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六十三章 酩酊大醉

发布时间:2021-10-15 08:24:40

关孑笃将腰上的佩剑,一把按在酒桌上。他醉醉熏熏地说:“看见了吗?这是凤之剑。剑在我手,全国兵权就在我手。离虹她算什么?但是一个虚壳而已!”金霁月赶快捂着关孑笃的嘴。天啊,他在说什么?他砍头事小,也可以生死轮回。我被砍头了,那13岁的我岂非就永远是时间定格他醉醺醺地说:“看到了吗?这是凤之剑。剑在我手,全国兵权就在我手。离虹她算什么?不过一个虚壳而已!”。

>>>《黑光噬昼》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 酩酊大醉》精选

关孑笃将腰上的佩剑,一把按在酒桌上。

他醉醺醺地说:“看到了吗?这是凤之剑。剑在我手,全国兵权就在我手。离虹她算什么?不过一个虚壳而已!”

金霁月赶紧捂住关孑笃的嘴。

天啊,他在说什么?

他砍头事小,可以轮回。

我被砍头了,那13岁的我岂不就永远定格在那里了?

就像一部,被永远按下暂停键的,青春校园电视剧。

万一被小人听到通风报信,我也会被离虹砍头。

别看她一副无比宽容的模样。

能走上帝位,手腕不会简单,心肠也绝不柔软。

还是多加小心为好。

不过,他说凤之剑?

游洛刚刚说,皇子册封时,离虹会将宫中的凰之剑赐予给我。

这难道就是之前婚约所定?

就算自己不是个古代人,也知道凤配凰的道理。

她既然已经取消婚约,也再不提及金、关二人之婚事。

想来,是想要找一合适的时机,将关孑笃的兵权夺回,交给岩承。

金霁月被自己的推论,吓了一跳。

但是却不得不承认,事实很可能就是这样。

换了任何人做皇帝,都会这样做。

一个是继位不久的封王;一个是自幼征战四方、无数战功的少年将军。

一个手无实权,不懂兵法;一个杀伐果敢,年富力强。

一个被封为王,承蒙皇恩;一个靠战绩升迁,而且被皇帝取消了婚约,心生怨恨。

换做任何人,都会选前者,会选岩承。

就算不把凤之剑,不把兵权交给臣子岩承,她也绝不会给关孑笃这样一个危险人物。

哪怕是她自己拿着凤之剑,也不会让自己的皇位有一丝不稳。

这就是宫斗啊。

这就是权利的战争。

这就是欲望的游戏。

····

导演,能换个剧本吗?

心好累。

导演:没得换。自己选的剧组,怎么也得走完。

呜呜呜。

行吧。

这一个个的,醉成什么样了。

就连离虹,这个当今圣上,也是不省人事。

金霁月走到离虹面前,却有一丝心疼。

她看上去,并不坏,似乎也并不凶狠。

她50多岁了,风霜已经在她脸上刻下了慈悲二字。

况且,自己从一个孤儿,成长到今天,都离不开离虹的栽培。

就连亲生母亲,也许都比不上一个养母对自己的关心。

毕竟,亲生母亲将自己丢弃了。

离虹却把她当做了掌上明珠。

离虹年轻时,不想生孩子。是因为那时宫中环境极为复杂,她一心只想保卫自己的地位。

而生孩子,必定有人会下毒,或者在大肚子的时候,遭人陷害。

总之,生育,会将自己置于一个较为危险的境地。

她承担不起这样的风险。

所以,虽然她男朋友众多,但是从未有过生育。

至于古代是什么避孕措施,咱不知道,也不敢问。

历史老师没教过。

到了四十岁左右,自己地位已稳固,想要孩子的时候,发现怀不上了。

恰巧皇上去寺庙,烧香求子之时,一和尚刚收留一个被遗弃荒野的女孩。

离虹一见这女孩,就十分欣喜。

佛堂内有一道士,给离虹占了一卦,惊呼:“陛下,这孩子就是未来离朝的希望啊。”

离虹又催着道士占了好几个卦,全都是一个卦象。

离虹走前,这道士说:“此女命中缺金,所以不能姓离,得姓金。方可保国之安宁。”

离虹的宗族观念不强,姓什么根本无所谓。

她是自己女儿这件事,跑不掉。

自此,离虹觉得将此女带回宫去,好生栽培,也避免自己晚年孤寂、后继无人。

她亲自取名:金霁月。

彩云易散,霁月难逢。

意思就是,这女孩儿,是她最看重的宝贝。

金霁月虽不晓得上面所讲的事情,但是她有着强烈的第六感。

也许是只有自己才能感受到的,离虹身上那种强烈的母爱。

那种眼中只有自己的疼爱。

稳了。

皇上是自己人。

可是···

关孑笃似乎和皇上不和。

他有兵权,而且想助我上位。

只能二选一?

这两人之间的矛盾能调和吗?

应该不难吧。

关孑笃说了,他喜欢戎马一生。

他对皇位没兴趣。

他之所以想要让金霁月取代皇上,不过是为了一纸婚约。

如果关孑笃能和自己在一起,而离虹当皇帝,他们之间的矛盾,就化解了。

金霁月看着熟睡的离虹,将酒榻上的被子,给她盖上了。

“顾··顾丞相··”离虹喃喃:“我知道你恨我。事实的真相你早就知道了,为何还不明白?当时,全国各地叛乱,皇帝无能,朝内无一人能稳住大局。眼看就要国破家亡,若不是我出头,镇压住局面,先帝一样也会被杀。他以为我要夺权,我只不过是想守卫我们的家园而已。他饮毒酒而亡,并非我的意思。他害怕我加害于他,他知道宫中的酷刑之残酷。可我并无此意啊!我想着,朝中局势稳定后,就将皇位退还给他。谁知道他自寻短见呢?”

离虹仿佛在做演讲。

这些话在她心里憋了很久了吧。

刚刚是谁把离虹灌醉的?

自己来之前,她是否已经吐露过心声?

金霁月环顾四周,大家都在,只不见顾归琛。

离虹这人的确是真性情。

被别人放倒,这不像一个有城府的皇帝,会有的表现。

金霁月心下有些忐忑——万一离虹的手段和手腕,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高呢?

若是,这盘局的幕后推手,是别人呢?

顾归琛神出鬼没。

不知道他手里拿着什么牌。

金霁月反倒担心起离虹的安危。

离虹50多岁了,身体干瘦。

20多岁的金霁月却年富力强,她一把抱起离虹,问侍卫:“带我去皇上寝宫。”

这贴身侍卫,当然认得金霁月就是离虹的女儿,未来的皇子。

于是他二话不说,将金霁月带到皇上的寝宫。

游洛正在一旁抚琴。

他刚刚见过金霁月,还有很多事情没有想通,于是在这里弹琴。

“游洛。”金霁月喊道:“床在哪儿?”

游洛这才起身:“跟我来。”

穿过了一个大堂,来到一个客厅,走过一个书房,最后才来到皇上的卧室。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