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六十一章 碰上头了

发布时间:2021-10-15 08:24:54

御医馆。金霁月一拖再拖不愿进来。“古摄影为何踟躇?”游洛望着金霁月的脸,也没一丝惊慌之色。金霁月是盯着游洛的脸,目光在他脸上到处疯狂扫射:“游洛。”“我在。”游洛不主动说话的,但也不表示拒绝和金霁月对话。金霁月咽完口水,心一横,问着:“可曾记得我,我们第金霁月迟迟不肯进去。。

>>>《黑光噬昼》章节目录<<<

《第六十一章 碰上头了》精选

太医馆。

金霁月迟迟不肯进去。

“金夫人为何踟蹰?”游洛看着金霁月的脸,没有一丝慌张之色。

金霁月也是盯着游洛的脸,目光在他脸上四处扫射:“游洛。”

“我在。”游洛不主动说话,但也不拒绝和金霁月对话。

金霁月咽完口水,心一横,问道:“可曾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

游洛神色变得有些与之前不同:“当然记得。”

金霁月也有几分欣喜。

两个特务终于要碰头了。

“说说看。”金霁月鼓励道。

游洛回忆道:“是在一间房间,那时皇上也在,她收了我做徒弟。本想也收你为徒,没想到顾丞相已经抢先一步。”

是的。

就是这样。

自己第一次见到离虹老师就是这样的。

“游洛!”金霁月激动之下,抓住了游洛的手。

游洛赶紧推开:“小月。这是在古代。快松开!别忘了我的身份!”

哦对,游洛是皇上的男宠。

自己这个举动,是要杀头的。

金霁月赶紧往后退了一步:“我们有多长时间说话?”

游洛说:“最多五分钟,回去太晚怕他们起疑心。”

“都睡自己人了,只要支开侍卫,不就可以敞开话来说了吗?”金霁月急忙问道。

“事情比你想的复杂。目前,只有我们俩是穿过来的。其他都是本朝人。”游洛说。

金霁月惊讶道:“你这么快就知道了?我可是第一个先来的。”

游洛摇摇头:“这已经是我第五次穿来了。我现在都已经学会使用紫光罗盘了。”

说着,游洛抬起手,在他强大的意念控制下,手掌心已在短短几秒内,生出一个紫光罗盘。

“意思是,我们随时可以回去?”金霁月真想把手伸上去,回到那个纯真的校园年代。

虽然有岩承时不时来找点茬子,但至少不必和他夜夜同寝啊。

“最好不要。回去了,就很难再穿越到此时。这个时期,虽然也有宫斗,但也算是和平年代了。”游洛说。

金霁月扶着自己的前额,有些惆怅:“不能我每晚穿回去睡觉吗?我这···这每天和岩承在一起···万一真有一天,他要和我生孩子,我能拒绝吗?”

这现代女子,都常常面临婚内强奸,无苦可诉,这样的法官都难以判定的窘境。

何况是古代女子呢?

“你当然能。”谈到这种话题,游洛仍然面不改色:“当朝虽风气开放,但法律严苛。就光是婚内约束男性的条款,已达867条。其中,三分之二的法条是皇上亲自写就和审阅的。”

真·大女主·霸总·离虹·大帝

“那就好。我回头就要求分房睡。”金霁月松了口气。

“嗯。”游洛点头。

“你就没有什么想透露给我的?”金霁月问。

“当然有。”游洛回答。

“那你快说。”金霁月感觉面前站立的,不是游洛,是个AI。

“根据我这几次穿越经历,我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只有我们俩能穿到此时此地。离虹老师他们5人,无法穿越到这里。”游洛不急不慢的说。

“为什么?!”金霁月问。

这不就大大加大了任务难度吗?

这次任务,说好了7个人来,现在变成了自己和游洛两个人??

游洛答:“只有我们俩在这个时间段,被人下药了。宿主身体虚脱,已经到了死亡边缘,所以我们的意念,才能到达宿主脑部。”

被人下药?

“你知道是谁吗?”金霁月问道。

这tm还是个步步惊心的剧本?

“这些天,我一直在推演,已经排除了大部分人,将范围缩小至我们内部5人。”游洛说。

我们5人,自己搞自己人?

金霁月问:“是岩承那小子吗?”

游洛摇摇头:“他与我并无接触。与你分房多年,从未行过夫妻之事。他几乎没有作案的条件。”

“游洛,你能说人话吗?以前怎么没发觉你说话这么别扭呢?”

金霁月实在是不喜欢这些之乎者也。

游洛神情有些微的不爽:“虽然这里说话随便,但文绉绉的更能掩盖我们穿越而来的身份。说文言文又不累,给你的命加个保险,何乐而不为?”

行吧。

你说啥就是啥。

“岩承毕竟和我同一个屋檐下,这样轻易排除,未免太草率了。”金霁月说。

何止草率?

简直是没天理了!

我要不是被岩承下的毒,我金霁月在冰湖冬泳十圈!

还排除岩承?

就是坏蛋都抓完了,也得时时提防着这小兔崽子。

“除了这二人,我还能肯定,离虹不是下毒之人。她离我近,但我是她最信赖的臣,也是她世间最深爱的人。”游洛说着,脸微微红了些。

磕到了。

在现实生活里,离虹老师正眼不瞧游洛。

可在这个任务的世界,她却如此离不开游洛。

“离虹离我太远,应该也无法给我下毒吧?”金霁月问。

“她不会。你是她抱来养的女儿。日后,在册封大典上,她会封你为皇子。”游洛说。

什么?

可我不是叫她姐姐吗?

怎么又变成女儿了?

金霁月心下担忧:“我能不当皇子吗?这地位,不就进入了宫斗的核心了吗?”

金霁月只想完成好任务,赶紧走人。

“不可。你必须当上皇子。”游洛说:“我在宫中曾见到一把宝剑,名为凰之剑。离虹说,她会等到册封之时,授予你。”

“要把破剑干嘛?不要。不想当皇子。当了皇子,不知道多少人要来杀我。”金霁月抱住手,说。

游洛冷笑一声:“你而今在岩府,也不一样被人下毒?”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到一个人。”金霁月慢吞吞地说,仔细在大脑里搜寻着什么。

忽然,她感觉毛骨悚然,连忙摇头:“不可能,不可能,是我想多了。”

“你在想尤也是吗?”游洛的话,像是一颗石子,击落在湖中,泛起层层涟漪。

金霁月点点头,有些后怕:“是。”

尤也是整个岩府,离自己最近的人。

衣食起居,全都由她料理。

她具有最便利的作案条件。

只要她想,她随时都能下毒,毒死金霁月···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