变成了顾归琛的一颗棋子。

一颗把金霁月从将军位、皇子位、甚至是帝位上拉下来的,棋子。

于是就有了顾丞相谎报关将军已死,解除关、金二人婚约,逼皇帝将金霁月许配给封王岩承一事。

按顾丞相的说法,金霁月嫁给封王,有利于稳定其他封王之心。

可他实际的算盘是,将离虹最器重的人,边缘化。

最少要在皇宫边缘以外。

关孑笃大捷归来,满皇宫找金霁月,却被告知,金霁月已经出嫁。

经过顾归琛的挑拨离间,关孑笃对离虹恨之入骨:我为你以命守城,你却夺我最爱之人···

这种情况下,顾归琛坚定地和关孑笃站在一起。

告诉他:“当忍胯下之辱,有一天,你终将等上皇位,将心中仇恨之人杀死,夺回你爱之人。”

于是关孑笃真的开始隐忍于朝。

要不怎么说,这古代的关孑笃只会武,不懂文呢?

他这种人,就算到了帝位,也会变成一个任人摆布的棋子。

就像现在,被顾丞相摆布一样。

金霁月收回自己的思绪,对岩承说:“你这样做,会被人记恨的。”

“记恨?也罢。尤也,你恨我··不过是恨我没有给你位置,你做不了岩家的妾室···是啊··我不知道你是否真的爱我··我对你亏欠越多,你对我的恨就越多··但是我无法违背我的本心,去娶一个我不爱的人··”

金霁月捂住岩承的嘴。

你这人怎么这么不会说话呢?

——去娶一个我不爱的人。

你真以为她听到你说不爱她,她开心?

要真是尤也在这儿,她听了不得一刀劈了你?

就算不把你弄死,也会把这恨转嫁到我金霁月身上啊!

你是真傻啊?

你坑自己就好了,别坑我啊!

岩承推开金霁月的手:“我还能继续说···”

这药可真猛。

这不,娄枯艾已经开始唱歌了。

哎。

唱歌好啊。

唱歌比说话好。

一点内心的隐私,全给金霁月听到了。

关键是,金霁月听得心好累。

真的只是想做个任务。

况且,师傅说,这次任务是难度系数最低的。

毕竟第一次嘛。

可以后的任务该有多复杂啊?

或者自己和游洛将简单的问题,搞复杂了呢?

游洛内心,也许不像自己这般乱吧。

不管怎么说,现在只有游洛和自己了,一定要完成任务。

金霁月环顾四周,尤也的影子都见不着。

现在不在场的,就是尤也和顾归琛二人了。

听岩承说了这么多,自己也算是明白了。

不管一个人的美丑如何,人性是一致的。

金霁月不相信,人会善良到忘了自己的利益。

就算是尤也,也不会。

她只是皮骨之美,而内心,谁也不知道。

在尤也的位置,普通人都会记恨岩承,也会记恨岩承所爱,更有可能会记恨整个岩府之人··

而她的野心,就会在仇恨中滋长。

一如顾丞相那样。

虽然自己控制情绪能力不强,但洞察人心这方面,不输给游洛。

金霁月最后走到娄枯艾面前,她正唱着一些壮士凯旋之类的歌。

感觉这就是庆功宴。

她坐在正席,宴请将士。

“各位都幸苦了!这场仗打得不容易!但我们还是胜了!”娄枯艾举起酒罐子:“一碗酒,祝全胜!”

说完,拿着一碗酒,往嘴里倒。

金霁月倒是没阻拦。

因为那压根儿就是一空碗,滴酒没有。

“第二碗,祝赶超关将军!”娄枯艾将酒坛子里的空气,倒进酒碗里,又将空气,一饮而尽。

好不快活。

“我们是历史上,第一个炮兵天团!前无故人,后面也不会有来者!”娄枯艾觉得坐着喝酒还不尽兴,干脆提着酒坛子,站起来:“我们的战斗力!已经超过了关将军!他一个小小骑步兵将军,如何抵挡住我的铁火大炮!”

一声猛响,娄枯艾一把将酒坛砸在地上:“我才是未来的——国之大将军!哈哈哈哈哈哈!”

是啊。

娄枯艾这身板子,**兵将军,确实是人在其位。

只不过,皇上认可的国之大将军是关孑笃啊。

那凤之剑····

“那凤之剑,应该是属于我的——!”娄枯艾摇摇晃晃地,倒在了座垫上,打起呼噜。

看来,药效正在散去。

这边十多个侍卫跑过来,后面跟着游洛。

游洛对侍卫说:“带去太医馆,那里已经熬制好了解药。”

原来,游洛一直在给自己拖延时间。

直到他看到所有人,都已经倒地不起后,才通知侍卫。

游洛是神助攻。

待侍卫抬着人都出去了。

游洛赶紧上前,问:“都说了些什么?”

金霁月说:“我们得换个安全一点的地方。”

游洛说:“这个地方,是皇帝私人宴客之地,这里非常安全。”

金霁月摇摇头说:“这里不行。刚刚顾归琛和尤也来过这里。他们俩都没醉,早已离开。”

游洛里吗四处看了看:“你怕他们回来,看到我和你?”

金霁月说:“没错。”

游洛眼神里有赞赏:“好。我们去皇寝书房。我是男宠,你是爱女,皇上醉倒,我们理应在塌前照顾。”

金霁月说:“那里私密,又能久留。就去那里。”

游洛:“跟我来。”

路上,两人心急,但步子不急。

“炮兵将军,这人有些危险。”金霁月说出自己的推断。

是的。

哪怕局面如此混乱不堪。

哪怕时间紧迫。

哪怕他们说话都断断续续,又含糊不清。

但金霁月的脑子,还是像个机器一样,运转出了一些结论。

加上游洛肯定也有自己的推断。

金霁月就不再隐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