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五十六章 能飞真好

发布时间:2021-10-15 08:24:25

“爷爷!”金霁月一落地实施就将关孑笃交到游洛,像金德芬跑去。晚上没见,金德芬觉得沧老了许多。“月儿——”金德芬将金霁月搂入怀中。“爷爷,你终于等到我相信我了!”金霁月对着金德芬傻乐道。“再不我相信你,爷爷怕你自寻短见啊!”金德芬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总不能够成天一天没见,金德芬感觉苍老了许多。。

>>>《黑光噬昼》章节目录<<<

《第五十六章 能飞真好》精选

“爷爷!”金霁月一落地就将关孑笃交给游洛,像金德芬跑去。

一天没见,金德芬感觉苍老了许多。

“月儿——”金德芬将金霁月搂入怀中。

“爷爷,你终于相信我了!”金霁月对着金德芬傻笑道。

“再不相信你,爷爷怕你寻短见啊!”金德芬无奈地摇摇头:“总不能整天让游洛用罗盘压着你吧?”

“所以,您还是不信我能成功?”金霁月诧异了。

如果爷爷不相信自己可以,他怎能舍得自己的宝贝孙女冒这么大的风险?

“老实说,我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金德芬说。

顾归琛在一旁说道:“我们赶到学校的时候,金叔不在,保安说金叔一早就带着搜捕队下海去了。”

“他怕你出事。”离虹补充道。

“爷爷,”金霁月郑重地说:“谢谢你。谢谢你不信我,却给了我勇敢一次的机会。”

“看来这次,是爷爷低估你了。”金德芬叹息道:“孩子长大了,有自己的主张了。”

“可我早就知道我能行——”金霁月说道:“你们也许能想象光脉撕裂会有多痛,但你们却无法明白我的感受。”

金霁月低下头去:“这些日子里,我···这种众叛亲离的感觉,一直吞噬着我。”

“你为什么对自己这么有信心?不是我们没有信心,是找不到自信的理由。”娄枯艾说:“因为我认为我做不到,我便认为你也做不到。可能是我错了。”

金霁月冷冷地说:“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知道,你的气息比我稳,光脉比我强。但你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不行?”

“艾艾是担心你。”尤也护住娄枯艾,说。

“我不需要担心。现在不需要,以后也不要!”金霁月说,仍然处于怒火之中。

大家都无法理解金霁月一反常态的斤斤计较,好像重生归来,要给每个人来个下马威一样。

也许只有关孑笃可以:“月月姐,我明白了。我以后再也不干预你的任何决定。我相信你的判断。”

金霁月的心莫名被什么击中,眉头微皱,克制住心里翻涌上来的泪花:“有你这句话,这些天吃的苦头都足够了。”

金霁月转身朝娄枯艾说:“你问我为什么有信心对吧?我现在就解释给你听——”

“那天,关孑笃被控制,我被绑架。之前,我去了一趟图书馆。我早就发现有些异常,见到校史馆有光亮,我断定,有老师在上面。电梯我不敢乘坐,就爬楼去了五楼。楼上,门没锁,我进去了,叫了几声老师,没人答应我。我准备走,脚踩到一本小册子。我翻开,是个笔记本——我翻到的那一页是一封剪裁妥当的密报。上面写着,报特工处:此地云山悬崖边,有双脉残疾人跳崖,未死反生,开翼而行。密保没有署名,只有一个日期:1997年11月1日。”

关孑笃内心一个咯噔:是我出生的日子。

“好了。”金德芬打断金霁月:“以后再也不要提及此事。”

“所以,你就凭这一个小册子上的一条报告,就觉得自己也可以?”娄枯艾说。

“我没有你想的那么愚蠢。”金霁月看都不看娄枯艾:“你们看守我的日子里,我虽然没有机会平息静气的召唤我的光脉。但是我偶然发现,在地心引力的拉扯下,我就能开脉,而且我并没有撕裂之感。所以,这才敢去跳崖。”

娄枯艾退在尤也身后,不再说什么。

“不管金霁月是否成功,”离虹对其他人说道:“你们绝不可因此效仿!只有金叔和我们明白其间的危险。”

“我们看过太多失败的案例。”顾归琛说:“那些没成功的,现在基本是全身残废,苟活于此世。”

“好。”

“弟子明白。”

大家都纷纷答应老师。

“我有事得先走一步。”金德芬匆匆告别,匆匆离开,并没有多看金霁月一眼。

所以,爷爷还是怪我的···

金霁月表面毫不在意,其实内心无比在意别人的看法。

这也是她会生气的原因。

如果不在意,又怎么会上心?

心都没上,又怎么会动怒?

课业已经耽搁一周了。

孩子们纷纷回去补作业,金霁月其实内心愧对大家,但是什么也没说。

离虹老师也跟着回学校,陪着这群孩子,算是给他们开小灶了。

顾归琛单独带着金霁月再次回到悬崖边。

“月儿,来,盘膝而坐。”顾归琛让金霁月坐在悬崖边。

风正吹来,一颗小石子跌落悬崖,连声音都没有发出,就已经消失在一个微小的浪花中。

如果不是对身后的人无比信任,有谁会背对着他坐在悬崖之上?

可就算是最信任之人,也未必可信。

上次绑架自己的人,不就是被操控之后的关孑笃吗?

“老师,要不我们侧着坐吧?”金霁月说完,侧身面对顾归琛而坐。

顾归琛发现了金霁月的谨慎,温柔地笑了:“都是一样的。”

说完他侧对海洋,面对金霁月,抬起双掌,与金霁月掌心相对:“稳住气息,我要运冰蓝之光进你体内。会有些排斥反应,你要忍住。”

“好。”金霁月点点头。

紧接着,就是刺骨般的寒意,像针刺一样,穿透着金霁月的骨髓。

血管都被冰冻住一般。

金霁月呼出的气流,都是结满了冰晶。

她知道,是自己的冰蓝之光,在师傅的冰蓝之光的攻击下,放了场。

就像之前自己无法掌控黑光时,被黑光侵蚀全身一样。

金霁月一声不吭,她也想知道,这其中的缘由。

“好了。”顾归琛慢慢将冰蓝之光收回。

金霁月有些发晕,倒在师傅怀里,休息了片刻。

直到金霁月的面色恢复红润,顾归琛说:“能走吗?”

金霁月点点头。

“我们还是不要在此地逗留为好。我们飞回去。”顾归琛说道。

“好。”说完,金霁月就准备开翼。

“休息一段时间,再开。这次,我抱着你飞。”顾归琛温柔地说。

毕竟这几日,自己的爱徒受累了。

金霁月点点头。

在师傅面前,还是不要逞强了吧。

空中,顾归琛对金霁月说:“跳崖入水时,你的光脉吸收了水中的冰蓝之光。冰蓝之光具有折射作用,有它夹在黑光光脉和暖金光脉之间,可以通过光的折射,幻化出黑金冰翼。”

金霁月感叹:“原来是这样。所以我的光之翼,才会如此轻便,飞行速度才会如此快。”

顾归琛说:“不仅如此,冰蓝之光给你的光之翼镀了坚冰,你的光之翼也因此多了攻击力,也多了防御力。为师替你高兴。”

金霁月锤了顾归琛一拳:“我还以为,全世界都不信我,您也会信。”

顾归琛笑了:“如果是别人,我肯定让他去试了。只是,牵扯到你,我的理智会被情感操控。”

金霁月看着着蓝天白云,感受着微风拂面——活着真好。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