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六十二章 送你上位

发布时间:2021-10-15 08:24:37

反正作案动机。尤是妹妹,金霁月是姐姐。的话姐姐暴病而亡,妹妹自然而然也可以接任姐姐的位置,可以享受姐姐所享有的权利的一切。游洛说:“尤是我最后才产生怀疑的人。她如果善良真诚,如果的美丽,很难将她与邪恶的力量的事取得联系在一起。”金霁月点了点头:“我从来没有体会过她的恶意。我又怎尤也是妹妹,金霁月是姐姐。。

>>>《黑光噬昼》章节目录<<<

《第六十二章 送你上位》精选

再说作案动机。

尤也是妹妹,金霁月是姐姐。

如果姐姐暴病而亡,妹妹自然可以接替姐姐的位置,享受姐姐所享有的一切。

游洛说:“尤也是我最后才怀疑的人。她那么善良,那么美丽,很难将她与邪恶的事联系在一起。”

金霁月点点头:“我从未感受过她的恶意。我又怎会真的怀疑她?”

“可是据我所知,尤也本是岩府的丫鬟。你嫁进来之前,她和岩承算是青梅竹马。她是厨房洗菜阿姨的女儿。因为岩承小时候爱偷吃,所以两人经常一起偷吃。尤也对岩承产生了很深的感情。”游洛冷静地说,像是在述说一个远古时代的故事。

“我嫁进来之后呢?”金霁月问。

“嫁进来之后——岩府里规矩繁多,而你又是离虹在宫中偷偷带大,所以得找个岩府的人,陪你熟悉环境。这一熟悉,就熟悉了十多年。”游洛说。

看来游洛在离虹身边,有极大的优势。

宫内的情报,他可以摸的一清二楚。

加上游洛沉稳的性格、超强的记忆力、清晰的逻辑分析能力、洞察人心的情商,这场游戏···也许会很快结束!

“没想到离虹这么有爱心。”金霁月感叹到:“表面那么威严一个人,却愿意无偿将江山交付给一个未长大的孩子。”

而这个孩子,还没有被时光证实,也没有经得起岁月的推敲。

她就这样决定了。

她相信自己的眼光。

也许,三岁收养金霁月那年,离虹就知道,怀里抱着的,是未来的天子,是不会比自己差的明君。

不管未来金霁月能不能真的坐上皇位,创造伟业吧,反正现在她的路线,已经被离虹给定死了。

自己这么一个身份,不被人下毒才怪呢!

“她为了保护你,对外称你是她认的妹妹。”游洛说:“不曾对任何人说起过,你继承皇子之事。除了我和顾丞相。”

“说回尤也吧。”金霁月感觉话题扯远了。

游洛:“正如你所想,尤也有作案机会,也有作案动机。也许毒药就是她所下。”

金霁月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她的毒药在哪里买的?”

“她用的毒,和我体内的毒,是一种毒。”游洛说道。

“这····”金霁月脑子飞快运转着,却感觉转着转着,成了一团泥浆。

游洛拨开云雾,说:“这就说明,毒我的人,和毒你的人,已经结盟。而且毒药极有可能出自宫中。出自我们是身后的太医馆。”

“你的意思是说,宫中有个人想害死我和你,宫外也有个人想害死我和你,宫内的人拿了毒药给宫外的人,两人分别下毒?”金霁月重复了游洛的话,以确保自己没有听错。

“是的。”游洛答。

这盘棋太复杂了。

游洛的思路倒是十分清晰。

可就算游洛讲了这么多,金霁月脑子里仍然一团乱麻。

这团乱麻,因为金霁月的担心,变得更加无法解开。

“我们赶快回去吧。大家都在喝酒,我们不在,会引起疑心。”游洛说完,赶紧带着金霁月回道酒桌上。

二人赶到时,桌上五人已是酒气冲天,满脸通红。

看这状态,今天发生了什么,睡一觉醒来,准全忘了。

真好。

是个好机会。

可以套他们的话了。

金霁月来到关孑笃面前。

二十岁的关孑笃,身高已经到了182。

比13岁的他更有担当了。

他一身朝服铠甲,虽然不是上战场那种厚重铠甲,却也是十分有军威。

他已经趴倒在桌上,手里还拿着一个酒壶,正往嘴里送。

金霁月一把抢过酒壶,扔在背后的草坪上。

“阿笃——”金霁月唤道。

关孑笃撑起身子,抬眼。

他本是单眼皮,但因为惊讶睁大双眼,硬是变成了双眼皮。

他的脸颊微醺。

真是一副画。

“月月,是你吗?”关孑笃将手伸出,放在金霁月的脸颊旁:“你知道,我每次打完胜仗,看着那尸横遍野的景象,最想的那个人是谁吗?”

金霁月不敢动自己的脸,她只想听关孑笃多说一些,好多了解一些情报。

“是你,是你啊——”关孑笃四处找酒壶,没找到,就干脆拿起酒罐子,准备往嘴里倒。

金霁月只好将酒罐子抢下。

他醉倒了,我上哪儿听情报去?

关孑笃正要恼怒,回头一看抢罐子之人,竟然是自己每天梦见的女子。

便不怒了。

反而脸上绽放出一朵干净的花儿:“月月,我知道,你心里装的是我。如果不是那年我征战荒野,与朝中失联足足三个月。皇上也不会取消我和你之间的婚约,将你指配给封王岩承。”

婚约?

我和关孑笃有婚约?

然后他出去打仗,跑出国界,士兵跑了三个月才把捷报送回都城?

而在那之前,离虹以为关孑笃战死,怕耽误金霁月,就把她许配给了岩承?

“既如此,三个月后,你回来了,皇上不可以取消,岩承和金霁月的婚约吗?”金霁月问。

“君无戏言。”关孑笃冷笑一声:“其实,皇上早就想和封王联姻,以巩固自己的皇位。”

离虹她要封我为皇子。

那摆明就是百年以后,她要我来继承她的江山。

可她现在又让我嫁封王。

意思是岩承取代我当皇帝呢?

还是岩承是个倒插门的女婿,只能当一辈子封王,辅佐我?

也许这个答案,只有自己才能给自己。

毕竟,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里。

也只有自己能掌握。

在生命的尽头,那份答卷上,每一笔一画,都是自己的字迹。

关孑笃左顾右盼,想要找酒,实在找不到酒,有些恼怒,双手抱住金霁月的双臂:“总有一天,我要取了岩承的狗头,让你成为我的妻子。我不会三妻四妾,我只要你一人。到时,你会愿意,跟我征战四方吗?”

金霁月不知道说什么。

反正说什么他明天都会不记得。

那就乱说吧。

“愿意的。”金霁月说。

“你喜欢皇上头上的皇冠吗?”关将军问。

“没仔细看过。”金霁月说。

“我不喜欢做皇帝,我就喜欢戎马一生,做百姓心中的大将军。”关孑笃说:“可我希望,月月,你可以坐上那荣耀的宝座。如果你想,我会送你上去。我想,我有这个能力。”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