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五十九章 男宠游洛

发布时间:2021-10-15 08:24:34

“是啊,你不记得我了。现在的你,总唤我岩郎。”岩承的下巴抵在金霁月的肩上。自己也瘦,这男人也瘦。瘦削见骨的下巴嗑着金霁月的无肉的锁骨,真难受啊。“岩郎?”金霁月叫道。“我在。”这中国古代岩承好暖:“从入门级你唤我岩王,我就明白,这病很大影响到你脑子了。自己也瘦,这男人也瘦。。

>>>《黑光噬昼》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 男宠游洛》精选

“是啊,你不记得了。以前的你,总唤我岩郎。”岩承的下巴抵在金霁月的肩上。

自己也瘦,这男人也瘦。

清瘦见骨的下巴嗑着金霁月同样无肉的锁骨,真难受。

“岩郎?”金霁月喊道。

“我在。”这古代岩承好暖:“从入门你唤我岩王,我就知道,这病影响到你脑子了。”

。。。。

我人傻了。

也好。

傻子好,傻子不会被人怀疑,做错事也不会被骂。

傻子最好演。

“明日上朝,我带你一起去吧。”岩承开心地说:“陛下见到你,定会开心。”

“带一个家眷上朝,恐怕不妥吧?”金霁月想起电视剧里,一言不合就砍头的场景。

真被砍头,自己就回不去了。

完不成任务没关系,回不去就全完了。

“当今圣上主张男女平等,简化礼仪,深得人心··”岩承摸了摸金霁月的头:“无需担心。”

“好吧。我能带小也一起去吗?”金霁月问了,又想把话给撤回。

小也不是岩承的妾吗?

妻妾成群去上朝,像什么样子?

岩承沉默了两秒:“只要你喜欢,都可。”

“我饿了。”金霁月说。

“走。今晚大宴。”岩承答。

“我怕道士。”金霁月说。

“施法大典取消就是。”岩承答。

金霁月这下明白了。

不管自己在学校,和岩承那个小屁孩有什么生死过节,都不影响本朝她抱岩王的大腿。

对,大腿先抱了再说。

朝堂之上。

岩承带着金霁月走上千层台阶。

金霁月身后跟着尤也。

听说,金霁月经常上朝,而尤也则是第一次。

尤也难免有些紧张。

可如今看来,金夫人更紧张。

她怕被砍头。

终于走到朝堂的门槛之处。

金霁月已经汗湿了内服。

“岩王入朝——”门内鼓声赫赫。

岩承伸出右手手臂,金霁月只好放开尤也的手,搭在岩承的胳膊上。

金霁月转过头去,去拉尤也的手。

尤也小声说:姐姐,我自己来。

金霁月只好和岩承走在前面。

皇上一摆手,鼓声止。

文武百官都列席在场,但皇上只当他们是摆设。

“霁月妹妹,怎么见了姐姐一直低着头?”一个悦耳却威严的声音。

金霁月在众人的注视中,尴尬地抬起头。

电视剧上不都这么演吗?

难道古代人不知道,非礼勿视,这个道理吗?

岩承笑说:“她病刚好,莫怪。”

皇上也笑起来:“我都五十多岁了,怎么会怪妹妹?”

金霁月首先看到了一双黑色靴子,一条大长腿,还有一身金黄装扮的女帝。

她端坐在龙椅之上,俯瞰众生。

背后的雕梁画栋全是金色盘龙,蓄势待发。

只不过,这凌厉的眼神,那微启的朱唇,那如剑之眉····

是离虹老师!

没想到,美人迟暮,却也如此动人!

她身材依旧,除了一些岁月的皱纹,眉眼间却多了些宽容。

金霁月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离虹是皇上?还是她的老师?

怎么找个机会能说说话呢?

好像除了这朝堂,自己没有什么别的理由,去接近她。

金霁月正发愁。

只听“关将军入朝——”

鼓声再次响起。

离虹有些不耐烦地摆手,示意停下。

“你打了胜仗,我给你放假三天,你怎么又来上朝了?”

关将军声音低沉,却十分抓人:“我听说霁月的病好了,特意来看看。”

岩承早已紧紧搂住金霁月的腰,空气中充斥着一种剑拔弩张的氛围。

金霁月转头望去——

一身轻装铠甲的将军,正穿着银色的战靴,手握宝剑,向朝堂走来。

“孑笃···”金霁月不小心轻声唤道。

这声音小得只有岩承听得见。

你不记得我,却记得他?

岩承心里五味杂陈。

他本以为,相伴多年,金霁月早就会忘掉她与关孑笃的婚约。

那时,全国上下,都误传,说大胜之战,关孑笃战死沙场,追封为国之大将军。

关家怕耽误金家大小姐的前程和幸福,含泪解除了婚约。

离虹初登帝位,指腹为婚,将金霁月许诺给封王岩承。

本以为自己和离虹的计划,就此执行下去。

没想到关孑笃不仅回来了,还带回了被多年俘虏的丞相之子。

而那年,关孑笃仅仅19岁。

关孑笃并没有顾及别人的眼球,拉住金霁月的手:“好了就好。大家都担心你。”

说完,他拉开岩承的手,轻轻抱住金霁月,抵住她的头,在她头顶上吻了一下。

金霁月已经震惊!

古代人?

这就是古代人?!

古代人这么开放?!

含蓄,懂不懂?

做人要含蓄!

“孑笃。”离虹开口说道:“虽然我说过,我要建立一个开放自由的朝代,但基本的人情世故,你还是注意一些为好。”

岩承的脸早已阴沉起来,仿佛只要一记闪电、一根导火索,就能狂风大大作、电闪雷鸣、暴雨如注。

“天下人,谁不知霁月是我妹妹,堪比亲人。”关孑笃没有丝毫惧色:“亲人之间,难道还要避讳?”

离虹并不说什么,只问:“前线战事如何?”

一个为自己在前方奋勇杀敌的将军,她并不想得罪。

不过,他手里的兵力,随着战事连连告捷,而愈发庞大起来。

离虹总觉得有些根基不稳。

毕竟,她手里没有兵权。

她有的,只是像岩承这些封王的承诺。

就算是内部和亲,也抵挡不住铁马金戈啊。

“只有捷报,无一败仗。”关孑笃将这两个月以来的奋勇杀敌,轻描淡写,一笔带过。

却掷地有声。

百姓都知道,只要关将军在,城就在,国就安宁。

忽而,一位白衣锦绣的男子,如同一位神明,走到离虹身边,手里端着一碗中药。

“这是谁?”金霁月问身后的尤也。

尤也摇摇头:“朝中之事,我知道得少。”

没办法。

金霁月只能轻轻靠在岩承胸口,仿佛弱不经风,又漫不经心地问:“岩郎,这人是谁?他手里拿的什么药?”

岩郎····

岩承心里一暖,脸上的阴沉被甜蜜所取代:“他是皇帝唯一的男宠。至于药么,我们上去问问便是。”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