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查小说网
大家都在看
神雕 活死人墓 妹妹 干妈  弹珠传说 苏晨
动漫降临之无上帝王  超凡崛起 同事 女同 生化危机 
首页 > 资讯

第五十三章 陪我滑冰

发布时间:2021-10-15 08:24:15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回家去?”金霁月望着关孑笃问。从时乜度回去,大家在金霁月宿舍坐了一会,都走了。仅有关孑笃一拖再拖不走。“我今天晚上都不走了。”关孑笃退到金霁月的书桌旁,一副怕被赶跑的样子。“男女授受不亲。”金霁月不想关孑笃呆在这。她好不很容易等大从时乜度回来,大家在金霁月宿舍坐了一会,都走了。。

>>>《黑光噬昼》章节目录<<<

《第五十三章 陪我滑冰》精选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回去?”金霁月看着关孑笃问。

从时乜度回来,大家在金霁月宿舍坐了一会,都走了。

只有关孑笃迟迟不走。

“我今晚都不走了。”关孑笃退到金霁月的书桌旁,一副怕被赶走的样子。

“男女授受不亲。”金霁月不想关孑笃呆在这。

她好不容易等大家走,就是想自己一个人呆着,好静心召唤光之翼。

“你心里在想什么,我们大家都很清楚。”关孑笃说。

“你们不清楚。如果你们真的清楚我心中所想,你们早就放手让我去试了!”金霁月不知怒气从何而来。

“我不会看着你毁掉自己。”关孑笃坐在金霁月的书桌旁,准备就在这里将就一夜了。

“滚出去!”金霁月无法想象,自己在意的人竟然会忤逆自己。

而关孑笃却只能适应她的愤怒。

如果这件事发生在他身上,估计自己只会比这更难受。

金霁月只好将自己的壮志咽下去。

不咽又能如何?

将关孑笃打一顿跑掉?

他们肯定会找到自己。

自己将无法在比赛前,召唤出自己的光之翼。

以前自己无论说什么、做什么,大家都会追随。

可现在,就召唤光之翼这件事,大家却都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

如果我说,我真的很有信心、很有把握,能召唤出来光之翼,且平安无事呢?

没有人会信的。

就算他们信,也不敢冒险。

蠢蛋!

胆小鬼!

你们不信,我自己信;你们不敢,我敢!

你们凭什么限制我的自由?

以爱之名,干涉我!

就这样,金霁月度过了难受的一晚。

次日。

金霁月洗脸,关孑笃站在身后递毛巾。

金霁月梳头发,关孑笃给她递梳子。

金霁月上厕所,关孑笃·····给她递纸巾···

总之是五分钟打断她一次。

生怕她一个人做错事。

这种感觉,就像之前入学时,所有人都害怕她自杀一样。

“你什么时候可以不跟着我?”金霁月回头,对跟在自己身后的关孑笃说。

“无时无刻。”关孑笃的嘴微微上扬着,说。

好像是对待一个孕妇一样,这段时间她无论做什么,他都不会生气。

只要,让他跟着。

海上飞行比赛选拔很快就要开始了。

金霁月不能再等了,她必须找一个机会。

也许别人都认为不可能,可金霁月就是相信自己可以。

也许这叫偏执,也许这叫痴心妄想,也许这叫狂妄自大,也许会为世人所笑····

可外人要评价,外人要笑,外人要怎么做,金霁月管不着。

她能管的就是自己,是自己不给自己留下遗憾!

该死的关孑笃,怎么就坐在自己身后啊!

要是我坐在他后面多好!

在教室里,上着昏昏欲睡的课,正好是自己练习光脉的时候。

偏偏后面多了双眼睛。

只好熬到放学——

“关孑笃,”金霁月现在再也不喊小笃阿笃的了,一律都是关孑笃:“我心里烦,你陪我去滑滑板。”

这是这么久金霁月第一次示好。

“好啊!”关孑笃、金霁月一人一个滑板。

关孑笃带着金霁月滑上坡,可金霁月偏偏就要滑下坡。

“你想摔伤我的腿,然后就没人看着你了?”关孑笃跟在金霁月身后问。

“你怎么会这么想?你摔伤了,难道你们不会换个人看着我吗?”在滑板上的金霁月,十分开心。

看来,她真的是风的孩子啊。

自己总算明白金霁月的痛苦了。

她有多喜欢在风中驰骋,就有多憎恨现在的处境。

关孑笃陪着她一遍又一遍地滑过一个又一个下坡。

到了晚上,金霁月乖乖的洗了头洗了澡。

关孑笃帮金霁月吹干头,她就上床睡觉了。

“晚安——”这是金霁月甜甜的声音。

“好的。晚安。”这是关孑笃不知所措但很暖的声音。

今天下午不过是在作秀罢了。

金霁月一遍一遍练习下坡,是因为,在这种几乎悬空的状态里,自己的光脉会打开,而自己最有可能在这时召唤出光之翼。

金霁月不相信自己控制不住光之翼,不相信自己会被自己给撕裂。

她相信自己能行。

这些,都是关孑笃不知道的。

第二天早晨。

关孑笃趴在金霁月的书桌上睡了一晚。

”请假,陪我去滑冰吧。“金霁月捧起关孑笃的脑袋:“我们都是伤员,老师会同意的。”

关孑笃笑了,窗外的暖光照在他的脸上,好帅。

自己真的不该这样虐待一个对自己这么好的朋友。

这些天,她给了他多少眼色,给了他多少冷暴力,甚至是拳脚相向····

“好。”关孑笃一口应下,只要她开心,做什么都可以。

他又怎么会怪她呢?

他太了解她的悲伤了。

也就忍受了她的愤怒。

滑冰场。

金霁月穿着黑色的花滑舞裙,胸上、手臂上都是黑色的钻石,极美。

关孑笃不会滑冰,就坐在一旁看着。

人群里的人都虚化了,他的视线只在金霁月身上对焦。

金霁月就像是一只在冰面起舞的黑天鹅。

而这只黑天鹅,穿上了一双受诅咒的水晶鞋。

这个水晶鞋让金霁月不断地转啊转,转啊转——

直到滑冰场的老板收摊,两人才往学校走去。

“阿笃,我今天听到一个故事,你想听吗?”金霁月问。

“我想。”关孑笃的声音好暖。

也许自己应该相信阿笃,相信他会明白我的。

“有一个孩子,他长了两条本色光脉,人们都说他是个畸形儿··”金霁月偷偷看了看关孑笃的表情。

他皱着眉,并不想听这个故事的样子。

但是金霁月没管,她继续说:“他爸爸说,得砍掉一根光脉;她妈妈则说,可以让两条光脉缠绕成一条。”

关孑笃打断金霁月:“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不想听这些。”

金霁月心下一阵怒火。

我这么耐心跟你讲,你居然不听?

你还算是我朋友吗?

“哼!”金霁月加快了步伐,把关孑笃甩在了身后。

金霁月宿舍。

关孑笃给金霁月吹头发的时候——

“那个小男孩没有砍掉光脉,但是他生出了光之翼。”金霁月还是说了:“这不是个故事,这是个真实的事情。”

关孑笃放下吹风筒,让金霁月自己吹:“你不会像他那么幸运。”

什么叫我不会像他那么幸运?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怎么能这么否定我?

谁给了你资本?

是我平常太抬举你了是吗?

金霁月将吹风筒摔在梳妆台上:“这里太闷,我要出去走走。”

于是关孑笃跟着金霁月走在了午夜时分的校园里。

金霁月并非对关孑笃有着百分百的信任。

这时,金霁月倒是心生一计。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