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五十八章 演技来凑

发布时间:2021-10-15 08:24:31

就这么躺着,像是也也不是个事儿吧。即使自己不愿意,可肚子却了就闹了。之时金霁月心里想,要切记准时起床去找点吃的时候——门咯吱又被再打开了。一个青衣女子正带门,金霁月赶快把眼睛闭上:“这人的背影,像是自己认识了的一个人。”“姐姐,你了一个月也没进就算自己愿意,可肚子却已经开始闹腾了。。

>>>《黑光噬昼》章节目录<<<

《第五十八章 演技来凑》精选

就这么躺着,好像也不是个事儿吧。

就算自己愿意,可肚子却已经开始闹腾了。

正当金霁月想着,要不要起床去找点吃的时候——

门咯吱又被打开了。

一个青衣女子正在掩门,金霁月赶紧把眼睛闭上:“这人的背影,好像自己认识的一个人。”

“姐姐,你已经一个月没有进食了。你都瘦了···我已经禀告了岩王,晚上就为你做法。你可一定要挺住啊。”听这声音,不是别人,就是之前那个年轻姑娘。

在这私帷之内,能这样说话的,绝不是装出来的。

显然这个姑娘对自己是一片赤诚之心。

再加上,我真的不想,被道士扛着到处吹火啊!

这是自己醒来的最好时机。

好在金霁月一直以来都是:情商不够,演技来凑。

金霁月微微皱起眉头:“···水···水···”

这个年轻姑娘将眼泪擦去,俯身将耳朵放在金霁月嘴边,这才听到她说的是水。

“水这就来!”姑娘赶紧跑到屋内的前厅,手端着托盘走进来,托盘里是一壶清水,和一盏玻璃水杯。

金霁月十分吃力地撑起自己的上半身,又立马倒在床上。

这姑娘十分心疼,将杯盏放在床头柜上,扶着金霁月的背,将她支棱起来。

金霁月缓缓地睁开眼——

纳尼?

尤也?

眼前,这个青衣女子,和尤也有七八分相似。

金霁月不敢肯定这就是尤也,而且离虹说了,对方没有与自己相认之前,不能暴露身份。

而这位青衣姑娘,服侍自己这么久,都只叫她姐姐,而不是月月。

所以,自己还是继续演戏为好。

“我··我要水··”

青衣女子赶紧倒了一杯水来,喂到金霁月嘴里。

她真想大口喝几杯水啊!太渴了!

可是一来自己是一个月才苏醒过来的,身子极弱,肯定无法大口畅饮。

二来古代人繁文缛节,自己又是个身份高贵的人,肯定也不会大口喝水。

哎。

“我··我睡了多久?”金霁月问道。

“姐姐,你睡了足足一个月。”青衣女子,太像尤也了,金霁月总是出戏。

她看上去,和自己差不多大,都已经过了少女的阶段,身材更是···十分火辣。

哪怕再青袍之下,也是波涛起伏。

金霁月将嘴里的水咽进去。

初中时的尤也,就已经有极美的曲线。

现在的她···

她叫我姐姐,她又如此美。

如果我是金夫人,那她···不出意外,应该就是金家二少奶奶了吧?

金霁月已经排除了,这里是自己家的可能。

第一,自己生病这么久,只有一个妹妹在身边,父母从未来过。

第二,自己所住的房子如此之大,且明显不是一个女人独居的闺房。

第三,古代人结婚早,自己都已经二十多岁了,不可能还呆着自己家中。

所以,这个唤自己姐姐的青衣姑娘,应该就是自己陪嫁过来的妹妹。

没想到在古代,自己的男人,竟然和自己最好的朋友分享。

细思极恐。

“一个月了么?”金霁月用手扶住额头:“我这脑子,好像记不住东西了。姑娘,您怎么称呼啊?”

金霁月想了想,睡了一个月,脑子出问题,也说得过去,就问了。

“姐姐不记得我了么?我是尤也啊!”青衣女子伤心地说。

尤也?!

名字都不变的吗?

“那···我呢?”金霁月小心地问。

尤也噗嗤笑了:“您可真逗,您是金家唯一的大小姐金霁月啊!”

我···我是我自己?

金霁月?

这名字原来古代就有了?

“那··你为什么叫我夫人?”金霁月小心翼翼,生怕自己问了什么不该问的。

还好,目前为止,没出什么纰漏。

显然,这个女子虽然名叫尤也,长得也像是尤也,但绝不是自己认识的尤也。

她不能跟这个女子说太多,但又必须从她嘴里套出一些话来。

“夫人?您已出嫁,我当着外人的面,自然不能叫你姐姐。”尤也说。

“哦··是这样啊··妹妹?”金霁月小心地喊道。

“诶——”尤也甜甜地应道:“外人面前,叫我小也就行。”

“好。”金霁月点点头。

“岩王一回来,就立马换衣服去了,他——”尤也还没说完,就打住了。

门被一个挺拔的男人推开,他的头上戴着一个金色的凤冠。

身后跟着一众佣人,右边还有刚请来的道士。

“岩王。”尤也朝着这个巍峨的男人鞠了一躬,便匆匆离开了,不敢停留。

阎王?

这门后的阳光刺者金霁月的眼睛,完全看不清这男人的模样。

只感觉他身材挺拔,神情严峻。

岩王跨过门槛,说:“你们在门外候着。”

“是。”众人后退,为岩王关上了门。

这个挺拔、略微清瘦的男人,匆忙向前,一脸担忧——

我我我去!

这不是岩承吗?

他居然成了王?!而我居然是他的正牌妻子?!

命运无常啊。

不过,不得不承认,年过二十的他,比13岁的他好看太多。

样子长开了,神情也不再是那一副贱贱的蠢相。

一个为王之人,若是没有一些帝王之相,怕也无法震慑下面的人。

只不过,不知道他是个无用无主见的主儿,还是如同13岁的他一般有些城府和心机。

“月儿,我快担心死你了。”岩承一上来,就将金霁月的手抓进怀里:“你不知道我这个月,是怎么挺过来的。我连朝都没有上了。”

金霁月咽下一口口水。

这戏再恶心,不得也要演下去?

岩承又没有老师的罗盘,他自然没有穿越过来。

而且,看他那担心的模样,确实也符合一个丈夫对妻子之间的担心。

不像是演戏。

“岩王,你不上朝,皇帝不责怪你吗?”金霁月揪起眉头,一双担心的眼睛,直直将岩承的魂勾了去。

岩承将金霁月的手拿到脸颊边,拿他的脸摩挲着金霁月的手心:“圣上是个女人,她明白我的感受,是她主动说起这事的。”

皇帝是个女的?

唐朝?

不对,自己床头是李清照的书。

李清照是宋朝的,不是吗?

“李清照是清朝的吗?”金霁月傻傻地问。

岩承心下一沉。

金霁月可是金家大小姐,从小饱读诗书,连生病也一定要放一本诗集在床边,怎么会说出李清照是清朝的?

也许真如御医所说,是魔怔了。

“李清照是南宋的,你最爱的词人。”岩承将金霁月揽入怀中,心疼地抱着:“你是不是,连我也不记得了?”

“我···我当然没有忘记夫君··只是··我们之间发生的事情,我的确是有些记不清了。”金霁月一字一句地,不知道哪句话就踩雷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