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六十四章 被人下药

发布时间:2021-10-15 08:24:43

金霁月当心地将熟睡中的离虹放到床上。就在二人要走之时,离虹拉住了游洛的衣袖:“顾丞相···我还没说着呢··”她睁开眼睛眼睛,却一片模糊不清,完全看不清对方的脸。“她怎么会醉成这样?”游洛惊诧道。“我还我以为她平常就这样。”金霁月说。“我们说话的,将近十就在二人要走之时,离虹拉住了游洛的衣袖:“顾丞相···我还没说完呢··”。

>>>《黑光噬昼》章节目录<<<

《第六十四章 被人下药》精选

金霁月小心地将熟睡的离虹放在床上。

就在二人要走之时,离虹拉住了游洛的衣袖:“顾丞相···我还没说完呢··”

她睁开眼睛,却是一片模糊,完全看不清对方的脸。

“她怎么会醉成这样?”游洛诧异道。

“我还以为她平时就这样。”金霁月说。

“我们说话,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她酒量不小,不可能醉成这样。”游洛皱着眉:“她被人下药了。”

金霁月心下一慌,对门卫的侍卫喊道:“快唤御医!”

这边,离虹仍然是说个不停:“你是前朝宰相。我建了离朝,可我从来没有赶走你。你是个有才能的人,我看得出来。可你想要我死的心,我也看出来了。关孑笃不适合做皇帝,他是一介武夫。你想要扶他上位,将我推下,为前皇帝报仇。我何尝不了解呢?可是,我到如今,都舍不得杀了你···”

游洛心有些凉。

就算是到了古代,离虹老师也对顾归琛老师如此深情么?

纵他虐她千百遍,她待他依然如初恋。

“我的女儿,你从小看她长大。她天资聪颖,师从于你,她的能力,无人不晓。年仅12,便带兵打仗,和关将军征战四方,无败绩。我生病期间,她代理朝政,你不愿辅佐,她却也能震慑百官。她不是我所生,我没有私心,我原本只是想养着,聊以慰藉,晚年有人承膝下之欢。没想到命运却给了我朝一个治国之才,你为何不认?!”

离虹将心中的浊气,发泄了出来。

御医来了。

把脉。

看眼球。

沉默片刻后,说道:“带我去酒桌看看。”

侍卫马上带着御医去酒桌。

“那为何不恢复金、关二人婚事?”游洛模仿着顾归琛的声音,说道。

“你问我?···这不是你的主意吗?··”离虹声音越来越虚:“他俩自幼相识,又曾同生共死。我赐凤剑给关将军,我想着,等我赐凰之剑给月儿的那天,就是他们俩大喜的日子。是你打破这个局面,你谎报军情,你说关将军战死沙场。在我和月儿无比悲痛之时,逼我签下和封王岩承的婚约。我一直想不明白,可我现在明白了——你想要关孑笃登上帝位。你想让我的月儿,一生在岩府里度日,无法回朝。这棋局,你已经下了一半,我才恍然明白。也许,真正适合做皇帝的,是你吧!我多次,想让你当皇帝,你都拒绝了。我知道,你也不是个贪图帝位之人,你就是想要将我推下帝位,好为你的先帝报仇···最终的棋局,就是我从帝位上摔下;你心满意足卸甲归田;关孑笃手握重兵、掌管天下;月儿苦守岩王府····可你从来不考虑,关将军真是一个治国之才?你真的能像陶渊明一样诗酒山野?月儿真的会屈尊于岩府?···一切皆为命定,你妄自定夺别人的命运,也终究拗不过天意····”

御医快步进房:“酒有问题!”

御医手里拿了一碗酒,放在游洛鼻下:“这气味,是吐真丸。”

“吐真丸?”金霁月问。

游洛吩咐御医说:“请先生立马配药。”

御医又赶忙出去了。

“吐真丸,是离朝的一个不知名的药师发明的。”游洛说:“吃下的人,会一直不断地说出心里话,直到药效消失。”

还有这种药?

难怪离虹一直在这碎碎念。

关孑笃也是。

不过,这下药之人,也给金霁月和游洛,极好的机会。

“月儿,我这边走不开,你马上回酒桌,听听其他人的故事。”游洛说完,摸了摸离虹的额头。

哪怕不听这真话,也行。只要你能不像这样额头发烫···

御医你快些来。

不过对于其他醉倒之人,游洛的态度就是:御医你还是别来了吧。

金霁月赶忙跑回去,发现关孑笃已经额头发烫了,真不知这药效该什么时候停。

不过他已经没有再开口说话了···

也许他就这样睡一觉就好了。

对了。

尤也呢?

尤也去哪儿了?

金霁月担心起来。

她摇了摇如同死尸一般的岩承。

酒气冲天。

“岩承!”金霁月在岩承耳边吼道:“尤也呢?”

岩承通红着脸:“尤也?尤也,我不爱你。我真没爱过你。不是因为你是厨娘的女儿,我从来没有觉得你出生低。母亲念着厨娘的恩情,逼着你嫁我为妾···我不想娶你,不想耽误你的前程。我还是伤了你的心,在千人瞩目的大婚现场,我逃走了···我对不起你,我并不知道要去哪儿···直到我见到一个战马上的女将军,正进城报捷,我突然感觉我认识这个人。我不是一个滥情的人···你是知道的···我从小木讷,被人欺负,是你总保护我··我感激你··可我没有爱上你···直到后来,皇帝将金将军许配与我,我才知道她就是那天我见到的人···父亲想要双喜临门,妻妾同娶,我又一次拒绝了··也又一次伤了你的心··尤也··你长得这般美丽··应该嫁给一个爱你的男人··不应该是我··不应该是我耽误你的前程··”

哎。

这一天天的。

咋都是苦情剧呢?

我感觉我穿了个寂寞。

玩了一场剧本杀,就回去了。

白光碎片在哪儿啊?

自己和游洛是不是走错了方向?

难道一定要把这乱七八糟的关系给捋清,才能知道白光碎片在哪?

我怎么觉得我应该一个人,偷偷地,在这地方,翻箱倒柜啊?

这才是找碎片该有的样子吧?

怎么就进入一个苦情戏·宫斗剧了呢?

“你这样做,尤也恨死你啊!”就算情商不高,金霁月也懂得这个道理。

一个厨娘的女儿。

且不说,是不是真的喜欢上了,这个爱偷吃的王爷。

她又长得倾国倾城。

爸爸妈妈总希望她找个好人家吧?

妈妈又是王府的厨娘,岩承她妈也爱下厨,两个阿姨就成了姐妹。

互相唠叨自己的儿女,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